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亡语流淌之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煽动

亡语流淌之冥 冥尘寂澜 2723 2019.01.31 08:57

  清晨,往日这个时候,阳光已经撒到街道上,但今天不同,今天是阴天。

  帝都的希罗斯广场周围,已经挤得水泄不通。

  几乎所有帝都的人,全都来到了这里。

  他们,是来看胆敢刺杀耶普兰之人的处决的。

  皇城通往这里的大道两旁,各站着一排狮骑军,将人群拦在他们身后。

  狮骑军骑士们的表情,却着实不太好。

  他们,都在迷茫中。

  海博科团长,带着他们投到了耶普兰这个为一己私欲随意摆弄皇帝之人的麾下,这件事对他们一直是一个心结。

  但这段时间,他们发现耶普兰治理国家的能力其实非常好,而且并没有暴政,只不过是对三皇子做的一些事情处于听之任之的状态,所以这个心结,暂时被他们埋了起来。

  但昨天到今天的事情,却再次将这心结挖了出来。

  耶普兰,真的是那个值得他们去效忠的人吗?

  平民们的表情,同样是迷茫的。

  他们甚至搞不清自己现在的情绪是什么样的。

  他们恨耶普兰和三皇子吗?应该是恨的。

  但他们支持那些刺杀者吗,他们不知道。

  刺杀暴君的人,值得人们去歌颂,去赞扬,去崇拜。

  可人们的心里却对此甚至没有翻起一点涟漪。

  他们默默地注视着大道远处,已经出现的人影,眼神中,满是复杂的情绪。

  押送犯人的囚车,在一众狮骑军的护卫下过来了。

  驾着马,走在最前面的,是凯亚希姆和克拉拉。

  两人的表情在此时,十分一致——都很忧郁。

  耶普兰昨天不让他们出手去救三皇子,对这件事他们耿耿于怀。

  也让他们对于这整件事,有着深深的不安。

  他们的后面,不是囚车,而是没有栅栏的马车,上面的,是让沃。

  由于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站立的能力,所以他被两名士兵搀扶着站在马车上。

  他看起来,虽然虚弱之极,但眼神却坚定得盯着前方。

  “诸神,你们这群瞎子,我就要来见你们了,做好准备吧。”让沃看着前面的广场,轻声说道。

  载他的马车后,是一众囚车。

  里面的,自然是石榴赛尔,以及部分参与过他们行动的魔导师协会成员。

  广场上,已经架好了处刑台。

  几个粗壮的刽子手,手持双手剑,戴着黑色的面罩,一边用无情的目光看向囚车的方向,一边在上面来回走着。

  处刑台的下面,耶普兰也正望着相同的方向,面无表情。

  他的身边,站着波格恩和海博科。

  皇族和贵族们,则坐在不远处,等待着对这群逆贼的处决。

  他们,一脸愤恨。

  胆敢刺杀皇子的人,在他们的心中自然是恨之入骨、欲杀之而后快的。

  很快,这些囚犯被狮骑军们带了下来,足足有三十多人。

  他们被排成一列,站在处刑台下面,对着广场的正面,也对着民众们的目光。

  卢西和布莱丝站在一起,卢西依旧是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

  布莱丝看了看他,低声说:“弟弟,我知道你不是害怕,你是希望老师活着。”

  卢西没有说话,眼神迷离着。

  “闭嘴。”一个狮骑军骑士转过头,厉声说道。

  处刑台上,一个大臣缓缓地打开卷轴,开始宣读犯人的罪状。

  “魔导师协会会长兼最高皇家魔法顾问库勒瑟尔•让沃,组织所有石榴赛尔及部分魔导师协会成员,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多次对皇城进行令人发指的骚扰,在皇城内投放魔物,唆使冒险者入侵皇城,诱发了盖莫尔萨城中冒险者们与狮骑军、治安军以及城卫军的战斗,一度使帝都陷入混乱,并在昨日三皇子加萨兰克•瑞瑟文殿下的登基仪式上,刺杀了殿下,且意图刺杀执政王安克劳尔•耶普兰未遂。以上罪状,无一不是罪大恶极,故对所有参与者,处以‘斩首’之刑!”

