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干尸醒了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282 2019.01.04 15:00

  难道又突然到了另一个地方?那大怪物,还有她的存粮……醉酒的她瞬时清醒了不少。

  突然,她的头上传来一声短促的咕噜声,扭头寻声音的来源,看到大怪物直直地站在后方,一颗心重新落回肚子里面。

  她紧张的肌肉放松下来,自然而然地伸手,想要往它那边靠过去。

  大怪物却冷不防地向后退了一步,大翅膀收着,拳头大的眼睛紧盯着她,神态严肃,喉咙发出短促威严的咕噜声,像是严厉的家长教育不听话的小孩子。

  感到氛围不如之前的轻松惬意,2083往前的身子急急刹住,往前伸的手也乖乖地收好,抬起头睁着水朦朦的无辜大眼,不解地看着它。

  它又不停地厉声咕噜咕噜了一会儿,音量慢慢放缓,然后把傻愣愣的她拉到一边,宽大的脚掌对着地面的沙子轻轻前踢,被踢起的一小撮沙子刚好把她刚才排泄遗留的痕迹覆盖住。

  踢完沙子后,它把她拉到前面,轻推了下,示意她也如此做。

  2083想了下,好像有些明白了它的意思,她上前踩了踩刚覆上的沙子,把沙子踩实,然后得意地回头看它,眼里是明晃晃的邀功“我做的还不错吧”。

  “咕噜咕噜……”和缓的声调重新变得短促严厉,明显的不赞同。

  大怪物将她放到一旁,又亲身示范了一次刚才踢沙子的动作后,再次将2083往前推。

  2083一边看着,一边了然地点点头,直接将它的一举一动如法炮制后,它这才停止了教育般的咕噜声。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月。

  2083的伤已经好了大半,身上的红肿已经消退,除了特别严重的部位还是青紫色的之外,其他伤的稍微轻一些的地方,也仅剩下一点浅浅的痕迹。

  不知道是不是和大怪物一有空就舔她的行为有关。

  只要它一有空,它就会用尾巴缠住她,不让她乱跑,一边仔仔细细地舔,一边温柔地咕噜咕噜个不停。

  2083不大喜欢这个日常行为,它舌头上的倒刺看起来软软的,每次都刮得她的皮肤红彤彤的。另外,每次被它舔完,她都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黏乎乎的,十分不舒服。

  但又迫于实力悬殊,她始终没能逃脱它的强有力的大尾巴。

  刚开始她还会奢侈地偷偷拿一小块布料浸湿红酒,皱着眉把身上的痕迹擦洗掉。

  但是大怪物一回来就发现了,立刻严厉“批评”她,并加上绝食一天,她后面才学乖了,停止了这一行为,每次被舔完后,听之任之。

  有吃有喝,还有大怪物暖床,她的小日子过得十分惬意。

  美中不足的是,她每次喝完酒都要小晕一回,光喝酒还不能完全的饱腹,来回几泡尿就没了。

  在发现自己用从雕像身上撕下来的衣袍做的窝,远远不如大怪物的肚皮柔软暖和之后,2083果断放弃了那个窝,满心满眼的只投奔大怪物的草窝。

  但是去上面排泄的时候,还是会扯几张破布裹上几层,来遮沙御寒。

  之前遗留在半路的几件布料已经被大怪物拿回来了,2083随意把它们放在她的窝里,就没再管过了。

  之前随意丢的匕首没捡,大怪物有次回来没注意,一爪子踩上去,刀身一滑溜,直接利索地摔了个大马趴,它庞大的体重震得这个房子颤了几下,差点把这地底震塌。

  也许是踩到刀柄,又或许是它皮糙肉厚,倒是幸运地没有被划伤。

  2083心虚地将飞到另一侧的匕首偷偷捡起,仔细地收好,以防止目前这个唯一的避风港真的被它的体重夷为平地。

  那个被2083挪了半开的箱盖也被大怪物推回原处,接口整整齐齐严丝合缝,它和她都默契地没有再打开过。

  大怪物是因为那里面的干尸会让它不自觉地产生本能的敬畏,但它又隐隐觉得,干尸不会威胁到它们的生命。

  另外的原因是除了这个地方可以遮挡风雨之外,在这个荒芜的沙漠里,他俩也没别的去处了。

  2083是因为里面的干尸也不能吃,箱子硬邦邦地,触手冰凉,也不好做窝,所以她也就不再管这个大箱子了。

  大怪物每隔两天就会出去觅食,有时是一天就回,有时需要两天。如果夜晚没回,2083势必要将全部布料裹在身上,把自己裹得像一个大胖粽子一样,抖抖索索许久才能勉强入睡。

