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反客为主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52 2019.06.05 18:17

  赵与芮轻轻拍了拍衣袖说道:“老兄,怎么不能是我们?”

  那大汉正是赵与芮和顾瑧在农田中遇到的那位。

  大汉走到农妇旁边问道:“婆子,你没给他们说什么吧?”

  农妇正欲答话,却被顾瑧抢先说道:“老兄不用掩饰了,我们已然知晓。”

  大汉垂下了头,耷拉着个脑袋懊悔道:

  “我就不该与你们搭话,唉~”

  “婆子,你先进去吧。”

  那农妇看见此情此景,明白自己话太多说漏了嘴,只得回屋。

  大汉拱手道:“在下李肆,两位应该是观察使大人的手下吧?”

  赵与芮问道:“李兄,你为何会这样想?”

  “其实,今日拂晓,已有飞鸽传书告知仁和镇所有人,严禁和外乡人谈论韩家之事。”

  “因为观察使大人手下正在四处巡视。不过今日无奈被两位捅破。”

  “李肆敢请二位速速离去,切莫要再呆在这里了。”

  赵与芮摇头道:“李兄,既然我等已经来到此地,便不会轻易离去。”

  “李兄若不愿相告,恐怕也难逃干系,指望韩家的宽恕不如助我等一臂之力,搬倒韩家。”

  李肆愁眉道:“这绝不可能,我这小民哪里惹得起你们啊。”

  赵与芮低声道:“李兄,你可要想好了。”

  “你说了,得罪的是韩家,你不说,得罪的便是观察使大人。总归要得罪一方,为何不选择与自己有利的一方呢?”

  李肆反问道:“你又因何保证观察使大人会处置韩家呢?”

  赵与芮笑道:“因为我就是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同时亮出来了观察使红铜大方印。

  李肆心里一咯噔,嘴唇打颤道:“你…你你…”

  “李兄,韩家那远水,可解不了你这近渴啊。”旁边,顾瑧的三尺青锋若隐若现。

  李肆彻底蔫了,无奈道:“大人想问什么便问吧,但求保住小人一家性命。”

  “这你放心。”

  赵与芮整理好思路之后问道:“李肆,韩家家主韩温可有侵吞田地之事啊?”

  “有,仅仅这仁和镇便被侵吞田产六千亩,整个仁和县估摸着得有四五万亩了吧。”

  赵与芮又问道:“你等为何惧怕韩家?只言片语,那远在数十里外的韩家怎么知道的?”

  “韩家在每一个镇、坊、市、街都有人驻守,他们在民众当中也有很多眼线。不瞒大人,小人也是他们的一个眼线。”

  赵与芮冷眼道:“你为韩家提供情报,能够换得什么?”

  “我家是佃户,租着韩家的二十亩田,作为眼线,租子减半,这样我一年便可得米四十二石。年末还有五贯赏钱。”

  赵与芮问道:“那你拿着出卖邻里的昧心钱,花着可还舒坦?吃着韩家赠予的嗟来之食,吃得可还爽快?”

  李肆反驳道:“大人哪里话,李肆怎不知这是在助纣为虐,但李肆一力自保,对得起家人。”

  “李肆,我不需要你做一个为国为民的圣人,但也不会让你做一个祸害邻里的蛀虫。”

  赵与芮拍了拍李肆的肩膀说道:“既然你心中自有思量,我便不再多说什么了。”

  说罢,赵与芮便和顾瑧离开李肆的家院。

  临走时李肆突然站起来说道:“大人,李肆虽一无用之民,但若大人决心打倒韩家,李肆愿出来指证。”

  赵与芮摆了摆手:“那就老实在这儿呆着,有需要你的一天,那时,便是你赎罪的机会。”

  李肆猛的点头道:“是!”

  ……

  夜晚,两人来到了崇贤镇,汇合了白文瀚一行人。

  五人交换了一下情报,所得大致相仿。

  赵与芮当即拍板,立刻赶往仁和县县衙处。

  县衙中,坐立不安的仁和县县令周裳在县衙内来回踱步。

  曹弈边喝茶边说道:“周大人稍安勿躁啊,坐下来喝口茶。”

  周裳应承了一下,然后坐在椅子上。

  当然了,这种时候周裳冷静不下来,来回抖腿。

  周裳的担忧是有原因的。

  他和沈潜是同一届的进士及第,而后被封为了朝廷的县官。

  当他听说到沈潜的状况后,便在心中暗叫不妙。

  他收受的贿赂比沈潜只多不少,若是观察使大人责罚下来,自己这乌纱帽保不住不说,这小命都不知道能不能留住。

  周裳唯一的希望,便是韩家在京城当刑部侍郎的韩舟能够弹劾赵与芮,让皇帝罢免观察使。

  所以现在,等待消息的周裳除了干着急,没有任何办法。

  而这一切都被曹弈看在了眼里。

  曹弈心中倒也乐呵,看着这种慌不择路的表情,着实可笑。

  临近正午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一位公子带着几个侍卫走进了县衙。

  曹弈拱手道:“参见观察使大人。”

  周裳还未咽下去的茶水喷了出来,急忙站起来拱手道:“请恕下官无礼,仁和县县令周裳参见观察使大人。”

  赵与芮讥讽道:“周大人,这仁和县当真是一片繁华,民心归附啊~”

  周裳汗珠从额头流到了下巴上,说道:“是…是…是啊。”

  “是什么是,周裳,你玩忽职守,懈怠县务,导致民怨四起,你可知罪?”

  周裳反驳道:“大人,冤枉啊大人。”

  赵与芮说道:“周裳,每一个有罪的人都会说自己冤枉,但又有几人是真的冤枉呢?”

  “放心,你若当真不知情,不会冤枉你的,不过这几日你便呆在县衙里吧。”

  而后,赵与芮一挥袖,雷厉风行道:“文翰暂且代县丞,曹弈暂且代县尉,主持县务。”

  白文瀚和曹弈拱手道:“领命!”

  周裳瘫倒在了地上,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但很明显,就算是赵与芮倒台了,他恐怕也难逃惩处。

  几个县卒走了进来,架着周裳软禁到县衙当中,以待审讯。

  之后,赵与芮说道:“曹弈,我们去拜访一下韩家。”

  曹弈惊恐道:“大人,会不会有危险?需知狗急了也会跳墙,这韩温急了不知道干什么。”

  “所以大人若要去韩家,一定要带着甲士同行。”

  赵与芮笑道:“曹将军多虑了,就算是急了,他们也不敢动手。”

  “为何啊?”

  “韩家虽作恶多端,但是依律惩处的话,也就是籍没家财,罚钱服徭役一类的。”

  “但要是他们胆敢对朝廷命官下手。”

  “那可是谋逆的大罪,涉事者会面临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曹弈这才安心下来:“那大人,末将来带路。”

  “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