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借刀杀人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462 2019.05.29 20:44

  原来,包嘉良私下将三千文真币装入了一个袋中,又将同等质量的四千文伪币装入了另一个袋中。

  借此,让霍思邈哑口无言,百口莫辩。

  “唰”

  一盆水泼醒了昏迷中的霍思邈,包嘉良淡淡道:“霍大人,案子还没结束,你怎能晕过去呢?”

  霍思邈早已耷拉着脑袋,趴在了地上。

  霍思邈心中极为愤恨,在包嘉良转身指导记录案情时,偷偷问道韩封:

  “为什么两袋钱币个体的重量会不一样?”

  韩封无奈道:“废话,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今年能多造两万贯钱?”

  “韩封!原来你偷工减料,你可是害惨我了。”

  韩封怒道:“霍思邈,分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变脸也太快了吧!”

  “哼,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瞒着我。”

  “我本来打算明早告诉你的……”

  记录完之后,包嘉良走了过来,说道:“韩大人,霍大人,二位可有要辩解的地方么?若是没有的话,本官便要依律治罪了。”

  霍思邈咬咬牙:“韩封,赶紧想办法,私铸钱币要被判处绞刑的!”

  韩封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包大人,你可要想清楚,我们是丞相的人。”

  “在这临安城,得罪了丞相,后果,包大人你自己掂量下吧。”

  包嘉良问道:“你是在威胁本官么?”

  韩封拱手道:“据实相告罢了,还望包大人高抬贵手,届时必有厚报。”

  包嘉良轻笑道:“痴心妄想,你当这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么?”

  韩封心道:“反正撕破脸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否则就要小命玩完了。”

  上前一步嘲弄道:“包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我看没有丞相的命令,谁敢动我?”

  “啪!啪!”

  赵与芮双手鼓掌道:“韩大人,你好厉害哟,真当你在这京城一手遮天了么?”

  霍思邈也上来助拳,嘲弄道:“这儿哪有你说话的份?”

  赵与芮向前迈出两步,双眼直视霍思邈与韩封,说道:

  “包大人上承天命,是天子钦点的命官,是谁给你们的权力戏弄本朝官员?”

  “太祖皇帝订立律法,下顺民情,是谁给你们的权力,蔑视朝廷法度?”

  “史相为百官之首,以身作则,是谁给你们二人的胆量来狐假虎威?”

  韩封伸出手指指着赵与芮急切说道:“你!你!…”

  赵与芮一拳抡开了韩封的手指怒斥道:“你是想说,是史相命你二人嘲弄京兆尹么?是史相命你二人违背法度么?”

  韩封怒道:“我没有这么说过!”

  赵与芮呵斥道:“那你张口史相,闭口史相,你当台下的黎民百姓们都是聋子、瞎子么!”

  赵与芮转身对着百姓们说道:“百姓们,此二子韩封、霍思邈私铸钱币,年入十万贯有余,威胁官员,污蔑丞相,他们有罪么?”

  台下的民众们有十数人举起了自己的手:“有罪!”

  “有罪!有罪!”

  赵与芮又对着韩、霍二人道:“你二人侵吞国家财富,蔑视朝廷法度,构陷本朝大臣,纵使处你二人绞刑也是天理昭昭。”

  “可笑你二人仍一意孤行,执迷不悟,不思悔改。”

  “今日就算是神仙下凡,你二人也必将绳之以法!”

  韩封讥笑道:“再说大话之前,先看看你后边来的是谁吧?”

  赵与芮笑着摇摇头:“呵呵,难道史相不这么认为么?”

  众人定睛看去,从朝堂中闻讯而来的史弥远缓步走到了台前,轻声说道:“包大人,万事尽有朝廷法度,宵小之言,不必挂怀。”

  包嘉良拱手道:“史相英明,下官定会依律办事!”

  这时,脸色大变的韩封吼道:“史弥远!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你居然落井下石!”

