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望殿下留步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72 2019.06.21 20:27

  士兵们在赵与芮这个“妖魔”的摧残之下苦不堪言,虽说有赏钱激励,但还是倍感辛劳啊。

  饶是如王河这般的健壮之士,站的都有些双腿打颤了。

  营指挥使方笙向赵与芮问道:“殿下,为何光站立都要如此繁琐?这站立站好了也不能提升军队战斗力啊。”

  赵与芮摇头道:“指挥使啊,话不是这么说的,让士兵们整齐划一的站立,是要让士兵们深刻的明白服从命令的重要性。”

  “这是纪律的问题,吾等大宋将士之所以沙场上被人嘲讽为不堪一击,原因之一便在于军纪涣散。”

  “我们要从根源解决问题,要让士兵们坚决的服从命令听指挥,这样的军士才有可能成为一支常胜之师。”

  方笙恍然大悟:“多谢殿下指点。”

  赵与芮点点头:“不过第一天吗,训练强度也不能太大。”

  方笙急忙说道:“是啊是啊,士兵们的忍耐力都是有限的。”

  赵与芮笑道:“好了,大家伙都蹲在那儿休息休息,一刻钟后我们继续。”

  “…蹲?”

  赵与芮露出了温暖纯真的笑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

  方笙无奈道:“殿下,士兵们身着甲胄,蹲着多有不便啊,不如坐着……”

  “那不行,不想蹲就站着吧~”

  “……”

  士卒们虽然口中能抱怨,但是身体却跟不上,只能用尽一切站着也能舒服的姿势来休息了。

  一刻钟之后,赵与芮重新集结的口令响起时,士卒们眉头紧锁,怒目而视。

  仿佛那个亲善待人的荣王殿下一去不复返了…

  士卒们操练了一整天之后,迅速回到营帐之中,瘫倒在就寝的地方,沉沉的睡去了。

  当然,除了那些被罚做去洗裆裤和足衣的人。

  第二天,赵与芮卯时便来到了军帐当中把这群人喊醒了。

  士兵们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了起来,口中不停地抱怨。

  赵与芮并不在意,把这伙人带到了校场之上,进行了一个时辰的特训。

  整整一周的时间,赵与芮将基础的站立,队列,左右转这些基础的步骤教给了士卒们。

  每日的训练如恶魔的低语一般萦绕在每位士卒的耳畔。

  士卒们精神相当的疲劳,最害怕每天早上听到赵与芮的声音,更害怕看见赵与芮和善的微笑。

  不过,在训练了七天之后,士卒们也发现整个营五百号人竟然能够做到整齐划一,口号响亮,队列整齐,甚至很多人都下意识的规范自己的动作,看起来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虽然有点扎心,但这在大宋的军队里面简直闻所未闻……

  赵与芮看着火候差不多了,可以进行下一阶段的训练了。

  赵与芮将士兵们聚拢起来,问道:“兄弟们,经过近七日的训练,你们已经基本完成了整齐划一这一要求,所以从明天开始便不用训练这个了。”

  饶是方笙都有些扛不住,瘫在地上喊道:“天呐,终于不用练这个破玩意了。”

  王河附和道:“简直不是人练得东西……”

  其他士兵也都长舒一口气,嘴角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赵与芮不太明白他们在高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们今天开始下一阶段的训练。”

  “噗~”一位正在喝水的士卒瞬间将水喷了出来。

  方笙撇嘴道:“殿下,我没听错吧…还要练?”

  赵与芮鼓励道:“方指挥使,你的耳朵真不错!”

  方笙咽了口吐沫,四肢乏力的瘫倒,而后抽搐了起来。

  赵与芮不慌不忙,掰着他的脚尖,很快让他恢复了知觉。些许的愤怒情绪充斥在了赵与芮的脸庞上。

  赵与芮将所有人聚成了一团,正色道:“哼~本王原本以为你们是军中精锐,不畏艰难,能吃苦,才决定带你们训练。”

  “看看你们的样子,只是听到要训练便畏惧成了这个模样?”

  “曹统领向本王保证的精锐就是这种窝囊的废物?”

  几个士兵被这么一骂,登时坐不住了,一位士兵问道:“殿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你是亲王,我们尊敬你的为人,但也不能随意侮辱我们!”

  赵与芮嗤笑道:“侮辱?侮辱你们的是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的样子,才训练了几天就不行了,真是一群只会混吃等死的饭桶,除了消耗粮食,毫无用处!”

  几位士兵艰难的爬了起来,皱眉道:“荣王殿下!你…”

  “怎么了,想反驳我?”

  “好啊,本王给你们机会,你们现在就可以来揍我一顿,前提是你们打得过。”

  说完,赵与芮指着最开始质问的士兵:“本王问你,从训练开始到目前,本王可曾在你们训练的时候偷过懒?”

  那名士兵一回忆,突然想道:“是啊,荣王殿下好像从来没有在我们训练的时候休息!”

  赵与芮淡然道:“今日,本王才年满十五,本王能做到,你们为什么做不到?”

  “你们个个号称百战余生?我呸!不过就是金人、蒙古人手下的残兵败将,何足挂齿?”

  “你们也配称为锐士?真正的锐士是当年北伐的岳家军!你们算个什么?”

  所有士兵都羞愧的地下了头,士兵们心道:“是啊,我们好歹也是殿前司的精锐,居然连几天训练都撑不住……”

  方笙上前拱手请罪道:“荣王殿下,方笙治军不严,敢请治罪!”

  “呵呵~治罪倒不必了,这支军队…没救了~”

  说罢,赵与芮转身便离开。

  所有军士虽身着甲胄,却纷纷下跪道:“望殿下留步!我等愿受罚。”

  赵与芮步伐不减,军士们齐声呐喊道:“望殿下留步!”

  赵与芮这才停住了脚步,说道:“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把甲胄给我脱掉!全身轻装,看到那棵毛白杨没有?”

  “白杨树距离校场大约一里,来回五次,也就是十里路。”

  “全军轻装,十里快跑!本王也会跟你们一起跑的。”

  “要是谁落后于本王的话……嘿嘿嘿~”

  赵与芮的笑容让军士们集体发毛,士兵们来不及细想,迅速脱掉了甲胄。

  士兵们心道:“我们当兵的难道还跑不过你一个娇生惯养的亲王么?”

  “额…荣王好像不是娇生惯养的那种…不管了,难道我们二十好几的人要输给一个少年不成?”

  “这传出去可忒丢人了。”

  赵与芮率先扔掉甲胄拔腿边跑,身后五百士卒见状,嗷嗷叫的往前冲了过去。

  一营的举动甚至吓傻了前来视差的曹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