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至暗时刻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91 2019.06.15 22:58

  万岁巷中,赵竑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幕僚也都不知所措。

  赵竑问道:“你们平时一个个不都号称足智多谋么?怎么到这种时候全都蔫了?”

  幕僚们闭口不语,只看着赵竑一个人干着急。

  赵竑在府外焦急的张望着,等待有人接他入宫。

  当他看见宫使的时候,他兴奋雀跃,立誓绝不再和史弥远相抗,安心做个守成之君。

  但宫使并没有在他的家门口停留,这让赵竑心生不安。

  当他看见宫使们朝着沂靖惠王府过去之后,他心中传来了不好的预感。

  他看见那些宫使们簇拥着一个人匆匆离去,心中已然有些明白。

  赵竑无力的回到府内,瘫坐在椅子上。

  他不傻,从沂靖惠王府里出来的除了赵与莒,还能有谁呢?

  也就是说,那触手可及的皇位,与自己再无缘分了。

  而且作为集团斗争中惨败的那个人,赵竑会面临何种命运不言而喻。

  琴女婉儿在昨日便失去了踪影,直到今日秦亨告诉他,婉儿是史相派来的,他才明白来龙去脉。

  赵竑如遭雷击,呆若木鸡,好像这周遭的一切都在戏弄他。

  赵竑以为只要他夹着尾巴做人,史弥远便不会为难他。

  可现实却给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一个他承受不起的玩笑。

  赵竑的双腿再也迈不开半点力气了,在他面前的只有死亡的恐惧。

  幕僚们也不敢说些什么,只能陪着自己的主人度过这最后一小段时光,或许在他们眼中,这是最后一丝清净了。

  但此时,太子中舍人秦亨站了出来,对着赵竑说道:

  “殿下,您是否认为此次必败无疑,毫无生路了呢?”

  赵竑惨笑道:“难道你不这么认为么?整个禁军、城防营、宫内侍卫都听史弥远的,我还能怎么办?”

  秦亨正色道:“殿下还有着最后一搏的机会。”

  赵竑哑然道:“哦?说来听听。”

  秦亨说道:“殿下,您是正统继承人,拥有大义名分,无论如何史弥远不会立刻杀您,而是会寻找机会杀您的。”

  赵竑疑惑道:“是啊,但有什么区别呢?横竖都是死。”

  秦亨拆解道:“为了让惠王殿下即位更有正统名分,他们一定会诏令殿下入宫,朝拜新的皇子。”

  “所以殿下会有一次直面史弥远的机会,那必定是史弥远最为松懈的时候。”

  “因为史弥远作为胜利者,在面对失败者的时候,一定会放松下警惕。”

  “殿下只需要当场手刃国贼,便会得到一条生路!”

  赵竑眼中恢复了一丝闪亮,似乎是在漫漫黑夜当中寻到了一丝光明,伸出手去,想要抓住它。

  但赵竑不敢做出决定,因为对于他来说,如何才能保证行刺史弥远不会失败,以及就算成功,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秦亨见到赵竑犹豫不决,便添油加醋道:“殿下,错过这一次机会,便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若不想任人宰割的话,只能主动出击。”

  赵竑担忧道:“就算是我动手真的成功了,我又该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呢?”

  “其结果不外乎就是被他手下的侍卫们乱刀砍死……”

  秦亨说道:“殿下,你不是一直怀疑我是史相的人么?”

  赵竑看向了秦亨,而后又轻轻点点头。

  秦亨摊开手道:“殿下,实不相瞒,我不是史弥远的人,我算是将作监丞赵与芮那方的人。”

  “将作监丞现在已经赶往殿前司驻军,平息了那里的哗变,并且整合禁军杀向临安。”

  “整个殿前司驻军数万人尽在赵与芮大人麾下。”

  “他让我对殿下保证,殿下奋力一搏,定会有人相助,而且事后必会保殿下平安。”

  “殿下兴许做不了天下之主,但是做个富家翁还是可以的。”

  赵竑苦笑了一下:“原来,这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么?族弟,你真是步步都算到了啊。”

  秦亨将一个布包放在了赵竑的手里。

  “殿下,这淬毒的软剑是梦蝶阁的珍藏,极软却锋利异常,见血封喉,殿下可以将其藏在腰间,必然不会被发现。”

  赵竑郑重地收下了,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我真能相信族弟的话么?”

  秦亨笑道:“首先,殿下没的选择,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再者,朝中不少臣工心中还是向着殿下的,赵与芮放殿下一条生路,也算是收了这批士子之心,利大于弊,何乐而不为呢?”

  赵竑叹了一口气:“唉~没想到我还有一点利用的价值。”

  “也罢,史弥远,你要我死,我绝不会坐以待毙,就算是死,我也要掰下你两颗牙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赵竑第一次提起了勇气,似乎这世间的一切都不那么可怕了。

  当然赵竑心中还是没有底气,或者说缺乏一点希冀……

  赵与芮告诉秦亨,若赵竑缺乏底气的话,便把另一样东西交给他。

  秦亨觉得,是时候拿出来了。

  秦亨靠近赵竑,轻声道:“殿下,你知道婉儿是史相派来的琴女,但不知道婉儿服侍殿下已久,早已生情。”

  “那位琴女婉儿已然身怀六甲,这是她亲手绣的肚兜。”

  “现在婉儿藏在梦蝶阁,殿下随时都能看她、带她走。”

  赵竑接过了那个朱红色的肚兜,眼角瞬间湿润,酸涩感充斥了眼眶。

  对赵竑来说,或许今日是他的至暗时刻,但只要度过了今日,未来,说不定更有些希望呢?

  赵竑彻底振作了起来,对秦亨和安远说道:“去告诉族弟,这件事情,包在族兄身上了,他史弥远也不是铁打的,就让我来试着终结他的生命吧。”

  秦亨和安远拱手道:“领命。”

  ……

  同一时刻,赵昀也就是赵贵诚,也就是赵与莒被接到了宫中,宫使在史弥远的授意之下,直接抬着赵与莒去觐见杨皇后。

  杨皇后此时坐在大殿上,看到了赵与莒的到来。

  杨皇后走了出来,将下车的赵与莒抱在了怀中。

  赵与莒轻声道:“沂靖惠王赵贵诚见过杨皇后。”

  杨皇后嗔怒道:“你已被赐名为赵昀,封为皇子,怎得还叫杨皇后呢?”

  赵与莒点点头,叫道:“欸~母后。”

  杨皇后甚是欢喜,笑道:“汝今为吾子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