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流落九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考验

流落九州 逍遥蚍蜉 2615 2020.06.30 17:33

  此人腰别一卷铁索,头戴一副黑铁面具,身披一袭红绿相间的南山队战袍——正是白队长。

  迭戈虽然已经隐隐猜到那举报之人就是白队长。可当现实摆在眼前的时候,他还是不由地有些紧张。

  一般人或许瞧不出来迭戈的神色变化,但李副院长的眼睛何其毒辣。他一直紧盯着迭戈的表情,神态,甚至是呼吸的频率。因此,他一眼便瞧出了迭戈此时的紧张神色。

  李副院长不再犹豫,他将手中金色法杖一挥,如大碗一般的禁锢法阵瞬间便将迭戈扣了进去。

  但迭戈并不打算束手就擒,他抬起手炮便冲法阵轰了过去。可没想到一阵轰鸣声过后,那法阵只是略微晃动了一下,强度却是丝毫未减。

  “李副院长,迭戈对您处处以礼相待,您为何这般待我?”迭戈又看向面具青年,指了指心脏的位置问道:“白队长,你诬陷我使用狂化剂,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面具青年听罢则冷哼一声,走上前去高声说道:“若是无法维护学院联赛的公平公正,我的良心才会作痛!”说着,他悄悄将一只蚕虫扔到了脚边,一脚将其踩成了肉泥。

  看着被踩死的誓心蚕,迭戈两腿一软便跌坐在地上。

  他摇着脑袋,发出阵阵苦笑。任由研究员将试针扎进他的皮肉。

  一个月后,三强争霸赛闭幕了。人们都说这是最不好看的一届三强赛。

  没有了迭戈和雅若,北疆和中域两队群龙无首,面对南山队的攻势可谓是毫无招架之力。几乎每一场比赛,南山队都是以绝对优势取得的胜利。

  三强赛结束之后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事并不是南山队得冠,而是迭戈和白。

  迭戈将狂化剂浸入战袍,躲过了赛前的药检。致使不少竞技迷对此次比赛乃至往届比赛的公正性提出了质疑。

  在漫天的舆论之下,迭戈及其率领的北疆战队自然而然成了众矢之的。

  曾经的北疆英雄,国民偶像,一夜间竟变为了遭万人唾骂的阶下囚。

  甚至在当天夜里。因受辱而激愤不已的北疆竞技迷们,更是连夜截住了押解迭戈的囚车。他们用手中的火把,将迭戈活活烧死在铁笼之中。

  而另一个为人乐道的话题则是南山队的白队长。人人都他的名字是白,可同时大家也都明白:白只是一个代号,并不是真名。

  这白队长既不露脸也不用真名,人们便纷纷猜测起他的来历和身世。

  此时,在中域北都的一间酒馆内有两个醉鬼。他们正你一句我一句地“高谈阔论”着。

  方脸醉鬼一口嘬尽酒盅里的烈酒,夹了一块熟牛肉放进嘴里。他一边儿嚼一边嚷嚷:“有人说他是因为什么显赫的身世才不愿露脸,我可不这么觉得!”

  对面的酒糟鼻醉鬼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他伸手抓了几粒花生米往嘴里一塞,舔着手指头上的咸盐说:“哼,我觉得啊,就是那小子长得太丑了!哈哈哈哈!”

  方脸酒鬼听罢,端起酒盅就要和酒糟鼻碰杯。他高声说道:“嗨呀!英雄所见略同啊!”

  与此同时,酒馆角落里的一个黑袍青年将手中的酒盅捏成了碎片。

  坐在他对面的黑袍少女却赶忙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他不要动怒。

  “咱们出去转转吧,来北都这么多天了,咱们还没看过这里的夜景呢。”说着,少女小心将扎进青年手心的几个陶瓷碎片拔了出来,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手绢缠在青年的手上。

  走出酒馆,黑袍青年便问身旁的少女。“你就从没好奇过我面具下的样子吗?”

