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臣愿往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13 2019.06.01 18:41

  九月十二,早朝。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华岳手持象笏,走到殿堂中央,说道:“微臣有事启奏。”

  皇帝赵扩一看,是殿前司同正将华岳,心中大致明白他想说什么了。

  但还是问道:“爱卿何事?”

  华岳说道:“禀陛下,微臣上月曾讲过,但当时因北方战事原因,暂时搁置,时至今日,外站稍定,可以处理此事了。”

  赵扩问道:“可是临安下辖九县士绅强占土地一事?”

  “正是。”

  “陛下,士绅巧取豪夺,侵吞临安下辖九县百姓的田产,导致民怨四起,此事如不及时处理,恐生哗变啊。”

  但此时,史弥远也从一侧走来说道:“华大人危言耸听了吧。”

  “周边郡县中,或许的确有违制之事发生,但事要分轻重缓急,而今京东、河北节制司报告说即将收复沧州。”

  “其中的兵马驻防,官员调配,钱粮供给,哪一样不需要我等竭心尽力?”

  “边疆战事乃腹心之患,些许暴民乃肘腋之疾,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华岳心有不甘,继续道:“史相,黎民乃我大宋社稷之根本,岂能以暴民论之?”

  史弥远笑道:“华大人,当今我大宋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这些暴民不思报效国家,却为蝇头小利搅扰公事,如何不是暴民了?”

  赵竑此时走出来,接过话茬道:“史相,当今陛下之恩德教化远播四方,然天子脚下却发生这种事情。”

  “是百姓没有遵守朝廷法度么?不是,是他们吃不饱饭,穿不暖衣,才会有这样的怨言。”

  “些许士绅违制,却寒了百姓们的心,赵竑窃以为,此绝非肘腋之疾,而是动摇我大宋国本之事啊。”

  赵竑话落之后,魏成走了出来,拱手道:

  “殿下所言甚是,臣附议。”

  接下来是王潘:“臣附议。”

  真德秀、魏了翁也走了出来拱手道:“臣附议。”

  参知政事郑昭先也支持到:“臣附议。”

  不少大臣瞅着这是一次可以打击到史相的机会,纷纷站出来:“臣附议!”

  皇帝赵扩挥挥手:“朕知晓了,此事确实该加以整治。”

  史弥远也说道:“既然陛下发话了,那么诸位大臣,谁愿意去办呢?”

  此问话一出,朝堂顿时鸦雀无声。

  整治士绅,说的好听,做起来难。

  哪个士绅家里没在朝堂有点关系?谁还不是个混迹多年的地头蛇?

  巡视九县,只能收获一干民众的民心,得罪的可能是数不清的同僚。

  对于朝堂上这些明哲保身的大臣来说,可不是一件美差啊。

  众多朝臣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史弥远问道:“众位,为陛下分忧不是你等的本分么?怎么都畏畏缩缩的?”

  郑昭先走出来后说道:“微臣愿往。”

  皇帝赵扩说:“郑大人主持北方战事,你要走了的话,谁能填上你的空缺呢?”

  史弥远也说道:“而且郑大人的侄子受贿一事尚未了结,所以郑大人还是避避嫌的好。”

  郑昭先点点头:“臣明白了。”

  赵扩问道:“还有哪位爱卿愿意前往?”

  此时,赵与芮缓步走出来:“微臣愿往!”

  赵扩眉头微皱:“你?”

  “嗯,微臣上任将作监丞一个多月,终日无要事可做,如今能有一个为陛下分忧的机会,微臣愿意前往。”

  赵竑倒是心知肚明,毕竟赵与芮之前与他通过气,于是说道:“陛下,将作监丞年少有为,是此事的最佳人选。”

  “而且,儿臣听闻,昔日将作监丞在京兆府怒斥韩、霍二人,协助破案,处理此事再合适不过。”

  赵扩略微心惊:“竟有此事?”

  “嗯,此事京兆尹可以作证。”

  包嘉良也上前说道:“陛下,将作监丞的确才思敏捷,足堪重用。”

  皇帝赵扩沉思良久问道:“丞相怎么看?”

  史弥远躬身说道:“但凭陛下决断。”

  “好,宣旨。”

  “命将作监丞赵与芮为临安府观察使,替朕巡视临安下辖各县,惩治不法士绅。”

  而后赵扩又说道:“殿前司公事,划拨甲士三千组成观察使卫队,以表朝廷惩治不法的决心。”

  “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此行遇事无需禀报,朕授予你先斩后奏之权。”

  赵与芮道:“臣领旨!”

  ……

  “退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出了朝堂之后,工部侍郎莫泽、宗正寺薄梁成大二人凑到了史弥远跟前。

  莫泽道:“丞相,那将作监丞有些不老实,为何放任他成为临安府观察使?”

  梁成大也附和道:“还有那真德秀、魏了翁、魏成等人处处和丞相对着来。”

  莫泽提议道:“要不我等搜集下这些人的履历,参他们一本?”

  史弥远淡淡的看着他们说道:“这些人先不要动。”

  “为何啊?”

  “他们皆是重臣,动他们必须在手拿把攥的时候才可以,现在动他们不是提前‘决战’了么?”

  莫泽无奈道:“那我们就什么都不干么?”

  史弥远笑道:“怎么会,这些重臣动不了,廷议时候,那些喊着附议的墙头草不该清理清理么?”

  莫泽两眼放光:“丞相所言极是啊,这也是给赵竑他们的一个警告。”

  梁成大问道:“那赵与芮呢?”

  史弥远反而道:“宗正寺薄,你看问题莫要只盯着眼前。”

  “我且问你,现在我们的主要对手是谁?”

  梁成大说道:“当然是皇子赵竑啊。”

  “对,赵竑是我们的首要目标,赵与芮再怎么说也是赵与莒的弟弟,赵与莒是我们扶持的对象。”

  “与他们交恶,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么?”

  “再说了,虽然赵与芮最近有些不老实,但总归是要站在哥哥这一边的,不是么?”

  梁成大点点头说道:“那岂非任由赵与芮做大?”

  史弥远摇摇头:“怎么可能?赵与芮此行惩治士绅,会得罪不少王公贵戚,他以后能不能自保还是个问题。”

  莫泽又问道:“那殿前司调配给他了三千甲士,万一成为他手中的力量呢?”

  史弥远答道:“三衙驻扎在临安附近的数万大军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三千禁军而已,何足挂齿?”

  “你们且沉住气了,等陛下再病重一点,便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明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