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12.08上架
  • 13.96

    连载(字)

763位书友共同开启《一滴血的救赎》的玄幻言情之旅

弟子土肥圆将军 学徒韩家大能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2083号实验体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649 2018.12.07 00:01

  她是2083号实验体,自她出生起,她就在眼前这个十多平米的狭小房间里生活。

  她以为,这个十多平米的房间,就是全部的世界。

  后来,她才发现,这个房间只是她的小世界。

  在她20岁的某一天,她终于能够从她的世界走向真正的世界,然后,她的人生颠覆了。

  在她的小世界里,她每天例行公事般进行着维持生命持续的必需活动,简称吃、喝、拉、撒、睡。

  在她还是婴儿的时候,她只会本能地睡觉和排泄,其他的如吃奶、喝水和清洁等都是靠房间四面墙壁中各嵌套的一个机械臂帮助她完成的。

  它们如分针到了零点会按时针的点数发出响声的古老挂钟般,每天都会定时定点地自动扫描,然后准确地捕捉她的肢体,边指导边推搡着她完成吃饭、穿衣等活动。

  同时,在她还不能够自己独立完成,常常会把床上和地面弄得一片狼藉的时候,它们也自动地负责着整理和清洗工作。

  在2083的15岁前的时光里,它们是她见到的除了她自己之外唯一会动的东西,理所当然地,它们也成为了她最亲密的小伙伴。

  随着年龄增长,她的身体和四肢渐渐发育,她便慢慢地能够更好地控制自己肢体,来完成吃饭、喝水、穿衣等动作。

  但是,在她完全学会并能胜任这些生命基本活动之后的某一天,这些机械臂们就突然地消失不见了。

  刚开始,2083还是比较开心的,因为终于没有人管她了,每天都可以放飞自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很是自由。

  但放飞自我一段时间之后,她渐渐开始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有些无聊。同时,她的心中隐隐有了个大胆的假设,它们……好像不会回来了。

  发现了这个之后,她心里有些不安。过了一两天,她心情变得有些失落,做事都提不起劲来。

  随着与机械臂们分离的时间越久,2083越来越沮丧,甚至开始变得压抑和烦躁。

  她开始整日整日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脑子里回想着有机械臂们的生活,甚至还经常忍不住设想,当初,要是她能和它们一起消失就好了。

  失去机械臂们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她的心情依旧十分阴郁,闭着眼睛直直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叮地一声,墙壁上的一个小格子打开,从那里徐徐推进来一个小面板,上面是她的午餐和水。

  她仿若未觉,纹丝不动。

  今天,已经是2083不进食的第三天了。

  静了良久,忽然,有个硬硬的圆柱物戳了戳她的手臂,她仍旧闭着眼,懒得动弹。

  那个东西见她不动,又戳了下她,最后很无奈地将她扶起来,让她靠坐在床头。

  她刚想将这个东西不耐烦地拨开,手伸到半空,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快速睁开眼睛,杏眸瞬间变得雪亮雪亮的,里面盛满了失而复得的惊喜。

  三十七天了,她的机械臂小伙伴们,终于回来了。

  它们仍旧像以前那样,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教她进食,她十分乖巧地配合。

  没过几天,机械臂们又消失了。

  她郁闷地躺在床上,任由脑子放空。突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然后就兴奋地开始了她的尝试。

  每隔一段时间,有时是隔几天,有时是一个月,她就会故意不进食几天。每每这时,机械臂就会重新从墙面伸出,来督促她把食物吃光。在她表现得十分配合的时候,机械臂又被收进墙壁里面去了。

  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光里,这个小秘密就变成了2083的乐趣。

  每当她想偷懒的时候,她就表现得非常好,然后机械臂就自动地消失了。接下来就是一大断放飞自我的时光。

  在一个人的欢乐时光里,她发现了一堵奇怪的墙壁。

  在那个奇怪的墙壁后面,她时常听到有十分微弱的声音,这个声音与她快速地来回行走的声音类似,时有时没有,频率繁杂,没有固定地规律。

  但她的视线无法穿透墙壁看到外面,身体也无法穿过墙壁,这种未知的声音使她的好奇心剧增。她在想,墙壁外面到底有什么。

  所以,每次当2083听到墙壁外面传来轻微的响声,她都会迅速地把耳朵紧紧地贴在墙壁上,在这个声音消失之前,她都会用一些行动如敲击墙壁弄出一些声音,想要引起外面的注意。