  霍思邈也怒道:“史弥远,我等将钱币运往你…”

  话音还未说完,赵与芮来到了霍思邈的背后,朝着脖颈便是一记手刀。

  霍思邈瞬间便再度昏厥过去。

  赵与芮笑道:“失了智的疯狗就会到处乱咬人,你说是吧,史相?”

  史弥远轻轻捋着他的胡须淡淡道:“我还真是看走眼了。”

  赵与芮心道:“一语双关么?看来我最近活动着实频繁了些,惹住这位铁老虎了。”

  赵与芮说道:“史相肩负国家,日理万机,偶尔看走一次,也情有可原。”

  史弥远思索一番后问道:“与芮,这将作监也空了下来,不如,便由你来当吧。”

  赵与芮心神巨颤:“这…”

  史弥远笑道:“我看你颇具才干,交给你,我放心。”

  而后,便离开了赵与芮身边,对着包嘉良说道:

  “嘉良啊,此二人罪大恶极,我看明日便腰斩于菜市口,家产充公吧。”

  包嘉良本欲辩驳,但看着史相坚定的眼神,只好作揖道:“便依丞相所言吧。”

  史相眼见这里事情已然解决,便离开了京兆府,丢下了一脸茫然的韩封和昏倒在地的霍思邈。

  史弥远离开京兆府之后,身边的黑影闪动。

  史弥远轻声道:“从今日开始,右监门卫大将军府全面警戒,尤其是新将作监丞,给我盯紧了。”

  “明白。”

  史弥远略有深意的看了京兆府一眼后,便离开了这条街道。

  审案结束后,赵与芮被包嘉良留下继续完善韩、霍二人的罪状。

  等待中的赵与芮头皮发麻,心道:“姜还是老的辣啊,史相,真的是让我一次又一次的刮目相看啊。”

  顾瑧疑惑道:“赵兄,史相为何要拔擢你成为将作监丞?”

  赵与芮苦笑道:“以退为进,史相看准了我想要将作监丞这一职务,便不加阻挠,给了便是。”

  “这就是身为上位者绝对的自信,他根本不怕我扑腾出什么浪花,就算是再大的浪,他也有把握一根手指头压下去。”

  “相反,我被拔擢之后,反而如坐针毡,一旦冒头,便立刻会被史相的爪牙们逮住。”

  “到那时,我插翅难逃。”

  顾瑧明白之后便问道:“这便是引蛇出洞?”

  “嗯,看来史相并没有完全相信我通过婉儿传给他的话,想必是要继续观察一段时间了。”

  “顾兄,你去做一件事情。”

  “你说。”

  赵与芮轻声道:“右监门卫大将军府邸地处城北,府邸内土质较为疏松,并不坚硬。”

  “隔着将军府府邸邻家的邻家目前是一处空闲之地,你让程万金暗中出资买下,而后挖一条通向我的居室的地道。”

  “以后,我们便要通过地道联系了……”

  顾瑧听完之后,说道:“知道了,那我还要回到府邸当中么?”

  “回来,你要是不回来,会让他们起疑的,你现在就去传话,而后我们在和乐街碰头,一道回府。”

  “好。”

  说罢,顾瑧便离开了京兆府。

  少顷,包嘉良坐到了赵与芮旁边,轻声道:“赵公子,本案多亏你鼎力相助啊。”

  赵与芮笑道:“哪里哪里,这还是包大人铁面无私,足智多谋,才没有让奸佞之辈逍遥法外啊。”

  包嘉良淡淡道:“为国为民,职责所在,何足挂齿。”

  而后话音一转:“倒是赵公子利用公器和丞相,借刀杀人,才是神机妙算啊。”

  赵与芮心中一凛,感叹道这儿的人怎么都如此机智。

  赵与芮立刻放下了手中茶杯,来到了包嘉良面前,躬身,双手作揖道:“还望京兆尹教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