  它每次都会带回满满当当的晶石,和之前它给她含的差不多,有大有小,有各种颜色的也有透明的,这些晶石都是它的食物。此外,她还见到它有时还会去吃点雪。

  除了晶石和雪之外,她倒是没见过它吃过其它的东西了。

  2083至今也没能成功把这些石头加入她的食谱里面,娇气的牙齿完全刚不过晶石的硬度,即使是最小的那颗。

  为此她深表遗憾:好像失去了一个亿啊……

  偶尔,它还会顺便带回一些奇怪形状的东西,其中包含着一种不知名的果子。

  这种果子约拳头大,外面包裹着十分坚硬的壳,只有把外面的壳拨开,才能吃到里面约两指大的核仁。

  核仁清香,有些酸涩,但嚼后口齿会留下一丝甘甜,2083把它暂称为硬壳果。

  它是除了红酒之外,她能吃的第二种食物。

  大怪物发现硬壳果能够成为她的第二种食物后,后面每次出去觅食,它都会尽量多地带回。

  现在楼梯下面的一个角落除了安放它的晶石和上面搬下来的橡木桶之外,还有几十个由已干枯的藤条缠绕在一起的硬壳果。

  但是,无论她的啃咬抠扒十八般武艺用尽,也没能成功打开过一个硬壳果。2083这才深深意识到自家牙齿和指甲的娇气,生活基本无法自理,只能依靠大怪物,为此,她郁卒了几天。

  几天后,她像是想开了,放弃了治疗,张着嘴巴等待投喂的姿势变得十分自然。

  大怪物也很是宠爱她,每次出门前都会把十多个硬壳果剥好,橡木桶顶上戳开一个洞,这些已经足够2083吃个两三天了,不会让她饿着。

  由于大怪物的宠爱和细心周到,2083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饥饿的感觉了。

  而今天,已经是它离开的第五天了,硬壳果的果仁在第三天已经吃完,酒在昨天已经倒干了最后一滴。

  2083坐在草窝里抬头看着上面昏暗的光线,神情萎靡,这个时间大概是下午四五点的样子。

  她收回视线,摸摸已经瘪下去的肚皮,终于站起来,温吞吞地走到她搭的新窝旁,弯腰弓着背,在一团衣物里面扒拉,寻找那把被她掩在最下面的十字匕首。

  成功地把这个窝翻得更乱之后,她找着了匕首,拿着它晃晃悠悠地走到楼梯下面,随意挑了最外面的一个橡木桶,几番戳刺,想要将橡木桶撬开。

  尝试了几次之后,橡木桶纹丝不动,毫发无伤。2083郁卒了下,放弃了这个橡木桶,换了另外一个。

  这个不行,可能太硬了,换一个试试?

  砰砰咚咚一阵后,她看着第二个橡木桶依然毫发无伤,终于死心了,把目标转向硬壳果。

  橡木桶搞不过,那硬壳果应该可以的吧。

  她从一堆果藤里面扒拉出一个硬壳果,复又举起匕首,对准了就斩下去。

  但因为硬壳果是圆形的,匕首一碰到了硬壳果的表面,果子就立刻滚开了,匕首失去了准头,锵地一声磕在了地上。

  她把滚远的硬壳果捞回来,检视了一圈,发现上面有了一个浅浅划痕,划痕虽不是很深,但也给了她一丝能够打开的希望。

  2083想了下,伸出一只手固定住硬壳果,一只手握着匕首向下砍,果壳又新增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2083看着这个深划痕,感觉里面的核仁很快就要蹦出来跟自己见面了,希望近在眼前。

  她咽了下口水,挥着匕首的频率越发急切起来。

  “嘶……”不小心切到手指了。

  2083愣了一下,然后皱着眉看着手指,上面殷红的血珠不断冒出,不一会儿就形成一股小血流,沿着手指边缘向下滴。

  她手足无措,感觉手指有点疼,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中间的黑色大箱子砰地发出一声巨响,一个黑影飞快地窜了过来。

  2083被那声巨响吓了一跳,刚想扯开嗓子尖叫,就看到那具黝黑的干尸突地闪到眼前,已到喉咙的尖叫声被这明显的森严威压又吓得咽了下去。

  在这绝对的力量的威压下,她僵着刚才的姿势,全身毛孔竖起,只敢从眼角微觑一眼,虚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不敢动弹,生怕引起对方的注意力。

