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秃了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038 2019.06.16 09:10

  的确不像,战斗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如果不是及时止住,而是本能地反击,如果自己不是他的并肩作战的好友,估计自己的脑袋已经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了吧。

  “那……能先放开我……的脖子吗?”嗓音是被捏住的公鸭嗓。

  薇拉颤巍巍地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早先的风风火火的气势早就泄的干干净净了,现在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奥里斯盯着她的眼睛,说话虽然迟疑,但也没有心虚,不是突然叛变,倒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匆匆忙忙过来找自己才没注意到这些细节的。

  奥里斯给了她一个“下不为例”的眼神,才松开她的脖子。

  “咳咳咳……”喉咙得到解放,薇拉咳了几声才将气息喘匀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奥里斯开始询问她的来意。

  被奥里斯掐着脖子一吓,薇拉差点就忘记这件重要的大事了,她马上着急地说:“凯雅不见了!”

  “你说什么?”顿了下,他立刻翻身而起,“城堡里面和监控都查探过了吗?”

  话音落地,他脚尖同时落地,立即掠过薇拉往外走。

  “都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发现。”薇拉扭头随即跟上,最后再补了一句,“监控最后拍到她是在西北方向的走廊。”

  “有侵入者的痕迹吗?”声音还在近处,下一瞬,身影已经到了门外。

  “目前没有,还需要进一步排查。”

  她说完一抬头,得,奥里斯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转角了。

  走得那么快,今天不是血日么?不是会削弱血族的活动能力的么……

  薇拉之前从未见他在血日里活动过,突然感觉这些谣言也有骗人的。

  “咕噜!”是斯利莱龙突然受惊的叫声。

  在距离它面前30厘米的地面上,突然闪现一个黑色的人形物,正在浅眠的斯利莱龙冷不防地被吓到了。

  待看清楚来人是自己认识的之后,咕噜几声像是埋怨,它又懒懒地趴下,眼皮勉强耷拉着,漫不经心地看他。

  奥里斯不满意地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个废物一般。

  这只龙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用来作战的话,很可能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吓死的。

  不过,现在他也没多余的心思管这些了,他需要它搭载自己出门,去寻找那个不知道是逃跑还是被绑架的小人儿。

  他看了看天,银灰色的眼眸覆上了一层红光,抿着嘴做了一个动作,示意它出发。

  这也是他之前和它约定的姿势,也是他和他之前的战友约定的姿势。

  但这个胆小龙不知道是不是没看到,或者是假装没看到,没有搭理他,眼皮徐徐往下合起,轻轻地拢了拢翅膀,将怀里的东西团实了。

  外面那么热,它才不去呢。

  奥里斯看废物的的眼神突地变成了一把把尖刀,在它的身上刮过。

  斯利莱龙闭着眼睛也感觉到了逼人的视线,它缩着身子转了个方向,怼了他一个毛茸茸的屁股。

  不去不去,羽毛会炒焦,秃了就不好看了。

  非暴力不合作,是吧?!

  奥里斯脸色铁青,指甲伸长,两眸泛着一层红光,准备教它明白“花儿为什么那么红”,眼角突然瞥见了一角黑色布料,丝制的,光滑柔软。

  那是它挪动身体怼屁股露出来的。

  这布料很是眼熟,脑子过了一遍,最后确定为自己的浴袍。

  浴袍虽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物件,但自己有洁癖,不会乱丢衣服,更不会送给它。

  所以说,它的窝是不应该有自己的东西的。现在却是有,那很大可能是它盗窃的。

  它盗不盗窃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令洁癖者不能忍的是,它居然把自己的衣服垫在下面!垫、在、下、面!

  奥里斯的指甲又长了一寸,眸色是深沉的红,诡谲妖邪。

  “唔……”

  伴随着一声不满的呜咽声,斯利莱龙胸口位置伸出来一条细嫩的胳膊。

  被团的太紧,她热了,热的有点睡不着。

  龙爪立刻将她的手臂快速地拉回怀里,团巴团巴藏起来。

  但是晚了,奥里斯已经看见了,空气里美妙的血香一下子浓郁起来,独一无二,红眸盯着刚才伸出手臂的位置。

  人竟然是被它藏起来了!

  不听话,怼屁股,将自己衣服垫在下面,一桩桩的,奥里斯的耐心已经耗尽,没有直接动手是怕伤到它怀里的东西。

  “放开她。”他压着怒气命令道。

  庞大的身躯明显地一僵,怀里被团住的2083察觉“床”不如之前的柔软舒适,而是硬邦邦的,她半梦半醒间开始推搡,想要换一个姿势。

  “咕噜咕噜……”斯利莱龙松了松爪子,哄着她。

  被无视的奥里斯獠牙猛地伸长,比之以往长了一寸。

  “咕噜咕噜……”这是对着奥里斯说的,它嘟嘟囔囔地表示不肯。

  过了一会儿,没有回应,但气氛依然紧绷。

  虽然背后没有眼睛,但斯利莱龙还是感觉到了生命的危险,脖子上的毛突地一下子炸开。

  还没等它有所反应,下一瞬,羽毛满天飞舞,有深黑色的硬毛,而更多的是浅灰色的深层小绒毛。

  薇拉找到奥里斯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他在压着他家的坐骑单方面殴打,虽不至于伤筋动骨,但皮开肉绽是肯定的。

  识趣地默默走远了,隔着纷飞的羽毛远远地看着,手脚收好,并不打算阻止。在情况不明前,还是不要乱劝架为好。

  她也想提醒奥里斯,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你的媳妇还没找到。

  但,她不敢。

  看着看着她就看到了在角落的一团黑色,是熟睡成一团的2083,心中大定,看着羽毛迸飞处的忧虑眼神,现在完全变成是看戏的了。

  十分钟后,奥里斯抱着2083,踩着地上黑亮黑亮的羽毛,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薇拉默默跟上,远远地缀在后面,临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座骑。

  “咕噜咕噜……”

  斯利莱龙抱着秃了一片的翅膀委委屈屈地呜咽着,在它的背后还有几大片皮肤露出来,嗯,也是秃了的。

  特别是屁股那一块,几乎全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