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兵锋如虹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67 2019.06.16 18:09

  杨皇后拉起赵与莒进入宫内,培养“母子感情”去了。

  史弥远满意的在宫外点了点头。

  梁成大问道:“丞相啊,这小子上位之后万一翻脸,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史弥远敲击了下梁成大的脑门:“你啊,凡事要多动动脑筋,他赵与莒是怎么才能做到这个位置上的呢?”

  “是我史弥远一力促成的,只要没有我的支持,他得皇位便来路不正,你认为他会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开罪我么?”

  梁成大恍然大悟点点头:“是啊是啊,还是丞相高瞻远瞩啊。”

  史弥远撇过头去,心道:“就算他真的翻脸,那也是我不在这个世上以后的事了,那个时候,我也管不着这么多了。”

  “梁成大、莫泽,本相为你们铺好了路,要是还走不好,那就怪不得本相了。”

  史弥远并不在意赵与莒的动作,因为赵与莒处处受制,难以掀起波浪。

  对史弥远来说,最危险的人,一是不知所踪的赵与芮,二是支持赵竑的大臣抱着必死的决心反咬一口。

  后者官职虽高,只不过最多让史弥远损失些颜面,威胁尚在可控制的范围当中。

  前者便不同了,其破坏力可大可小,纵使史弥远多年阅历,仍无法估量赵与芮的能量究竟有多大。

  就在这时,一位黑色人影恍惚到了史弥远的耳边,汇报了情况。

  史弥远双眼猛瞪前方,皱眉道:“他真的出现在了沂靖惠王府?”

  “不敢隐瞒,千真万确。”

  史弥远飞速的转动了自己的大脑,思考良久后,说道:“莫泽,你速速前往城防营,控制那里的军队,若有风吹草动即刻镇压,而后全军调往城南。”

  “梁成大,你速速前往临安城南的城门楼子,关闭大门,不许进也不许出。”

  莫泽问道:“史相,何事如此慌张啊?”

  史弥远凶神恶煞的看向两人:“别问,快去办。”

  两人看着史弥远的表情,知道事关重大,也不敢耽搁,立刻动身,前往自己目标的地点。

  史弥远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知道我预想的情况会不会发生,但愿不会吧……”

  “呼~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赵与芮,这难道是你的宣战布告么?”

  ……

  临安城外,逸民大队已经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临安城,心中的欲望也愈发炽热。

  打头的丁家新家主鼓励道:“大家加把劲,到了临安,按丞相之意行事,我们便能过上以前的日子了。”

  吴家家主笑道:“是啊,推翻赵竑,惩治赵与芮!”

  蒋家家主也附和道:“对,严惩赵与芮!”

  这批逸民们有说有笑的,一百多里的路程愣是走了快一个月,也是没谁了,但他们心中就是这么自信。

  正当这群人雀跃的时候,远远的,尘土飞扬,旌旗蔽日。

  逸民们看不清楚,只知道前面有不少人。

  走进了之后,才发现那里是整齐的军阵,上万士兵怒目而视。

  军士们的目光,甚至让士绅们忘却了身体上的寒冷,取而代之的是骨子里的彻寒。

  蒋家家主向史弥远派来的使者问道:“孙大人,这…这是…来接我们的么?”

  史弥远派来的使者名为孙青河,孙青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史相没有给我提起这件事情啊。”

  孙青河心里犯嘀咕,但好歹也是史相的人,自然不会表现的太丢人,强打起精神后,说道:“你们在这儿别动,我过去问问。”

  孙青河挥动马鞭,纵马前行,来到了军阵面前。

  孙青河开口道:“敢问是哪部分的驻军?我奉丞相之命带领贵客赶路,诸位可否让开一条道?”

  为首的武将并不粗犷,沉着冷静,眉宇之间略带英气,除了曹弈还能是谁?

  曹弈开口道:“史弥远的人?”

  孙青河阴翳的警告道:“你竟敢直呼丞相名号,不怕丞相降罪么?”

  曹弈咯咯笑道:“史弥远霍乱朝政,倒行逆施,今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大人起义兵讨伐之。”

  “尔等逸民若放下武器还自罢了,若尔等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

  孙青河面目狰狞警戒道:“你可别后悔!得罪了史相,可没有好果子吃。”

  曹弈笑道:“呵呵~我有没有好果子吃,你下辈子便知道了。”

  说罢,宝剑出鞘,“呲啦”一声,孙青河滚滚人头落地。

  曹弈剑锋直指前方:“战鼓,起!”

  “咚!咚!咚!”

  “呜~~”

  战鼓响起,号角吹响,上万士兵看着残害他们家人的无耻劣绅,咬牙切齿,恶狠狠的扑了上去。

  逸民们哪里见过这等阵势,试图做出抵抗,但还未等阵势成型,上百人未经搏斗便被踩成肉酱。

  蒋家家主大喊:“别打了,别打了!我们认输了!”

  可杀红眼的军士们哪里听得到他们的呼喊呢?

  军士们眼中,这些人是欺侮他们家人的腌臜货,是掠夺他们家财的无耻之徒。

  军士们的心中,只想生啖其肉,寝其皮,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

  天空的暖阳挥洒的光芒逐渐淡化了士卒们暴戾的脾气。

  但逸民劣绅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短短半个时辰,逸民劣绅的八千人便只剩下一半多一点,抱头在地上,畏畏缩缩。

  曹弈命将士们将这群劣绅捆绑起来,让一位副将率领两个营一千人押送他们,然后亲率剩余将士飞速赶往临安。

  曹弈明白,他越早到临安,赵与芮和其兄长赵与莒便会越安全一些。

  虽然禁军倒戈,但史弥远还拥有城防部队,临安是一座坚城,没有攻城器械,可没那么好进的。

  ……

  同一时刻,赶往步军司驻地和马军司驻地的姚燧、卫谦两人鼓动了同僚对史弥远派来的人擒拿关押。

  而后步军司和马军司将士知道了赵与芮正在提兵入京,纷纷雀跃,士气大振。

  两地驻军在姚燧和卫谦的引领下,直奔临安而去。

  赵与芮率领的上万将士已然抵达了临安的城下。

  正将孟溪问道:“赵公子,我们缺乏强悍的攻城器械,单靠这些投石机,实在难以攻破临安的大门啊。”

  陈玠也沉思道:“是啊公子,我们该如何进城啊?”

  赵与芮看向临安,对着两位正将说道:“无妨,二位只管命令军士攻城即可,我在临安城内有些布置。”

  “我们里应外合,终能破城。”

  孟溪和陈玠瞬间明白,有了内应,进城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于是拱手道:“末将领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