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收割第一波人头2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158 2019.01.17 22:22

  一大片漆黑的云层从远处缓慢行驶过来,原本已黑暗的天空越发黑沉下来,空气仿佛停止流动了一般,气氛深沉而压抑。

  但这样的黑暗对吸血鬼没什么影响,他们的眼睛可以在黑暗中视物。

  黑衣使者头头的大金龙本随着它的主人一起过来的,但它主人的速度太快了,等它飞至它主人身后,第一个回合已经落下帷幕。

  它巨大的翅膀一下一下的扇动,身体保持在黑衣使者头头的身后,锐利的爪子和尖牙闪烁着点星寒光,澄黄色眼睛一动不动地盯视着奥里斯。

  两人身边不远处陆续不断传来微弱的动静,接着地面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闷声,是刚才被奥里斯一指甲切过脖子的黑衣使者们的头颅和身体纷纷坠落的声音,紧随后的声响是死去的黑衣使者的骑乘金龙们。

  地面上很快零零散散铺了一小片或黑或黄的头颅和尸体。

  越来越多的血腥味向着四方散开,向着周围覆盖过来,之前2083血液的香甜已经几不可闻,剩下的约二十个黑衣使者们的眼睛渐渐开始有了焦距,有从血液诱惑中醒来的征兆。

  正在此时,两人脚下的金龙也发生了变化,它的主人已倒下,它和其它的金龙一样,一下子被抽干了力气般,庞大的身体一歪,不受控地斜斜向地面撞去。

  奥里斯已经估算到这一情况,他神色一整,调动身体的最大潜能,脚尖借力,身体猛地向黑衣使者头头冲过去。

  黑衣使者头头仿似已料到他会发出这拼命一击,他不迎击反而是往后一跃,直接跳到他的大金龙背上,定住站稳,既避开了他的一击,又顺势泄掉他积攒起来的一鼓气。

  但事情没有像他所料那般,以为奥里斯一击不成会迅速再来一击,到时候他后面一击的攻势大大削减,他便能轻而易举地将他斩与手下。

  奥里斯是蓄力了一击,但并不是全力一击,却也有八分力,做出拼命一击的假象,目标却不是黑衣使者头头,而是他身边不远的将要苏醒的手下们。

  奥里斯见他如自己所料自负地向后退了一步,这时他已经猛冲到了金龙的脖颈处,脚下金龙的身形已然大幅度倾斜,他伸脚在它的脑袋上一个猛踢,身影势如破竹般穿入将要苏醒的黑衣使者群里,双手一伸一缩,大开大合,瞬间收割了好几个人头。

  黑衣使者见此不妙,立时在他的大金龙背上跃起,紧随在他身后,想要阻止他继续杀害同族。

  毕竟同族的人头少一个是一个,一个血族要等至少百年才出世,现在的人头已经被收割了一半了。如果任务没完成,回去的人头又太少,被长老一盘问,他难辞其咎。

  等黑色使者头头追赶到奥里斯身后,想要在他后面给他来个掏心窝的时候,奥里斯已经收割了将近十个人头了。

  他早已察觉到后面即将而来的攻势,把左手往身后一屈,锐利的指爪勉强抗住他的一击,身形受力持续往前几步,右手仍保持方才的姿势,顺势又收割了两个人头。

  必须在他们还没清醒的时候先把他的手下先解决一些,否则等下他们醒来,就是群殴战了,群殴战极其消耗体力,而且自己身体没办法承受,到时候自顾不暇,难以顾及到那两个智障了。

  划过第二个人的脖颈后,他才闪电般回身正面迎对着黑衣使者头头,身形瞬间往左侧边一闪,堪堪躲过他急急而来地恼羞成怒的攻击。

  奥里斯在躲避的同时,左手极速伸出,指甲向着他的腰右侧划拉过去,黑色使者头头的右手臂往后面一顶,小臂刚好抵在了奥里斯的左手腕处,但他的左手却同时向着奥里斯的脖颈而去,乌黑的尖爪森森然。

  奥里斯伸出右手在身前格挡住,黑色使者头头的左手却借此转了个角度,往下一划,奥里斯的手臂闪回不及,袖口被划了几道,并没有伤及血肉。

  奥里斯趁着他的这一招已过,另一招还没酝酿好的时候,已收回的左手猛然向上,攻向他的脑袋。

  黑色使者头头第一反应是一手防护,阻止了他的一击之后,另一手迅速向前攻击他的心脏。

  奥里斯向后下腰避开,耳朵两侧银白色长发却往上腾起,黑色使者头头挥动指甲而带起的风让他腾起的长发往旁边一荡。

  于此同时,奥里斯伸腿击向他的下腹,黑色使者头头回防不及,被击中小腹后,往后退了几步才停稳,奥里斯也翻腾一圈后站定。

  两人隔着几步的距离对峙,一个身姿绰约,优雅从容。一个森寒凛然,红眸渗人。

  这几个回合也仅是一息时间而已。

  奥里斯发现自己后劲已不足,最后一击得中后,刚好使得自己得以喘息,有个缓冲时间来恢复力量。

  但他知道,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因为在这时,他们仅剩的十二三个手下已经全部清醒过来,纷纷围在了黑色使者头头的周围,几十个红灯笼一样闪亮的眼睛瞪视着自己,仿佛黑色使者头头一下命令,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冲过来。

  奥里斯的那一击其实对于黑色使者头头来说不疼不痒,吸血鬼除了脑袋和心脏是要害,其他的地方即使重伤到深可见骨,也很快便会愈合。

  但目前情况与自己以为很快能将他的头砍下的想法大径相庭,之前的大意让自己这边又死掉了几个手下。

  虽说看到自家的手下都清醒过来,他心里的成算越发地大,拿下奥里斯只是时间问题,但仍旧可能避免不了人员伤亡。

  一想到手下清醒的问题,他突然想到那个鲜美的味道,那个精纯的力量的诱惑。

  刚刚那个血液的气味就是斯利莱龙那边散发出来的,是谁呢?

  肯定不是奥里斯的血液,也不可能是斯利莱龙的血液,那就只能是那个小东西了。

  原来,那个小东西是奥里斯的食物,但为什么她身上上下全是他的气味,如此便有些说不通。

  如果是食物,那么吸血鬼是绝对不会和食物发生关系。如果是床伴,那吸血鬼就更不可能吸食床伴的血液。

  这约定俗成的习惯,就是为了避免血液交换,以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结成血契。

  等等,那如果那个小东西同时是他的床伴和他的食物,那么,她就很可能是奥里斯的血契伴侣?

举报

作者感言

黑只

黑只

还没完,还有一章,就结束这段了……

2019-01-17 22: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