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放开手去做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232 2019.06.06 19:55

  仁和县县衙。

  曹弈困惑道:“大人,那韩温的信上写的什么?”

  赵与芮苦笑道:“韩温揭发钱翼七年来侵吞土地四万六千余亩,且每亩都有地契和县衙的备案为证。”

  “而且信上还有周边十余个保长的联名指证,铁证如山……

  曹弈怒道:“这分明就是李代桃僵之法,钱翼完全成了替罪羊啊。”

  “难道那韩温就不怕钱翼把他的底子都给抖出来么?”

  赵与芮摇摇头:“韩温他还真不怕。”

  “为啥啊?”

  赵与芮苦涩道:“首先,钱翼被逮住了,但他的家人不知踪迹了,你明白的…”

  “再者,韩温弃车保帅,舍弃掉四万六千亩的土地,说明他的胜负手不在仁和县,所以采用了隐忍之法。”

  “我估摸着,临安那边我已经被弹劾了,韩温等的是我的倒台。”

  曹弈担心道:“大人,您远离京城,他们趁虚而入,很容易得手啊……”

  曹弈知道,若是京城中的官员上书弹劾的话,那些被整治过的士绅亲属们,必然群起响应。

  那么赵与芮就很有可能因此倒台。

  这是曹弈所不愿看到的,丞相虽然让曹弈观察赵与芮的行迹,但曹弈打心眼里佩服赵与芮。

  要是赵与芮倒台了,那禁军将士家中的田地肯定彻底没了着落,民心军心必然低落。

  赵与芮笑道:“无妨,我虽不在京城,但我的兄长在那里。”

  “换言之,只要兄长在,与芮便是安全的,放心好了。”

  曹弈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大人,你为什么对令兄这么有信心?”

  赵与芮目望东方喃喃道:“因为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些许风雨,岂能阻挡我兄弟俩的脚步?”

  …………

  临安府,早朝。

  皇帝赵扩如往常一样静待群臣们的奏报。

  刑部侍郎韩舟,一改往日明哲保身,不问政事之态,缓步走到大殿中央。

  “启禀陛下,微臣有事启奏。”

  赵扩眯了下眼睛,不解道:“爱卿何事?”

  韩舟走上前来悲愤交加的说道:“陛下,微臣连续收到数十封检举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的检举信,揭发赵与芮横行乡里,鱼肉百姓。”

  “陛下,那赵与芮借陛下之威势,滥用刑罚,无数人为之受难啊,望陛下严加惩处,还百姓一个公道啊。”

  赵扩面部表情,只是淡淡道:“哦?诸位以为呢?”

  奉议、通直郎、秘书郎、太常博士、七寺丞等官员纷纷出来跪地哭诉道:“陛下,刑部侍郎所说句句属实啊,望陛下惩处啊。”

  一些见风使舵的朝臣看见这么多官员都站出来指责赵与芮,也纷纷加入到了弹劾大军当中。

  当然,身居高位者还没有人轻举妄动,他们不会轻易表态的。

  赵扩淡淡道:“还有么?”

  几十位官员虽然站在殿中哭诉,但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

  此时,赵与莒站出来说道:“禀陛下,微臣认为此事子虚乌有,陛下切不可听信这些言论。”

  韩舟立刻回击道:“沂靖惠王,你站出来说话是不是不妥啊?”

  赵与莒将笏板稍稍放低,看着韩舟说道:“韩大人此话何意啊?”

  韩舟淡淡道:“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是惠王殿下的亲弟弟,惠王殿下不仅不避嫌,反而站出来声援,是否不妥呢?”

  赵与莒轻笑道:“呵呵~韩大人,我大宋律例论证而不诛心,哪条规定了本王不能为舍弟辩驳呢?”

  “韩大人身为刑部侍郎,竟然不晓律例,是否又有些玩忽职守呢?”

  韩舟咽了口口水,说道:“这事暂且不说,惠王殿下,这检举信可是实实在在的证据,你可有话要说?”

  赵与莒上前拱手道:“启禀陛下,舍弟出发前曾对贵诚说过,惩治劣绅豪强,其亲眷必然会在朝堂当中公开弹劾他。”

  “所以贵诚今日绝不会让诸位称心如意,让你等试图伪造证据,欺骗朝臣。”

  说罢,赵与莒拿出一卷文书,当中打开念到:

  “查,钱塘县丁家强占土地八千亩,皆有人证物证,现已惩处,太常博士丁大人,你拿出来的七封检举信是否属实,不用我说了吧?”

  而后继续念到,“查,钱塘县吴家强占土地六千亩,皆有人证物证,现已惩处,通议郎吴大人,你的信也该拿回去了吧?”

  ……

  “查,仁和县钱家,侵吞土地,已有物证地契在,现等待发落,秘书郎钱大人,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说完,赵与莒文书一收,转身看向了在殿上“哭哭啼啼”的众位大臣。

  “诸位都是朝廷命官,当知国家有法度在,你们诬告大臣,欺君罔上,可否知罪?”

  几位大臣身子瞬间打颤,立刻求饶道:“陛下,微臣绝没有此意啊!”

  “是啊陛下,我等断断不敢欺瞒啊。”

  “老臣从未生过如此念头啊!”

  ……

  此时皇子赵竑站了出来,作揖后说道:“父皇,儿臣窃以为大臣们无欺君之心,只不过家中陡升变故,急切了一些。”

  “我大宋向来以仁孝治天下,朝臣们虽有过错,但罪过也没有惠王说的那么严重。”

  “稍施惩处即可,另外褒奖观察使赵与芮,让其秉公执法,以正朝廷威严。”

  支持皇子赵竑的大臣们也纷纷站出来声援。

  赵扩点头说道:“来人,拟旨。”

  “凡为自家求情而不察实情者,停职三月,罚俸半年”

  “传令给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遇事当机立断,无需顾忌左右,秉公执法,若再有抵抗者,皆以乱法谋逆罪论处。”

  拟旨之后,赵扩转身离开。

  “散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一天后,临安来的光禄勋来到了仁和县县衙。

  光禄勋打开诏书,宣旨道:“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接旨。”

  赵与芮接旨道:“臣赵与芮接旨。”

  “朕绍膺骏命,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彻查劣绅豪强有功,特赐诏加以褒奖,卿当秉公执法,以体现我朝之恩威教化。”

  “卿遇事应当机立断,无需顾忌左右,但又违抗者,卿可以乱法谋逆罪论处。”

  “嘉定十四年秋。”

  赵与芮叩谢道:“臣领旨。”

  接完旨后,光禄勋微笑道:“观察使大人,你做的很好,得知你的行动之后,陛下数年的愁眉难得舒展了一次。”

  赵与芮谦虚道:“为陛下分忧,乃臣应尽之本分。”

  “嗯,观察使大人,陛下的意思,不用我再点破了吧?”

  赵与芮拱手道:“不用,与芮明白。”

  “那在下便告辞了。”

  “请。”

  曹弈等到光禄勋走后,问道:“大人,陛下是什么意思啊?”

  赵与芮轻声道:“放开手去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