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另有隐情(1)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126 2019.04.09 22:58

  薇拉继续说着,语气带上了些许敬重:“还有一点就是,你对我父母亲十分忠心,因为他们救了你一条命,还给了你一个安身之地。只要是有关我父母的事情,你都十分上心。”

  “我父母亲的遗物,你都会定时亲自去除尘清洗,所以,如果这棵树是我父亲的吩咐的话,我猜你就算是拼了命也会去达成的,对吗?”

  说到最后一句话,薇拉的视线从管家身上移开,落在了幽幽树上面,眼里带着怀念,仿佛在追忆小时候父母相伴的时光。

  但幽幽树可不知道这些,虽然感受到她的目光不似之前的那般凌厉,但它的还是枝干紧绷地张开着,谨慎地防备着外面这几个人,因为它感觉其中有一个视线有些森森然。

  管家这时才抬起头看着薇拉,浅绿色的眼睛里有着惊讶,但更多的是带着“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和慈爱。

  他知道自家小姐像她父母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生物研究狂人,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她会和公爵夫妇一般只专注于手上的研究事业,不会过多地分心到生活的小事中的。

  所以,那次她看到了他偷偷整理她父母遗物的时候,并没有多问什么,所以也就觉得她不会放在心上。现在看来,她比想象中的更加细心,也更加沉静。

  管家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薇拉,终于在心里做了个决定,缓缓地将原因道出:”您说的没错,但偷偷留着这幽幽树不是公爵大人的命令,而是我自作主张将它留下来的。”

  管家顿了下,在薇拉开口追问缘由前,又说:“因为,它是从公爵大人的身体里面取出来的。”

  薇拉没有说话,等着管家继续说下去。

  “当年,您的年纪还小,又是住在您的外祖父那里。我收到公爵的求救消息即刻出发,日夜兼程赶到那里的时候,公爵和夫人的身体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在检查公爵大人身体的时候,我在他手心里面发现了一个符号,那个符号经常被公爵大人标记在待解剖的实验品上面。我知道,公爵大人是在暗示我将他的身体解剖,里面一定有很重要的东西。”

  “后来运送他们的尸体回来的路程中,我没让任何人接触公爵大人的尸体,直到寻了一个机会,才偷偷将他的尸体解剖,发现里面是一颗手指长的小树苗。当时,树苗比较幼小,和普通的植物一模一样,还看不出来具体的品种。虽然我在公爵身边当了很长时间的助手,但我也没见过幽幽树,所以并不知道这是幽幽树,只是将它偷偷地挪至安全隐蔽的地方先藏了起来。后来,在他们的实验手札和光脑的信息库里搜寻线索,后来才确认这是幽幽树。”

  “公爵大人家族里面的争斗很复杂,也许是怕惹上麻烦,即使公爵和夫人的死疑点重重,大家也都缄默不语,很快就把他们的死判定为猛兽袭击。我人微言轻,也不敢过多声张,妥善地将公爵和夫人安葬好。不久,在整理公爵和夫人遗物的时候,我还发现了公爵和夫人的死,和血族的白逖长老有关。”

  薇拉和管家的谈话终于吸引到了一直默默观察着幽幽树、思考着如何干净利落解决它的奥里斯,他听到熟悉的字眼,分了点心神在管家的话上面。

  2083丝毫没有察觉到和她一起欢乐玩耍的小黑树已经被自己身边的男人列入追杀名单,她左看右看,薇拉和管家聊得蛮投机,听得半知不解的,自己也没办法插入,奥里斯也一直若有所思地看着小黑树,没有人理会自己。

  她觉得有点无聊,甚至有点想念唧唧哇哇的瑞芠了。刚才在来种植园的路上遇到了在找自己的瑞芠,但她没有跟过来,而是被薇拉指使到其他地方去了,早知道她也跟着瑞芠去了。

  这样想着,她鼓起勇气,轻轻扯了一下奥里斯的袖子,想要跟他说自己要走。

  奥里斯感受到袖口的动静,回头,刚要看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却突然被管家手里的东西吸引了过去。

  当着三人的面,管家在衣服最里面缓缓取出了一包物件,物件外面用普通灰布仔仔细细包裹着的,管家将灰布打开,里面是一节半透明的白树皮,表面光滑如镜面,两端断面齐整。

  2083一边扯着奥里斯的袖口,一边好奇地探身过去看。

  这一看完,她开心了,因为她终于发现了一个自己可以插入的空隙,她马上不甚熟练地小声说着刚刚学会的句子:“这……是……什么?”

  不知道管家是不是没有听到,他没有直接回答2083的话,而是双手捧着它,递给薇拉,解释着它的来历。

  “这是公爵实验手札的一部分,是公爵大人随手记下和白逖长老的来往记录,我怕被发现,小心地偷偷贴身放着,不敢将它和其他的物件存到一起。”

  2083感受到了管家的忽视,气氛也有些怪异的严肃,她虽然觉得有些不开心,但也没敢表现得太过明显。

  看着她的奥里斯却是发现了2083的不开心,他很直接地对着管家重复了2083之前的话:“这是什么东西?”

  虽然现在他对弄死幽幽树更有兴趣,对管家种幽幽树的用意不是很上心,但契约伴侣的情绪还是隐约中能够影响到他的。

  面对奥里斯的突然发问,管家有些不解,这个树皮很常见,他理应是知道的,但还是立马回答:“这是艾荪树的树皮。”

  “这是艾荪树的树皮。”

  奥里斯板着脸,对着2083重复了一遍,但说完之后才意识到多此一举。话音刚落,周围突然变得有点不对劲,因为,除了自己,其他三人突然都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2083的眼里是带着得到答案的满足和感激。

  而薇拉和管家是惊讶,惊讶于他类似于小孩子复读机的举动,认真中带着一点滑稽,这很不像银煞亲王会做出来的事。

  奥里斯掩住嘴角,装作若无其事地咳了几声后,冷声说道:“你们继续。”

  说完立刻转头,仿佛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看着玻璃隔板里面的幽幽树。但在内心忍不住甩锅:一定是契约伴侣的影响太大了,把自己的智商给平均过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