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一拳,某吸血鬼华丽地飞起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135 2019.01.12 16:54

  草窝到黑色箱子的距离本就不远,2083磨磨蹭蹭的,也没能多拖几下,就走了到他的旁边,停住,定眼看着他的侧脸。

  什么事?

  奥里斯拿出那个黑色十字刃匕首,银灰色的眼眸变得幽深,微转刀身细看,些许光线投射在匕首上面,暗黑色的刀面带着一丝诡异的光亮,上面银色的花纹好似在缓缓流动,忽明忽暗。

  就是它,封印了自己上千年。

  2083看到那个熟悉的匕首,原来是被他收起来了呀,怪不得找不到了。

  她余光瞄到他的眼神,心下一凛,突地想到了被不小心割到的惨痛教训,更惨痛的是血液的香气引来了这只阴森的鬼,全身不由警惕起来,随时准备跑路。

  约莫过了十分钟,他的视线往下,落到了她的手腕上。

  他需要快速恢复实力,敌人很可能已经在准备往这个方向来了。

  她全身紧绷,越发紧张起来,全身毛孔微微战栗。

  不好,有可能有血光之灾了。

  奥里斯的另一只手伸过来,握过她的手腕,托着放在他面前,将匕首的一个刃口对准腕部细嫩的皮肤,准备往下划。

  他需要进食,她血里蕴含有浑厚的能量,可以让他快速恢复力量。

  2083突地往上挥开他握住匕首的手,奥里斯一时不防,匕首脱开,哐当掉落在五米远的地面上,转了几下才慢慢停稳。

  大怪物被匕首掉落的声音惊得抬头看了一眼,一人一鬼剑拔弩张,它默默地低下了硕大的头颅,看不见,看不见。

  匕首被挥开的那一瞬,他迅速抬头看她,握住她手腕的手瞬间收紧,阻止了她的逃脱,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干燥的嘴唇失色苍白,眼睛瞬时变得猩红,阴森可怖。

  饥饿和虚弱,正在蚕食他的理智。

  得,又是这个鬼样子。还想喝我血?没门。

  上次那吸血的经历,让她狠狠地虚弱了好几天,腿一瘸一拐的,大点步伐,不可描述的那里都痛的不行。

  这次又来,是个人都不会同意的。更何况,虽然她能忍受被割的疼痛,但,也是会痛的好不好。

  她强烈拒绝所有痛的事情。

  2083的腿微微向后一步,弓步重心往后,一手撑在箱体边缘,被握住的手使尽往后拔。

  很快,手掌因血液不流通变得通红,2083卸了力,睁大圆眸瞪他。

  不行就是不行,再来我就揍人了啊。

  奥里斯眯眼,嘴角扬起一个森然的弧度,眼睛红的渗人,没了匕首的那只手忽地抓住她的肩膀,瞬移至掉落匕首的地方前面。

  他快速弯腰捡起匕首,红红地眼睛专注地看着她的手腕,在将要划破她的手腕时,突然被一阵猛力击飞。

  半路上哐当一声,刚捡起的匕首又掉了。

  “轰。”对面的墙壁突然受到强大的撞击力,微微颤动。

  “咕噜……”尾音短促,带着乍然的惊吓。

  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大怪物快速地抬眼,以为发生了危险,只看到了2083还站在原地,姿势有些奇怪,一手握着拳头往前伸,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主人呢?

  它顺着她的眼神看去,金黄色的眼睛蓦地睁大到最大尺度,又不确定地眨巴眨巴,刚想要起身,却脑子一转,及时反应过来,立马回窝团好四肢和尾巴,头蹭蹭地拱进翅膀中间的夹缝,闭眼装作熟睡。

  主人,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不信你看,我已经睡了。

  2083震惊地看了看自己粉粉的拳头,再抬头看了看挂在了对面的墙壁上人形壁画,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真的打人了?

  壁画深嵌在墙壁上,黑色衣袍杂乱无章,肢体扭曲地贴在墙上,上面疑似脑袋的部位向右侧歪着,隐约可见那微露的黑色獠牙,隐藏在黑暗里的双眸因这疼痛清醒了些。

  谁说她虚弱了?

  他此刻真想把前几天认为她虚弱的自己拉出来,狠狠地打,不用留情。

  过了一会儿,壁画动了,他拔出自己的手臂,手臂抬起时,平整的墙壁已有了一个寸许的凹坑。

  接着是另一条手臂,头部,身体,最后是双腿,过程中嘎嘣嘎嘣的声音断断续续,不知是关节的错乱声还是骨头的折断声。

  不一会儿,他终于完好地落在了地面上,墙壁上寸许的人形凹槽才完全显像出来。

  2083微微抬头瞄了一眼,视线立马下落,紧盯着他,眼角余光锁住地面上几步远的匕首。

  她慢慢一小步一小步地挪过去,然后弯腰将匕首捡起,紧紧地抓在手里,背在身后,又以相同的速度蹭回原处。

  她稍稍安心,内心默默祈祷他没看到她的动作,嗯,作案工具已在自己手中,藏好了。

  奥里斯微微弓着腰,一手扶着墙壁歪扭地站在地面上,左腿的膝盖歪向外侧,脚尖半悬空在地面上,脚掌方向向前,和身体对转了180度,右腿半曲着支撑在地面上。

  微弱的光线投射在他身上,半边身体在明,另半边身体在暗,头部微侧着隐没在黑暗里,猩红的眼睛看不大清晰,但却更像是越发阴沉沉的魆黑,几缕凌乱的银白发丝垂落在空气中,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颤动。

  2083心虚地在原地站着,束手束脚不敢乱动,之前挥那一拳的勇气已经荡然无存。

  她其实想过去查看他的伤势,但因他身上第一次散发出如此深重的黑暗气息,让她心惊胆颤,却步不前。

  奥里斯站着没动,身体却传来微弱的窸窣声,像小东西在衣物上摩擦前进的声音。

  不一会儿,他缓慢站直身体,嘎嘣声消失后,身上的窸窣声变大了些,几分钟后又渐渐变弱。

  2083听着这声音,有些不解,但冥冥之中有好像知道点什么,身体却越发紧绷,像是一种本能驱使。

  这时,他才微微弯下腰,伸手把那完全被折反的小腿强力扭转回原位,血肉与骨头的摩擦声令人毛骨悚然,须臾后那里传来一阵清晰的窸窣声,比之前的声量都大,显然这里伤的最重。

  直到她看到他才经过一眨眼的时间就已经能够正常站立,她才深刻意识到这个人似乎有个可怖的能力。

  他的血可以帮助伤口愈合,那么他本身就是个自愈体。

  终于将自己的身体自愈完毕,奥里斯的嘴唇却越发苍白,眼睛变成浓郁的深红色,幽深地看着她,进食的欲望却比之前更加浓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