  她尝试了很多次,但却都没有收到有效的回应。

  随着时间的缓慢流逝,在长期没有收到回应的情况下,她却没有停止这种弄出声音的行为,反而她的好奇心在不断增长,她越来越渴望看到和触摸到墙壁后面的事物。

  每一次和外面的声音“交流”的时候,2083一边敲击墙壁,一边幻想着墙壁外面的世界,是有着像她一样直立行走的人形生物,还是古板无趣的机械臂们,或者是浑身布满毛发的,长着三条腿四只手的怪物?

  如果有一天她能够出去,她想见见那个“小伙伴”。是的,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交流”,她已经默认那个是新的小伙伴了,毕竟都这么“熟”了。

  当然,机械臂们在她心里是最重要的小伙伴,无可替代。

  如果有一天,她能够出去,她也想把机械臂们带出去,一起看看外面的世界。

  如果有一天……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十五岁之后,她便如愿地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因为在她十五岁之后,除了吃喝拉撒睡,她又多了一样常规活动:被注射药剂。

  这些药剂有时是十分冰冷的,那刺骨的寒冷足以将她马上冻成冰块;有时却又是十分滚烫的,注入血管后,整个身体发红发烫,像是要被煮熟了一般;有时是看似是比较温和的,但注入后,药水会慢慢扩散,随之而来的是难以忍受的疼痛蔓延至四肢百骸。

  大多的药剂是带着各种各样的颜色,有些五彩缤纷,有些光彩夺目,但毫无例外地都给2083单调的生活带来了持续不断地新鲜乐趣。

  每发现一种新颜色的药剂时,2083都能开心很久,但很多时候她的“开心”都是靠着惨无人道的怒吼来表达出来的。

  因为……颜色越是美丽的药剂,施加在她身上的痛苦就能越发地折磨人。

  第一次被注射药剂的时候,墙壁外面她十分好奇的声音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原来外面那个类似她快速行走的声音,是像她一样直立行走的人形生物发出的。

  2083看到这人形生物的第一眼,就觉得他有些奇怪,身上的装束和自己不太一样。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浅灰色的短袖和同色的宽松长裤,除此之外,没了。

  而他们的身上全是白色的,不仅统一穿着长及脚踝的白大褂,脚上穿着白色的无尘鞋,手上戴着同色的橡胶手套,头上还带着奇怪的白色面罩,面罩上面并列着两个透明的镜片,约莫在眼睛的位置。

  她偷偷地给了他们取了个名字,叫做“白大褂”。

  后来她发现每次人工注射时,只会进来一人,他的手上会拿着装满试剂的针管。下次注射就不一定是这次的人了。

  2083除了看见来人一身的白,也仅能透过面罩上面的镜片,看见一双黑色或蓝色或绿色或其他颜色的眼睛而已。

  仅仅靠着看见的那一双双各种颜色的眼睛,她也无法辨别他们的性别和年龄。每双眼睛里面就像一潭潭死水一样平静无波,同样地,她也无法通过他们的眼睛感知他们的情绪。

  而令她非常失望的是,他们除了偶尔会进来给她注射一些药剂外,不会和她有任何的肢体接触或者言语交流,并且每次注射都会给她带来难以忍受的痛苦。

  但她还是把他们当作她的小伙伴,虽然很多时候她真的很不喜欢他们。

  除了这个人形的小伙伴2083不喜欢之外,她还不喜欢其他两个新出现的小伙伴:天花板上面的机械臂和房间地面会偶尔出现的注射箱。

  因为很多时候注射药剂的任务,是由天花板上伸下固定着注射剂的机械臂完成的;

