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管家的沉默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168 2019.04.03 23:13

  不一会儿,通道尽头传来了一串徐缓的脚步声。管家很快便到了,速度快到就像他刚刚就在附近等候传唤一般。

  他直直地从通道那边走过来,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和蔼亲切的笑容,仿若没有察觉到这凝重的气氛。

  在薇拉面前站定,管家目不斜视,身体微弓着,徐徐地对着三人行了一个问候礼后,才朝着自家女主人轻声问道:

  “薇拉小姐,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管家,里面的那棵树,你知道是什么吗?”

  薇拉微沉着脸,认真地看着管家,语调有一种克制的平静。

  管家是她非常信任的老仆人,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管家会故意隐瞒这么重要的大事。

  管家微弓的脊背一僵,脸上一直和蔼的笑容缓缓收了,他侧头看向玻璃隔板后面的植株,只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微微低着头,没有和薇拉对视,也没有立刻回答薇拉的问话。

  见到管家明显闪躲的样子,薇拉的整颗心直直地往下沉,他一向是很快就会回答她的问题的,这次犹豫了,没有立刻应声还是头一次,她的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管家不回答,薇拉也没有立即追问他。整个通道一时间安静下来,隐隐可以听到互相之间的呼吸声,空气开始变得有些微妙。

  安静了几分钟,薇拉平复了一下情绪,觉得也给足了管家的思考时间,她再次缓缓发问:

  “跟了我父母这么多年,也帮我管理种植园这么些年,我猜,你应该知道里面的那棵树是什么,对吧?”

  管家曾经当过自己父母的助手,经常帮忙处理一些实验品,没道理不认识幽幽树。

  这次管家不再沉默,很快便开口回答了。

  “是的,薇拉小姐,我知道,里面的是十分稀有的幽幽树。”管家的声音十分平静,也许是准备坦白了,也或许是早就预料过幽幽树被发现的情景。

  他知道这是幽幽树,那肯定也知道种幽幽树的后果。

  听了管家的话,薇拉心里的最后一点侥幸也没了。如果他回答是没有见过,那她就勉强判定为不知者无罪。

  但他回答是肯定的,那就是知法犯法,一旦被除了奥里斯之外的其他血族发现,对自己的整个家族上下几千人而言,都是难以逃脱的灾难。

  “如果你是被人威胁了,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可以和我说明白。我不希望亲自烧掉你的树根。“薇拉的声音有了一丝不平静的波动。

  根据霸王花家族的管理规制,一旦发现仆人有蓄意加害主人的想法或者行为,主人都有权可将这个仆人当场处死。

  管家的种族是白藤树,处死的方式就是烧掉他的根。

  薇拉紧张地看了一眼奥里斯,发现他的面容平静,眼睛一直观察着幽幽树,好像没有过多关注她和管家,周身的气场也没有过多的波动,但薇拉还是不敢松懈,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高度紧绷着。

  尽管管家欺瞒她这么久,她还是忍不住试图帮助管家逃脱蓄意种植幽幽树的罪名。否则,即使自己不忍心杀死他,奥里斯也会动手的。

  因为,奥里斯作为血族的一员,也是十分痛恨这个能够顷刻间就能致自己死命的植物。

  以往只要一发现有幽幽树的踪迹,他必定斩草除根,连带着种植或者私藏幽幽树的人都会还不犹豫地杀得干干净净。这已经成为了血族的本能,也是刻印在血族身体里的使命。

  但有一点,他与其他血族不同,他不会牵连到其他无辜的不知情的人,也就是说,如果这株幽幽树只是管家一个人的主意,他也只是杀掉管家一个人。

  现如今虽然他与血族算是决裂了,但幽幽树也不折不扣地封印了他上千年,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使然,他可能再也不能醒过来了。

  就算他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会过多追究种植幽幽树的用意,但偷偷种植幽幽树的人却是难逃一死的。

  管家身躯微躬,又开始沉默。

  薇拉轻轻叹了一口气:“你也是我家的老人了,这些年也尽职尽责地为这个家出力,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不会这么安心地进行我的研究,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私自种植幽幽树,这个树是禁忌,你不是不知道,一旦被发现,不只是对你,对我和我身后的家族,都是灭顶之灾。”

  薇拉见管家还是不打算解释,落在管家身上的目光收回,眼里的情绪渐渐消失,最后变成了一片平静的冰面。

  “管家,你知道我没有什么耐心的。”

  过了几秒,管家终于开口,只是声音失去了之前的精神,像是一下子松懈了下来,带上了老者的沧桑。

  “我知道自己一旦种下了,就难逃一死,还有可能牵累到您的家族。现在事情已经暴露在您的面前,我也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只是觉得很可惜,可惜它不能够发挥作用了。“

  他说完话后,侧头看向幽幽树,眼神有着愧疚和不舍。他知道,无论是奥里斯还是自己的主人薇拉,都不会继续让它存活下去的。

  “管家,你抚养我长大,你知道我的脾气,你也知道,现在,我想知道原因。”

  管家没有直面回答她的话,而是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薇拉小姐,能否请求您,让我带着它一起死。”

  “它,是和我父母亲有关的吧。”薇拉抬起手臂,纤细的食指指向玻璃隔板后的幽幽树。

  像是触发了敏感字眼,管家突然将头抬起来,眼里是来不及收起的震惊。

  “准确来说,应该是和我的父母的死因有关,对吧?”薇拉收回指尖,面对着管家,慢慢说出自己内心的猜想。

  后者虽然还是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里显然给出了答案。

  “你是不是惊讶我怎么会这么快猜到了?”薇拉继续说着:“因为我还记得小时候每次我向你追问我父母的死因的时候,你都是这样避开不回答,因为你不会撒谎。后来,慢慢长大了,我就渐渐地不再问了,偷偷放在了心里。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忘性大,不记得了。其实我现在还能想起来你当时的表情,和刚才一模一样。”

  管家迅速低头,不想让薇拉再从他的表情里面看出什么,但已经来不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