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授人以柄只为利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68 2019.05.24 18:20

  赵与芮和顾瑧两人一边漫步在城西,一边收集着聚义堂的资料。

  顾瑧问道:“赵兄啊,你说为什么程万金就这么同意了赵兄的请求呢?”

  “顾兄,身为商贾,要考虑两点,一是利润,二是风险。”

  “我用利润来诱惑他,就不怕他不心动。”

  “更重要的是,选择我们这边实际上风险是最小的,一方面他靠上了皇子赵竑,另一方面,万一事情不对,他可以通过我们向丞相传话。”

  “当然了,他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要想让他完全听话,可没有那么容易。”

  “所以我们一定要拿下聚义堂和万剑楼,向他展现我们的能力。”

  顾瑧皱皱眉道:“那我们岂不是没有任何依仗便要去同时拿下聚义堂和万剑楼?”

  赵与芮笑道:“并非没有。”

  “哦?为何啊?听雪轩并没有完全站在我们这边啊?”

  赵与芮摇了摇手指:“顾兄,这个时候,我们完全可以用消息的不对称性来拿下聚义堂。”

  “请指教。”

  “听雪轩有没有站在我们这边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聚义堂的人以为程万金站在我们这边就够了。”

  “而且,程万金说了,会提供给我们一些支持,话中的意思就是,你们俩可以借我的名头去‘狐假虎威’。”

  顾瑧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该怎么拿下聚义堂?”

  赵与芮低声道:“和听雪轩一样,晓之以理,诱之以利,动之以威。所以我们要来收集他们的信息,看,我们到码头了。”

  顾瑧点点头:“嗯,这里便是浙江渡了。”

  赵与芮看着无数帆影交相扬起的盛状,看着人来人往,手提肩扛的忙碌,不由得低声碎念:“若社稷倾覆,此景将不复存在……”

  咬咬牙,虽然一日一夜未眠,但赵与芮不敢歇息,这是他最不受注意的时段,是他做事最隐秘,也就是最宝贵的时段。

  “顾兄,给我说说聚义堂的人员构成吧。”

  顾瑧谈道:“聚义堂分为三个堂口,龙山渡,浙江渡,鱼山渡各有一个堂口,由聚义堂的三位当家的分别坐镇。”

  “老大蔡苹,成熟稳重。老二蔡蒿,颇有才学。老三蔡芩,勇猛过人。”

  “我们面前的浙江渡堂口便是由蔡蒿坐镇。”

  赵与芮记住之后,问道:“那顾兄可知,这渡口是如何收费的么?”

  顾瑧点点头:“官府统一规定了价格,欲过江,需购买船牌,船牌费三十一文,若是商贾牛马等等,则需要上缴其价值的十分之一。”

  “当然了,以往的渡口时常遇到盗贼袭击,是故官府雇佣了本地的聚义堂来协助搬运。”

  “所以除了官府,聚义堂也要收一次钱,过路费三十文,商贾亦要上缴十分之一。”

  赵与芮笑道:“原来如此,难怪程万金要跳脚了,这运一次货,就有两成的利润被抽掉了。”

  顾瑧摊开手道:“所以当地百姓对聚义堂又爱又恨啊,他们虽然维持了稳定,却也提升了出行的成本啊。”

  “嗯,顾兄,你不觉得聚义堂的存在有些奇怪么?”

  “赵兄,我懂你的意思,这完全就是依靠码头生意为营生,若是哪天官府不让他们做了,那么近万人便要居无定所了。”

  “所以赵兄怀疑他们是由朝堂上某个势力组织起来的?”

  “嗯,顾兄进步不小么。”

  “嘿嘿,跟着赵兄时间久了,总得学会疑问和思考啊。”

  赵与芮笑道:“但是顾兄啊,你还少考虑了一种情况。”

  “什么情况啊?”

  “聚义堂本是临安城中近万地痞混混们组成的,虽说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他们散布在整个临安当中,没有谁比他们消息更灵通了。”

  “若是有着朝堂上哪位大臣的把柄的话…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啊。”

  顾瑧拍了拍脑门:“懂了,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以正合,以奇胜,这次我们光明正大的博弈即可。”

  “顾瑧,你去投我名帖,就说是右监门卫大将军之弟、听雪轩盟友来访。”

  顾瑧疑惑道:“赵兄,这太显眼了吧,万一聚义堂倒打一耙,我们不是暴露了么?”

  赵与芮摇摇头:“顾兄,把柄这种东西,只有握在手里,才叫把柄,要是捅了出去,把柄就会失去效力。”

  “我们拜访的是以才学著称的蔡蒿,而我们的礼物,就是我赵与芮的把柄。”

  “授人以柄,有时候,并不一定是坏事。”

  顾瑧虽然不太明白,但还是将拜帖递送了进去。

  稍事片刻,一位仆人出来相迎,两人跟着仆人进了门中。

  当两人缓步进入堂口后,房间当中传来了悦耳的琴音。

  琴音平缓而清幽,但伴随着两人的脚步之声越来越接近,琴声斗转高亢,而后骤然停止。

  一位手持折扇,头戴纶巾的人淡然道:

  “我独坐幽篁,抚琴韵清幽,音中斗转惊鸿,如龙入海,虎下山,故必有英雄至。”

  赵与芮上前两步双手作揖:“右监门卫大将军赵与莒之弟赵与芮,久闻蔡家三驹智勇双全,慕名来访,多有叨扰,还望恕罪。”

  蔡蒿从竹椅之上站了起来,赵与芮打量此人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轻摇折扇,浑身上下无不透漏出儒雅的气息。

  蔡蒿问道:“小公子如此光明正大的来访,可知得失?”

  “失,授人以柄,得,我想蔡兄不会让我失望的。”

  “当然了,这个把柄也是我送给聚义堂的礼物,这么说来,也算不得是‘失’了。”

  蔡蒿笑道:“小公子好手段,不费一钱一帛,便送上厚礼。”

  “赵小公子,这里是聚义堂,讲究的是忠义,佩服的是志向,是故在下想问,小公子志向为何?”

  赵与芮淡淡道:“借蜀汉姜伯约一言,臣欲使社稷危而复安,日月幽而复明。”

  蔡蒿紧紧的盯着赵与芮的眼神,他身为聚义堂二当家,见过数不清的人,自信不会看错人。

  蔡蒿心道:“此子双瞳清澈如水,无丝毫驳杂,该不是虚言,行事看似大胆,却又谨小慎微,亦非鲁莽之辈。”

  蔡蒿挥手吩咐道:“来人,奉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