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白日梦的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外传:勇者01

白日梦的王 杨柳垂风 3107 2019.02.11 23:13

  天色灰蒙蒙的,雨丝从天空倾泄下来,打在王梓阳的身上,他没有打伞。

  这该说是不幸还是幸运呢,考试成绩糟糕透了,下雨又没有带伞。

  “我倒是喜欢雨,那种在脸上肆意奔流的感觉,而且,就算哭,也不会有人发现。”他喃喃着,不知道是在跟谁讲话。

  “不过这世界,对我没有意义啊……”他仰面闭上眼睛,任凭雨水泪水肆意纵横。

  但是,有光,就像汽车的灯光,逐渐变得耀眼。

  他睁开眼,眼前的景色完全改变了。

  “这是哪里?”他愕然道。

  华丽的王宫,通明的蜡烛,布满诡异花纹的地板(是召唤阵……),面前穿着古怪的人群。

  “哦,成功了!”

  “总算有希望了。”

  “一定要让魔王好看!”

  众人窃窃私语着。

  “欸,难道说,我穿越了?!”王梓阳整理了情况得出结论。

  “尊敬的勇者大人啊!感谢你应我们的召唤来到这里拯救世界”一个看似国王的人在讲话。

  “哈,老套的勇者召唤剧情吗?”王梓阳窃喜,“不过我还挺吃着一套的。”

  “勇者大人啊!请拔起你面前的圣剑,前去对抗魔王吧!”那个男人再次祈求着。

  “咳,真是没办法呢。”王梓阳心头巨喜:“刚考差了就出这事,这是上天的旨意啊。”

  他低头看向面前,貌似插着一个剑形状的东西。

  王梓阳犹豫了一下:“这个,看上去是石头材质的柱子是圣剑吗?”

  “回勇者大人的话,正是如此。”那个国王躬着腰,笑着说。

  “那好,我试试。”王梓阳自信的把手放上去,双手握紧,然后,用力。

  ……

  一片寂静,怎么回事?这种情况不是应该犹如天助吗!怎么……

  王梓阳的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

  “喂,这个勇者是怎么回事?”

  “是啊,是啊,连圣剑都拔不出来,怎么战斗啊!”

  “看来只有先迁都了,等坚持一段时间再进行勇者召唤。”

  王梓阳听着底下的窃窃私语,心头不禁生出一股怒气。

  “我要使出全力了!”他大喝着,使出全力将圣剑向上抬起。

  “起!!!”

  圣剑开始向上移动。

  “哇哇哇!真的动了!”

  “动了!动了!”

  “咚!”圣剑重重砸回到地上。

  羞耻!明明那么有气势的喊着,但还是失败了。

  王梓阳无力的跪倒在圣剑前,双手因用力而裂开几道伤口,丝丝血液流出。

  窃笑声,低语声,叹息声……

  “没用的勇者啊……”国王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

  人群逐渐散开,只留他一人。

  “喂……”王梓阳心情无比沉重。

  他仰面怒吼着:“这算什么啊,这算什么啊!”

  “抱歉勇者,王请你上殿,有话要说。”一个侍女小步跑来。

  “啊,我知道了。”王梓阳的面色阴沉。

  步履蹒跚,他艰难的挪动着脚步。

  “王,勇者来了。”那个侍女说着。

  “啊,好,你下去吧。”

  王梓阳木然的站在殿中。

  王的面色露出不快,“跪下。”

  “跪下!”卫兵踹到他的腿弯处,强令他跪下。

  “我很失望。”王吐出这么一句话。

  “但是既然把你召来在这里,就该对你给予一点帮助。”

  旁边一个胖乎乎的官员走上前,丢下一袋钱币。

  “这一百个银币,就当作你的生活费吧。”

  王梓阳依旧木然。

  “把这个人架出去。”国王看着没有动作的他,一脸厌恶的挥了挥手。

  两个士兵将他架起丢出王宫。

  “切,什么世界啊,全都讨厌我不是吗?”王梓阳捡起丢出的钱袋,向街道上走去。

  晨光微亮,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无论如何,都要给你们看看老子的本事。”王梓阳不甘的回头看向王宫,“这个世界,等着!”

  “总之,要先活下去。”他清点着身上的物资,“唯一有用的就是这一百银币吗?”

  “喂。”他沙哑着嗓子,敲开了餐厅的门。

  “这位客人真早啊,欸,您是哪里人啊?没见过你的衣服啊。”餐厅服务员问道。

  “别管这些了,有什么吃的吗?”王梓阳清楚,有食物才是先决条件。

  “请问您要什么样的食物?或者说什么价位呢?”他似乎是看重金钱的那种人。

  “一般的,多少钱?”

  “一枚银币。”

  “……”王梓阳心头一震,“只够几十天的饭钱吗?”

