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暗流涌动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00 2019.06.19 22:15

  六月中旬,距离“血色皇冠”已经过去了四个月。

  当时震动整个临安的大事也逐渐从百姓们心中淡化掉。

  这件事也只是偶尔当成人们饭后谈资时会被提起,其余时候,人们似是已经忘掉了。

  赵与莒自从当上皇帝之后,便每日独坐深宫,批阅奏章。

  赵与莒心中暗自腹诽道:“朕总算是明白贤弟为何不想当这皇帝了。”

  “当个明君贤君可真累,成天忧心国事,朕才十七岁,头都有点开始秃了。”

  “与芮倒好,国事推给一帮大臣,自己躲到了荣王府,天天鼓捣着酿酒和泥巴。”

  “不过他酿的酒确实够劲啊。”

  “朕不能让他这么闲着,得让他出来活动活动了。”

  城西南,荣王府没有立于城北,而是建在了城南。

  赵与芮美其名曰与民同乐,不能离开民众太远。

  当然不少文人雅士看穿了赵与芮心中的小九九。

  几个富家公子在茶楼里喝茶时候,对赵与芮此等行为嗤之以鼻。

  一位公子哥不太理解便问道:“为啥你们都对荣王殿下意见这么大呢?荣王不是做了很多好事么?”

  另一位公子哥抿了口茶说道:“一码归一码,他为政清廉有为,这没的说,我们鄙视的是另外一件事。”

  “哪件事啊?”

  “笨,你说为啥荣王府要建在城南呢?”

  那位公子哥摸了摸额头:“不晓得,为啥啊?”

  坐他对面的公子哥嘟囔道:“你看荣王府旁边是哪家的不就明白了。”

  那人想了想:“我透,居然是梦蝶阁!”

  值得一提的是,近几个月因为荣王殿下经常使用“我透”这一感叹词,作为临安最负盛名的传奇,便引得整个临安人士都用起了这个感叹词。

  对面的公子哥哼道:“明白了吧?荣王殿下每天都找借口偷偷的往梦蝶阁跑,我看就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明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啪。”

  旁边的一个公子哥瞬间就是一巴掌上去。

  “咋说话呢你!荣王殿下是黄鼠狼不假,可秋蝶姑娘岂是你如此称呼的?”

  那人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抱着头求原谅道:“我透,我错了还不行么……”

  就在一旁喝茶的赵与芮差点直接喷出来。

  赵与芮腹诽道:“我透,我不就想讨个媳妇吗?我有错么我?”

  “两辈子单身还不能自救一下么……”

  一旁的顾瑧似是看出来了:“殿下啊,今天还去梦蝶阁么?”

  “不去了!回去,都吃了一个多月闭门羹了。”

  “嘿嘿~好嘞。”

  赵与芮回到了自己的荣王府,躺到了舒适的榻上。

  因为赵与芮枕不惯硬枕头,专门让将作监的工匠赶制了一个软软的枕头,当然这其中少不了周围人鄙夷的目光。

  赵与芮感慨道:“我一个现代人的生活习惯还真是处处不合群啊。”

  ……

  六月的天,临安正值梅雨时节,虽说每天下的雨不是很大,但是一个月二十天都在下雨,这就让人有点忍受不了了。

  赵与芮原本就是个北方人,哪怕换了个躯壳,生活习惯也是个北方人。

  对这种湿热的气候,赵与芮无可奈何,只能找仆人拿扇子扇。

  赵与芮心道:“话说以后都没有空调了,日子可咋过啊。”

  “咳咳”

  门口一声咳嗽声,又把他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皇兄,您来了。”

  赵与莒站在门口说道:“我看贤弟最近几个月甚是悠闲啊~”

  赵与芮急忙修正道:“陛下该称呼自己为‘朕’,口头话还是不要如此随意了。”

  赵与莒摆摆手:“你少来,难得出趟宫,还不让为兄放松一下,这皇位坐的可真是难受啊。”

  “渍渍渍,别抱怨了,多少人想坐还坐不上呢。”

  “起码贤弟不想,是么?”

  “那是~做不好要遗臭万年,做得好又太累了,还不如当个亲王,挺好的。”

  赵与莒无奈的摇摇头:“好了,言归正传,与芮,你最近有没有感受道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赵与芮正色道:“有感觉道一些,一来,我们的强邻有些不太安分了;二来,红袄军的首领李全虽然表面依附于我大宋,但此人野心极大,总感觉是个祸患。”

  赵与莒颔首道:“正是如此啊,前些时日,曹弈派出去的斥候来报,边关金人商贾往来频频,来者不善啊。”

  “嗯,当是那边的人也想要知道我们的情况。”

  “贤弟认为朕该如何行事为好呢?”

  “陛下心中自有决断,用不着与芮多说,吾等应该更多的先把关注点锁定在李全身上。”

  赵与芮撇了撇嘴:“李全原本也是热血男儿,可现在不服王化,收买将领,吞并了整个忠义军,并且以此为本钱,跟朝廷讨价还价。”

  “将来肯定有着进一步的打算,说不定想学史弥远那样,控制整个朝堂。”

  赵与莒皱眉道:“贤弟认为,内忧大于外患么?”

  “嗯,是这样的,蒙古西征即将结束,他们将腾出手来,全力收拾金国人了,金国人也势必抽不开身对付我们。”

  “当前最为紧要的,还是要激励朝野士气,振奋军心,士农工商全面发展,为未来必将来临的战争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而李全,恰恰是想要动摇地基的关键人物,吾等务必要尽早收拾掉他,以防尾大不掉,拖缓吾等的步伐。”

  赵与莒拉下脸问道:“和原来策略一样,引蛇出洞?”

  赵与芮颔首道:“嗯,刺激他的同时,在内部分化他的势力,最终将他彻底瓦解掉。”

  “贤弟还是一如既往的坏啊~”

  “皇兄也不遑多让啊~”

  赵与莒笑道:“呵呵~此事就这么定了,曹弈前些时日来禀报说,三司军队已经整合完毕,可以统一部署了。”

  “好,我也应该动动窝了。”

  “贤弟主外,朕坐镇临安。”

  赵与莒担心道:“贤弟注意安全,李全手下号称数十万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赵与芮笑道:“呵呵~无妨,数十万大多流民而已,真正具备战斗力的寥寥无几。”

  “待我将殿前司驻军训练齐备,两军开战,便是虎入羊群。”

  赵与莒点头道:“既然贤弟这么有信心,那么朕便拭目以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