  读完后,大臣将卷轴收起,高喝一声:“处刑开始!”

  两个士兵,驾着让沃走上了处刑台。

  此时,在一旁站着的靛衣主教走了过来,准备为其祈祷。

  “不……”让沃声音很低却十分坚决地说了一句,“不要为我祈祷,我不接受诸神的虚伪!”

  靛衣主教听着让沃对诸神不敬的话语,却没有生气,反倒是带着不忍闭上了眼睛,然后回到了原位。

  处刑台上,现在只有让沃一个犯人,显然,是要单独处决他了。

  耶普兰在这时却走上了处刑台,站到了让沃身边。

  让沃依然被两个士兵搀扶着,他看了一眼耶普兰,冷笑了一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放弃这种表演的机会。”

  耶普兰咧着嘴笑了笑,说:“相信我,你也不愿意让我错过的。”

  让沃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只是冷哼了一声。

  耶普兰没有再和他说什么,而是高声对着民众们说道:“帝国的子民们,昨天,和今天,都是不幸的日子。我们帝国的最高皇家魔法顾问,竟然公然做出对帝国最高领导者行刺的行径,而为此,他和一众魔导师们,策划了令人不齿的计划!他们投放魔物,连续数夜将皇城闹得鸡犬不宁,多名英勇忠诚的皇城守备军,险些为此而丧命!”

  耶普兰说得非常慷慨激昂,但他越是带着这样的情绪,让沃就愈加不屑。

  而那些石榴赛尔的成员们,则更是对耶普兰恨得无可复加。

  但耶普兰却继续着:“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魔物~什么是魔物,对人类凶残绝伦,毫不留情的怪物,如果它们跑到了城市内,而不是皇城中,如果它们来到了你们家人的面前,而不是守备军面前,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你们的家人会被当成食物吃掉,甚至被当成玩物玩弄之后杀掉!而他们,居然放任这样的东西进入皇城,试问,他们有想象过可能对你们造成的危险吗?!亦或者,我想问一句,在场的诸位中,你们难道就没有一个家人在皇城守备军中当兵吗?!”

  人群中,开始了一些躁动。

  他们互相点着头,赞同着耶普兰的话。

  “是啊,那些可是魔物啊!”

  “不管有什么目的,也不应该放这种东西到人类中间!”

  “太自私了!为了达到目的,简直不择手段!!”

  低声的议论,逐渐开始蔓延,虽然有少数人提出质疑,但马上就被周围的人压了下去。

  让沃看着那些开始倒向耶普兰的平民,身体渐渐开始有些发抖。

  “没错,他们完全无视了你们的安危,只为达成自己的目的!!但这并不是他们对你们犯下的唯一的罪行,在这之后,他们将大批冒险者引诱到帝都,然后唆使冒险者进入皇城,造成了之后冒险者在城内和狮骑军的战斗!!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们这次是彻彻底底地将你们置于了危险之中,你们中,难道就没有无辜者被卷进那些战斗吗?”

  人群的躁动,开始明显起来,人们的声音进一步提高,甚至开始对着处刑台高喊起来。

  “说得对!他们是在草菅人命!”

  “我还以为你们是高尚的英雄,呸!”

  “你们是将我们的生命完全置于危险之中而不顾的人!”

  “不要以为你们有着什么所谓的‘崇高理想’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

  “你们都是帝国的敌人,我们的敌人!!”

  让沃闭上了眼睛,他已不敢去看。

  耶普兰用更加激昂的语调说:“更重要的是什么,帝国的子民们,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削减登基大典上的守备力量,这意味着什么?!他们更在乎自己的性命!他们为了自己的性命,做出了散布魔物、引诱冒险者和狮骑军在你们身边大战的事情!他们为了自己的性命,在做一切之前,先排除掉了其他一切本来是无比重要的事情!他们为了自己的性命,将你们的性命抛在了脑后!他们自己的性命,就是高于一切的!这叫什么?!”

  “自私!”

  “去死吧自私的家伙!”

  “你们活该去死!你们根本不值得同情!!”

  人群,开始向广场涌过来,狮骑军们赶紧阻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