  “好。”但他还是递上了银币。

  “好,您稍等。”那服务员满脸堆笑的退下去了。

  王梓阳随意选了一张靠边的桌子坐下。不一会儿,一顿还算丰富的早餐被送了上来。

  “味道还算不错。”他一边吃着,心头在自我安慰。

  “嘿,听说了吗?新召来的勇者是个废人,连圣剑都拔不出来。”

  “那岂不是糟透了,怎么与魔族作战啊!”

  “唉,太可惜了,本来还抱有希望。”

  “怎么,在这里也能听到这种破事!”王梓阳咬着牙,心头充满厌恶。

  他飞快的吃完饭,推门而出。

  但是,大街上的人都在对他指指点点。

  “那种衣服,只有异世界来的勇者吧。”

  “欸,那个废物?”

  “嘘,他也不是故意的不是,别让他听到。”

  王梓阳无视掉这些言语,向早已看好的锻造屋走去。

  他推开了门,门铃一阵响动。

  “欢迎光临!”是一个年迈的老人的店。

  “抱歉,我想问下武器的价格。”

  那老人抬头看,看到他的衣服。

  “你,那件衣服,是勇者吧?”

  王梓阳阴下脸,“那又怎样。”

  “抱歉,本店没有比圣剑再好的武器了,去把你的专属武器拿起来吧。”那老人如是说着。

  “你……”他强压下怒火,这老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要是能拿起来还会来找你?!”

  “呵呵,我也不认为你有那个资金呢。”

  “你这是在小瞧我吗?”王梓阳终于忍不住了,一掌拍在桌上。

  “嘛嘛,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沉不住气啊,坐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那老人和蔼的笑着。

  一杯热茶端了上来。

  王梓阳盯了一会儿:“我说,你不会,想骗我钱吧,比如说一杯一个银币。”

  “哈,您这是那里的话,这是一杯三个银币的高级货。”

  “你……”王梓阳感觉真的想干掉他了。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老人依旧笑着,“你吃过早餐了吧?”

  “啊,一顿一个银币。”王梓阳一脸愤懑。

  “那么小哥你,有多少钱呢?”

  “现在,还有九十九个。”王梓阳一点也不想给他好脸色。

  “这里是在王都,食物,武器,防具一切溢价都很高,而且我这个店都是华而不实的装饰品,给一些贵族撑场面的,并不实用啊。”

  王梓阳愣了一下,难道自己误会他了。

  “要我说,你应该先去边沿城镇,再买这些东西,这样能节省很多。”老人还是笑着。

  “咳,那个,多谢你的建议。”王梓阳面色有些羞愧,“那我也告诉你一些事吧,大臣们好像决定要迁都了。”

  老人瞪大了眼,“迁都?!这可不是随便的事,这是要放弃前线了吗?”

  “是啊,说什么先迁都,重整态势,再召唤一个勇者。”王梓阳满不在乎的说。

  “呐,老爷爷,可以有什么衣服吗?我可不想到哪里都被称为勇者。”

  “怎么会,帝国要放弃那些国家了吗?”那老人仍在喃喃着。

  “抱歉打断你的沉思,但我需要一件普通的衣服。”王梓阳再次陈述着。

  “啊,抱歉,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失态了。”老人欠身示意。

  他从柜台下翻出一套衣服,“这是准备给我儿子衣服,不过,他在几天前战死了。”

  王梓阳抬头看着他,老人依旧带着笑容。

  “抱歉……”王梓阳低下声音道歉着。

  “没事,这也是他的愿望嘛,战死沙场也是一个士兵的本分。这套衣服就托付给你了,还有一套锁甲。”老人翻拣着衣服,“虽然不是什么精品,但质量上也还过得去。”

  “多,多少钱?”

  “是给你的,不要钱,再说,当迁都之后,这里就会被魔族攻陷吧,有再多钱也没有意义。”老人摇摇头,“就当老头子我送给冒险者的物资吧。”

  王梓阳手有些抖,“那,谢了。”他感到来自人的善意。

  “从这里把衣服换好吧,免得再引人眼球。”

  “好。”王梓阳没有再推脱,借着房间把衣服换好了。

  很合身,内衬锁甲后确实感到有些沉重。

  王梓阳活动了一下身体,走出来。

  “这不是很合身吗?”老人笑道,“跟我战死的儿子很像啊。”

  “谢谢了,您的大恩,我一定会报的!”王梓阳眼角渗出泪水。

  “好了,男人流汗流血,但不要流泪啊,那是懦弱的表现。”老人笑着递上钱袋。

  “快出发吧,再从王都磨蹭,连去边境的车都赶不上了。”

  王梓阳接过钱袋,道别后向冒险者大厅走去。

  “黑角商会,前往边境卡文小镇,雇佣B级冒险者十名,每名支付二十银币每天。早八点出发。”王梓阳读着布告栏上的任务。

  “看看能不能搭个便车。”他这么想着。

  “说起来,自己在这个世界算是个什么实力?”

  “还是先去边境吧。”王梓阳做出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