  “啪嗒。”这时,被强力掀翻的箱盖翻了几个跟头,最后才扣在地面上。

  他就直接地蹲在她的面前,睁着猩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手指头上面的血液,眼里的红色不断加深。

  对于饥渴了千年的血族来说,这是最极致最销魂的诱惑,没有哪一个血族能够抵挡。

  下一刻,他伸出黑柴干瘦的手,紧紧扣住她的手腕,把头迅捷地凑近,将她的手指头整个含住,口腔一收缩,用力地吮吸。

  其实,这一系列动作下来,也仅仅只有一秒而已。

  他的唇舌一接触她的血液,腥红色的瞳孔立即惊讶地放大,他本以为这个猎物的血液肯定比不上蓝火兽的血液,没想到却是意外的鲜美可口。

  蓝火兽的血液是他之前最爱的食物。

  现在,他最爱的食物变了,嘴里是味蕾兴奋到跳舞的极致盛宴,是他千百年来从没有喝过的美味,这种血液里面蕴含的能量也出乎他意料,是他尝过的最纯粹最干净的。

  2083被迫伸着手指,不敢挣扎。这是身体的本能,大脑里一直叫她服从服从服从。她第一次感到了真正被猎食时身体本能的惧怕。那是一种本能的服从,绝对力量的压制,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她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在不断流失,沿着手指头不断地流向它的嘴唇,同时,血液暗含的生命力也正在不断地消逝,四肢渐渐开始有些发虚。

  但是,他的皮肤却渐渐地从褶皱干枯变得平整润滑,深沉的黑色直接褪了一半。

  不一会儿,手指头冒出的血液渐少,是身体的自动保护机制起作用了。

  他恋恋不舍地咽下最后一滴血,才慢悠悠地松开嘴唇,干瘪嘴唇变得饱满,唇色也由深黑色变成深紫色,唇瓣已经染上一丝殷红。

  他伸出舌尖,沿着唇瓣仔仔细细地扫了一圈,把那抹殷红和唇上的残余血液舔入口中,神态是极致的性感魅惑。

  但2083不敢掉以轻心,她觉得他的胃口明显还没得到满足,因为他的眼睛比之前更加地危险慑人。

  不再那么干瘪的干尸缓缓抬头,定定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视线下落,锁住她细嫩的脖颈大动脉处,眼神十分专注,仿佛能够看到那里面的血液在不断流动,就等着自己采食。

  2083与他对视了那一眼后,大脑放空,神智飞离身体,视线渐渐变得迷离,四肢酸软乏力,连手指那轻微的疼痛也消失不见了。

  她,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干尸微微张开嘴,露出深黑色的长獠牙,低头覆上脖颈处那片柔白的皮肤。

  “赫赫……”急切的磨牙声。

  皮没破?

  他暂时松开嘴,定定地看着2083脖颈上面深深的两个齿痕,伸出殷红的舌尖,轻轻舔过自己那一双曾经猎食过最坚硬的猎物的深黑色大獠牙,确认它们还是一如既往的锋利,然后带着不确定复又咬上去。

  “赫赫赫赫……”不耐烦的吸气声。

  那两个深齿痕的旁边又多了一对深齿痕,与之前的别无二致,并没有破皮的痕迹。

  他的红眸变得幽深可怖,这大大挫败了他与生具来的强大自信,但又因饥渴难耐,他暂时放弃脖颈的大动脉,调转方向,转战其他地方。

  十分钟后,赫赫有名的黑獠牙……酸了。

  只见一溜的青紫色齿痕带着透明的唾液,从2083的脖颈蔓延至手腕,从大腿到脚踝,密密麻麻,很是渗人。

  这猎物细皮嫩肉的,看着也是皮薄肉脆的,怎么就啃不动?

  此时,2083已经缓过那晕乎乎任人宰割的劲了,神智重新回颅,感觉皮肤有些黏黏的,低头一看,全身布满了青青紫紫的齿痕,眼里的怒火腾地就上来了。

  不搞这样的,能不能文明点,不要动不动就啃啊舔啊,她之前坠落的伤刚刚好了一些,这下子又莫名其妙地添新伤。

  她刚要忍不住爆发,一触及他食物链上一级看待下一级般的眼神,快速合上已半张的嘴,把喉咙里刚酝酿好的怒吼默默咽下去,最后弱弱地把视线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