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一滴血的救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突然的暴戾

一滴血的救赎 黑只 2124 2019.01.09 17:39

  大怪物的金黄色眼睛一怔,然后像是想到了一些遥远的记忆,头颅往后一缩,不确定地仔细打量他,好似在确认此人身份。

  “堂堂纯种斯利莱龙的后代,竟然这般蠢。”

  他嗤了一声,不再过多的提示,直立起身,施施然地走下台阶,越过还坐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的2083,在楼梯口最近的一个雕像前站住,抬头状似平静地看着它,嘴唇微翘起一个优雅的弧度,但眼睛里却尽是汹涌的暴戾。

  在他往那边的雕像走的时候,大怪物终于搜刮到还未破壳前的记忆,顿时恍然大悟,金黄色的眼睛炯炯发亮地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

  这是在蛋壳中便陪伴着它度过漫长的孵化期的那个气息,也是它心心念念要追随的主人。

  奥里斯在它破壳前夕被封印在黑色箱子里面,它出壳后,在这沙漠里孤独地生活了很久很久,早已不记得前事了,每天就只吃吃喝喝。

  虽然除了它一个活的,没再多的别的活物了,甚是无聊,但它奇迹地也没想过要离开,只隐约记得要在这里守着。现在,它终于守到了它的主人。

  它眼角略过一旁的2083,它捡来的小伙伴,蹭地变成了它的小主人,它满意地咕噜了一声,完全还可以一起愉快地玩耍呀。

  奥里斯伫立在那个雕像前片刻后,眼里的狂暴终于压制不住,原本银白色的瞳孔此时已变成了像溢满鲜血一样的猩红,他迅疾地伸手一挥,那个雕像突地平地飞起,砰地一声跌落在十多米远的地面上,落地那一瞬便碎成几十块残片,向四周迸溅,再次落在地面像是盛至只糜烂的花朵。

  只一个雕像自然不足以平息他的戾气,一道黑色残影沿着四周的墙壁飞速掠过,所到之处雕像那个地方变得空空如也,随之而来砸落的砰砰砰声接连不断,整个地下一时间尘雾弥漫,更加难以视物。

  顷刻间,地面上只剩下了一层四分五裂的碎片。

  2083被最初那个雕像砸落的那一巨大的声响惊吓到弹跳起来,完全不敢回头看,急急忙忙地起身冲进大怪物的怀里,闭着眼把它的两个大翅膀拉过来,严严实实地盖住自己纤弱的身体,不留一丝缝隙。

  后面的每一个砸落的声音,都能把她惊得发抖,她将自己手脚都团成一团,脑袋往腰腹那里塞,好似这样才不会被发现。

  大怪物虽然不怕他的男主人,也知道他不会伤害怀里的小主人,但还是默默地将瑟缩的小主人抱紧。

  小小地发泄完毕,奥里斯的眼睛才褪去一些残暴的血色,他紧绷着身体地站在高高垒砌的碎片的一旁,冷冽地注视着它们,像是在看一堆死物般。

  他停驻了大概十分钟,暴戾的气息才渐渐平息下来,眸色重新变回空净的银灰色,眼里有懊恼一闪而过,刚才他失控了。

  奥里斯定了定神,不再看那堆残破的碎片,徐徐地转身,抬步往楼梯上面走,悄无声息,在紧紧团住的一人一龙的旁边顿了下,没有垂首看他们,然后慢条斯理地越过。

  虽看似走的慢,但每走一步,身形移动的距离却是不短,笔直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楼梯尽头。

  大怪物做贼般只敢微微抬首往上看,直至他最后的衣袍一角消失,它才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儿,咕噜声渐起。

  “咕噜咕噜咕噜......”不要怕,小主人。

  大怪物低头在她耳边绵绵不断地安抚着她。

  2083仍紧紧团着,身体在小幅度发抖,眼泪沁出极致恐惧的泪水,她任由它们淌下,不敢多做动作,哪怕是身体在逐渐发麻。

  咕噜了许久,怀里的小身板才堪堪停止了颤抖。

  它把翅膀微微张开一丝缝隙,试探性朝里看,小人儿仍旧紧紧蜷缩着,只见到一个头发蓬乱的后脑勺,和一截光滑细嫩的脖颈。

  见她似乎没有多余的反应,它慢慢把翅膀张开,然后扶着她靠着他的胸膛,缓慢起身,俯低硕大的脑袋,细细地查看。

  2083细腻光滑的脸红润饱满,两边脸颊上各有一团红云,甚是明艳动人。如果忽略紧紧闭着的眼睛,和斑驳交错的泪痕的话。

  大怪物刚要伸出舌头帮她清洁,顿时一想到她已经是主人归属物,金黄色的眼睛黯淡了下,默默把刚伸出来的舌尖收了回去。

  它用接近翅膀根的细小柔软的绒毛轻轻蹭了几下,绒毛的清洁能力自然比不上灵活的舌头,泪痕只去了大部分,一小部分干掉的还牢固地结在她的脸上。

  在清洁过程中,2083像是失去生气的小娃娃,任由摆布,没有丝毫反应。

  神经大条的纯种斯利莱龙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只是以为她吓得睡着了,傻傻地准备抱着她寻找地方安置。

  刚才奥里斯虽然暴怒搞了一次大破坏,但它的草窝和中间黑色大箱子却分毫没有波及。

  它翅膀交叉在胸前,里面搂着2083,直直地往自己的窝走,至半路处,咚咚咚的脚步停了下来。

  自己的窝?不行,主人回来了,我会被打的。

  小主人胡乱撕扯的衣袍做的窝?更不行,那里都是别人的气味,我会被主人打死的。

  那只剩下......可是,看刚才小主人好像不是很乐意的样子?

  大脑袋面向着自家的草窝,左右看看,前后看看,最后还是决定把她放在了主人的窝里,还贴心地把箱盖合上了。

  它满意地点点大脑袋,这样主人不会打我,就算小主人不乐意,惹怒了主人,主人也不敢把她打死的。主人打死了她,主人自己就死了。主人是不会那么蠢的。

  可是奥里斯不知道,他辛辛苦苦孵化的龙,比他想象中更蠢。

  夜里气温下降,以往2083大多数都是靠着大怪物怀里厚厚的的绒毛度过寒冷的黑夜的。在它出去觅食的时候,她会喝上一些酒,裹上好几件那撕下的黑袍来御寒。

  而今晚被安置在黑色大箱子里的2083,身上仅是一件单薄的黑袍,自两天前就没有进食过了。

  她身体还在持续不断地发红发热,但她全身的鸡皮疙瘩明晃晃地告诉她,她非常冷,在迷糊中,她已经努力抱紧自己,想藏住一些温度,但外界还是在不断地抢夺她的体温。

  寒冷和炙热交替中,她的意识渐渐迷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