  至于地面下的注射箱,它每次给她注射的药剂都非常多,注射后的痛苦也是成倍地增加,疼痛的时长也相应成倍增加。

  但最令她抗拒的不是注射药剂时或注射药剂后的无法抑制的疼痛感,而是在那水箱里面被注射药剂时,她全身都被淹没在药液下面,药液盖过口鼻,无法呼吸。

  2083尝试过挣扎反抗,结果,他们每次都把某个控制她体力的药剂剂量增大,利用药物的药性迫使她“安静”下来。

  这种每次濒临死亡但又无法快速死亡的痛苦,令她在注射完毕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而这段“很长”的时间远远大于她身体熬过痛苦的时间。

  可能是为了防止她挣扎,每次在注射前,他们都会提前改变空气的成分和浓度。

  改变后的空气闻起来是苦涩的,她不是很喜欢,但她又期待每次可以见到新颜色的试剂。

  一般情况下,接触到这空气没一会,2083就会浑身无力,虚软地摊倒在地上,直至她连一根手指都无法挪动后,才会开始注射。

  在今天,房间里的空气突然间又变苦了。过了一会儿,她的身体如往常一样虚软无力,仿若失去了支撑般缓缓倒在地上。

  她知道,今天又有一管试剂要被注射进自己身体里了。

  在等待被注射的时间里,她胡乱想着这次注射的试剂是冷的还是热的,会是什么颜色的,剂量是多少,注射后皮肤会发痒发热起疹子,大脑的骨头会是被破开似的疼痛,还是全身骨头碎裂般的疼痛?

  她安静地侧趴在地上,渐渐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已经无法移动了。

  “滴。”她听到瞳孔门锁验证通过的声音。

  看来今天是白大褂进来注射,距离上一次大白褂给她注射已经有2个多月了。

  2083有些懊恼,今天倒在地上时是背对着门口的,还是侧趴着的,所以这次可能不能亲眼看到白大褂给她注射药剂了。

  但她还是十分雀跃,因为每次白大褂注射药剂的时候,针扎入皮肤的疼痛都会比机械臂操作的减半,尽管这减少的痛苦和她将承受的痛苦完全不值得一提。

  可惜的是她每次都不能动弹,以至于从来都没能向白大褂表达她的欢欣感谢。

  接下来,2083脑中自动模拟了门锁开启的声音:啪嗒。

  “啪嗒。”

  果然。

  但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的是,这次是有两个脚步声:一个果断沉稳,一个简单生硬。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两个脚步声。

  2083猜想着这两个脚步声会对应着什么样的白大褂,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眼睛是黑的、蓝的还是绿的?

  脚步声愈来愈近,很快便在她身后停下。一阵衣物摩擦的窸窣声响起,果断沉稳的那个已经蹲下来。

  2083竭力转动眼球向上看,想要看到他们多一些,用来验证她刚才心中的猜测。但她也仅仅只能看到一片抖动的白色衣角,还有注射器排掉空气时抖落的黑色药剂。

  她有些挫败。

  等等,黑色?黑色药剂?

  2083转动眼珠往下看向地面,确定了没看错之后,她又开心了,因没有看到足够多信息来证实她的猜测的郁闷消失了。

  这是她第一次被注射黑色药剂呢。

  过了两秒钟,脖颈处传来针尖刺破皮肤的轻微疼痛,她感受着针管里的液体缓缓被注入她的血管里,针尖附近的那一片皮肤顿时变得冰凉,有点舒服。

  2083本以为注射完毕后他们会像往常一样很快离开,并把门重新锁上。但这次没有,这也是第一次他们注射完毕后没有马上离开。

  大概注射药剂后一分钟,她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渐渐变得僵硬,以往可以天马行空的大脑渐渐地无法工作了,只余眼睛可以保持睁开并看到外面的景象,耳朵可以接收到外部的声音。

举报

作者感言

黑只

黑只

新手上路,欢迎评论哦,也期待各位的建议与意见。

2018-12-07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