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不简单的小黑树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129 2019.03.12 16:30

  这几天瑞芠的费心费力还是有点效果的,如果她看到的话,估计又要咋咋呼呼要录下来了。

  这与她之前在沙漠里中气十足的吼声很是不同,从她的简短及带着一点被发现的忐忑语气里,奥里斯猜测她可能受惊了,看向里面的小黑树的眼神变得更加幽深了。

  这树,不能留了。

  小黑树像是感受到了来自外面的明显敌意,枝干刷地一下绷直,叶子也张牙舞爪地往外延伸,叶片的锋利边缘朝着奥里斯这个方向立着,像在无形的宣战。

  2083惴惴不安地站在奥里斯身边,和他一同面朝着玻璃板,看到小黑树突然的转变,有些惊讶。她这几天所见到的小黑树都是友好而热情的,像这样如临大敌的锋芒毕露还是第一次见。

  但转念一想,这股不善是对着身旁这个人的,像是一起对抗恶势力的小伙伴。她从内心里面对小黑树更加亲近了些。

  奥里斯对小黑树的张牙舞爪恍若未见,不动声色地站在外面。

  片刻后,他丢下一句,便不疾不徐地朝着来时的方向去了。

  “回去。”

  正在兴致勃勃看着凶凶小伙伴的2083后知后觉反应了下,看到奥里斯已经转身走了几步,立刻应了一声:“哦。”

  在他背后,2083偷偷给了小黑树一个很快会相会的眼神后,抬起脚亦步亦趋紧跟着,不敢再多加逗留。

  …………

  “你醒了?恢复得怎么样?听说你找我。”

  人未到声先至。薇拉穿着一身的白色实验服,风风火火地推开门,大步迈进来。

  及至桌前,随手拿起桌上的水壶,往水杯里面倒水,大概到杯子的五六分,就迫不及待地往嘴巴里面灌,看样子又是忙着实验一直没顾得上喝水。

  “嗯。”奥里斯淡淡地应了一声,看她快速地喝完了一杯后,又紧接着倒下一杯往嘴里灌的时候,才不疾不徐地说道:“你多久没有清点过你的实验室了?”

  “噗……咳咳。”薇拉刚含了一口水,就被他的问题惊得不小心喷了出来,还好及时转头,没有对着他们,否则该被有洁癖的某人追杀了。

  薇拉放下水杯,不准备再喝了,防止他再语出惊人,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回答:“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事情了?以前我说这些,你还不乐意听的呢。”

  说完,她不好意思地对着他身边正襟危坐的2083笑着打了个招呼,试图捡回点贵女的形象。

  这么简单的打招呼,2083立刻明白过来,随之很不熟练地学着她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作为回应。嗯,之前瑞芠给自己看的小人里面就是这样的。

  薇拉忍俊不禁,刚想过去逗逗她,却被奥里斯的眼神拦下了。她这才发现奥里斯的脸色不是很妙,可能是嫌弃自己喷出的水散到空气中,沾染到他身上了,,收起了想要逗弄2083的心思,赶紧回答:“我上个月才清点过。”

  “那种植园呢?”奥里斯拧着眉,不紧不慢地接着问。

  “种植园?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放给管家去打理的,已经好些年没认真看过了。”

  薇拉疑惑,奥里斯一般不会关心她研究的事情的,今天怎么奇奇怪怪的,还问了那么多问题。

  奥里斯的神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没有再说话。

  三人一站两坐,气氛有一丝丝诡异的安静。

  薇拉敏锐地察觉到事情可能不是那么简单。上一次他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是发现他的“血父”被谋杀的时候,脸色阴沉得可怕,现在他脸上的颜色都快有当时的一半了。

  薇拉忍不住询问:“种植园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奥里斯抬头,银灰色的瞳孔凝视着她,语气严肃而认真:“我刚才看到幽幽树了,在种植园里,植株编号1695。”

  这几天他在棺材里面,时不时会感受到心脏的刺痛,一下一下的,微弱却很明显,刚开始以为是自己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或者是那匕首封印的副作用。

  但经过了几天的休眠之后,今天一醒,身体的伤口全部愈合,自身实力也有所回升,但心脏的刺痛格外明显,这才发现有些不对,不是自己身上的问题,而是从自己的契约伴侣那边感应过来的。

  他仔细地辨别了一下她的方位,寻过去才发现自己的疼痛源头是幽幽树。但奇怪的是,她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口,也不像是有内伤的样子,反而和幽幽树玩得很开心。难道她是……

  “什么!你说幽……幽幽树?怎么会?我没种过幽幽树啊,种植园有幽幽树,不是已经灭绝了么?千年前,你们血族亲自将最后一棵幽幽树烧成灰了,怎么还有?”薇拉震惊,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显然是不知道自己种植园有一棵巨大的不定时炸弹。

  每个族群都会有致命的弱点,血族自身拥有速度和力量的天赋,是物理攻击的佼佼者,但他们的弱点就是幽幽树。

  它是对抗血族的死敌,自然而然成为了血族最深恶痛绝的一种植物。只要被幽幽树刺中,哪怕仅是沾染上一点点木屑碎片,血族就会立刻进入沉眠状态,伤口亦无法自动愈合。

  幽幽树也可作为封印血族的媒介。之前封印奥里斯的那把匕首,就是和幽幽树的树枝一起淬炼而成的。

  如果是被幽幽树刺中心脏,那就是直接死亡。

  曾经有某个族群不堪忍受血族的压迫,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幽幽树可以对抗血族的特性,利用它作为武器,轻而易举地除去了很多血族,让本来数量不多的血族陷入几近灭族的危险。

  所以后来存活的血族不再那么狂妄自大,行事变得谨慎多了,一旦发现幽幽树的踪迹,就会立即烧毁,燃烧过后的灰烬对血族就无甚伤害了。

  如果发现有人私下种植幽幽树,不论是什么原因,种植它的那个种族都会被血族倾力追杀,不惜一切代价。

  如今薇拉种植园里面发现了一株,只要一不小心被血族知道,那就是即刻被灭族的危险。

  奥里斯知道薇拉这个人没有什么心机,一心只想研究和探索新生物。以前一起去森林探险时,只要在森林里发现幽幽树,她也经常主动帮忙除去,这毕竟是自己好友的致命弱点,更不会擅自种植它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黑只

黑只

最近随缘更了,小可爱可以多催催,我不怕。

2019-03-12 16: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