  少女将自己头上的兜帽掀开,用手指理了理她那蓝色的短发。她看着青年的眼睛,害羞地说道:“你的眼睛那么好看,面具下的你……一定也很帅吧。”

  青年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那我若是长得很丑……你还会喜欢我吗?”

  “当然会啊!不如你现在就把面具摘下,你看我会不会吓跑,嘻嘻。”

  黑袍少年深深地看了蓝发少女一眼,而后低下头,缓缓将面具摘下。

  他先是猛地抬起头来,却又因为不敢直视对方的目光而把脸侧到了一旁。

  “啊!”蓝发少女尖叫一声,赶忙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青年扫了蓝发少女一眼,看到了对方那夹杂着害怕,犹豫,后悔的复杂眼神,什么话也没有说。

  他重新将面具戴在脸上,又将缠在手上的手绢扔到了地上。他跳上一旁的屋檐,几个跃步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面具青年一路向北,跑到了城北的山林之中,靠着一颗大树缓缓坐下身来——每次他在想哭的时候都会拼命地奔跑,这样,身体就会因为要喘气而哭不出声了。

  可突然,一个很近的声音从面具青年身后响起:“孩子,你坐在这里哭什么呢?”

  听到这声音,面具青年吓出一身冷汗,连那汗毛都根根竖立了起来。他想也不想,抽出腰间的铁索便要朝后方甩过去。

  可他胳膊刚一抬起,便被人死死掐住了喉咙。

  “孩子,你莫要反抗,我是来帮你的。”说完他便将青年的面具摘下,将一瓶药水洒在了青年的右脸上。

  一刻钟后。

  青年反复的摩挲着他的右脸,而他的胸口则因为过度激动,正明显地起伏着。

  青年的眼睛死死盯住那神秘男子手中的药瓶,他声音颤抖地问道:“你究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只要我能办到,你开口便是!”

  “孩子,我先问你,你是如何将誓心蚕逼出体外的?”

  “我……我心念一动它便出来了。”

  “哼哼,心念一动……”

  看着神秘男子似乎是不信自己的话,青年赶紧说道:“虽然你可能不信,但我说的都是实话。”

  而神秘男子却摆了摆手,“不不不,我相信你说的话。我之所以笑,只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难得的人才。而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正是想邀请你加入我们。”

  青年听罢则深吸了一口气,“你说的可是‘那个组织’?”

  “哈哈,正是!你若加入我们,不止可以享受我宗的灵药。”说着,神秘人晃了晃手中的小瓶。“更有无数天材地宝任你挑选。”

  “好!我同意加入!快把那瓶药给我!”

  看着青年急切的样子,神秘人却摇了摇头。“孩子,你先别急。想要加入我们,你还需接受一个考验。”

  “什么考验?”

  “哈哈,这考验很简单……将那两个人杀了,就算考验完成。”说着,神秘人指了指树林外那两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正是酒馆中那两个醉鬼。

  青年人看了看那两个醉鬼,并没有动身。他有些不解地冲神秘人问道:“杀他们这等普通百姓自是易如反掌之事,这算哪门子考验?”

  “哈哈,你若是连杀人的勇气都没有……怎有资格加入我宗?”

  青年听到这里便不再犹豫,他拖着铁索便冲两个醉鬼扑了过去。

  他单手一甩,就将铁索牢牢地绕上了二人的脖子。他又是往后一拽,将二人死死地勒在一颗树的树干上。

  看着二人气绝身亡,神秘人将一个药瓶抛了过去。他微笑着对青年说道:“欢迎加入天道宗!”

  青年接住药瓶,急不可耐地将其涂抹在左脸之上。

  不多时,青年左脸的疮疤也尽数痊愈,恢复了俊朗帅气的模样。

  可突然,青年的脸色变得铁青。他捂着胸口一脸不解地看了神秘男子一眼,便一头栽到了地上。

  神秘男子冷哼一声,将一枚灵符甩在了青年的身上。

  只听“轰”的一声,一团烈火瞬间将青年的身体包围。只用了数息时间,便将其烧成了一堆灰烬。

  “走吧,回去复命了!”说着,神秘人踢了踢那两个“死掉”的醉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