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李代桃僵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65 2019.06.05 22:21

  仁和县,韩宅。

  韩温、韩凛以及钱家家主钱翼正在堂内会谈。

  钱翼担忧道:“老韩啊,观察使大人来到了咱们仁和县,你是这儿的老大,你可得做主啊。”

  韩温摇摇头:“老钱啊,观察使来势汹汹,我能有什么办法?还不全赖我那个堂弟在朝堂走动。”

  “咱们得想办法度过此劫啊。”

  韩凛此时递给了韩温一张纸条,韩温打开了纸条,看了一会。

  看完后,韩温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下来,笑道:“韩凛啊,你做的太好了!”

  钱翼疑惑道:“老韩啊,啥事这么开心啊?”

  韩温顾左右而言他:“呵呵~没什么,是我那梦蝶阁里的老相好,你懂得。”

  钱翼抚着胡须会议道:“哦~~”

  两人茶还没喝几杯,就有个仆人急匆匆的跑过来。

  “老爷,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和观察使卫队正将曹弈来访。”

  钱翼心中大惊,而韩温却面不改色道:“老钱啊,走,我们去见见观察使大人。”

  钱翼点头:“好,走。”

  两人检查了自己的衣冠穿戴之后,便立刻赶往门前,迎接赵与芮和曹弈。

  赵与芮和曹弈两人在仆人的带领下进入了韩宅。

  一进门便看到了前来迎接的韩温、钱翼。

  韩温、钱翼拱手道:“观察使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赵与芮轻轻摇头:“哪里,与芮未提前通知,便自行前来,又是礼数啊。”

  韩温立马摇头:“没有没有,观察使大人前来,令小宅蓬荜生辉啊,大人,里面请。”

  “好,请。”

  赵与芮跟着韩温走进了韩宅的内堂。

  进去之后,赵与芮坐到了首座的位置,曹弈坐在了他的一侧。

  韩温、钱翼二人则分开为东西两侧而坐。

  赵与芮先开口说道:“与芮上承天命,特来彻查豪强劣绅侵吞土地一事,不知二位是否知晓啊?”

  韩温面不改色,说道:“韩温知道,我韩家上下必会竭力配合大人彻查此事。”

  “哦?韩家主就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牵扯进来么?”

  韩温义正言辞道:“行的端,坐得正,我韩温从未做过亏心损法之事,又何来担忧呢?”

  “就算是韩家当中有人牵扯进去,那也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啪啪。”

  赵与芮拍掌道:“好,若是都像韩家主那么配合的话,想必圣上也会宽心的。”

  “那是那是。”

  赵与芮低声道:“可是我听说韩家主手下的一些仆人啊……”

  韩温问道:“韩凛,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叫你约束好他们么?”

  韩凛急忙上前说道:“老爷,大人,我也是才知道,那些人明面上一套,暗地里一套,我百般逼问之下,他们才说出实情。”

  而后吼了一嗓子:“把人给我带上来。”

  话音刚落,五六十名家丁被绳子捆住押解到了赵与芮面前。

  韩温拱手道:“大人,这事,你看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些人大人您尽管发落就是了。”

  赵与芮点头道:“好,韩家主,把他们押往县衙吧。”

  韩温转过头:“大人都发话了,没听见么?”

  韩凛急忙道:“是,你们几个,跟我走!”

  于是韩凛急忙押解着五六十名家丁,离开了韩宅,前往县衙。

  赵与芮抿了口茶说道:“韩家主,你这茶甚是清香,是你们自己种的么?”

  韩温脱口道:“是啊。”

  赵与芮皱着眉头看向了韩温:“可我记得韩家祖上的田地都在平原地区啊,哪里来的茶田呢?”

  韩温瞬即明白赵与芮此话何意,不过早有准备,立刻回答道:

  “大人,这茶田是嘉定十年的时候,我托人承包下来的,每年会给当地农户按亩计价,决计不会亏待他们的。”

  赵与芮似有所指:“可我怎么听到有的人向我抱怨,说是日子过不下去了呢?莫不是…”

  韩温答道:“大人,那都是些刁民,谎话连篇,做不得数的。”

  韩温笑着摆了下手:“来人,把那个箱子搬上来给大人瞧瞧。”

  几个仆人抬上来一个箱子,韩温将箱子打开,里面是厚厚的一沓子地契。

  韩温说道:“大人您看,这都是经过官府核查过的,绝没有任何虚假之处。”

  赵与芮仔细的翻查了一会儿,的确没有任何的漏洞。

  当然了,那些抱怨也都是赵与芮用来诈韩温的,就算是找来乡民们对峙,按照乡民畏惧韩家的态度,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眼看此计不成,只能摊一次牌了。

  赵与芮将地契放回箱子中,对韩温说道:“韩家主,与芮还有一事不明。”

  韩温伸出一只手说道:“大人请讲。”

  赵与芮说道:“按照仁和县对于田亩拥有者的统计。”

  “韩家主成为家主之前,韩家共计拥有田亩六千五百余亩。”

  “但是自嘉定七年韩家主成为家主后,短短七年,韩家竟已拥有田亩六万三千七百亩。”

  “与芮虽非经国济世之才,但也颇通商贾之道,敢问韩家主是如何牟取此利的?与芮可否一知啊?”

  韩温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身边许久未说话的钱翼也感觉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紧张感。

  钱翼暗暗佩服赵与芮的胆识,竟然敢深入虎穴碰韩温这只铁老虎。

  这里毕竟是韩宅,要是韩温当真撕破了脸,赵与芮必然没有好下场。

  钱翼不知道韩温到底有没有胆量对赵与芮动手。

  如果韩温不动手的话,就只能任赵与芮宰割了。

  若是动手的话,将来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但起码可以逼赵与芮就范,保住基业。

  当然这一切就看韩温怎么选择了。

  韩温摸了摸额头说道:“大人,这…官府登记有误啊!”

  “我韩家什么时候这么家大业大了,自我嘉定七年成为家主后,我韩家田产只不过从六千五百亩增至七千七百亩,这从哪蹦出来了四万六千亩地啊?”

  赵与芮眉头一皱:“哦?竟有此事?”

  韩温说道:“对啊大人,您仔细看下这些地契,加起来只有七千七百亩,其他的地与我无关啊。”

  赵与芮诧异道:“那为什会有…”

  正在困惑的时候,门口,顾瑧突然来到了韩宅。

  顾瑧走了过来,将一封信递到了赵与芮手上。

  赵与芮打开之后看了一会儿,而后问道:“韩温,这信是你写的?”

  韩温说道:“正是我写的大人。”

  赵与芮收起信,向门外走去,然后对曹弈说了一句话。

  “把钱翼给我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