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钱塘宴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203 2019.06.02 21:19

  赵与芮既然决心如此,便要开始行动。

  “三叔,这邻里都曾被这样强取豪夺么?”

  老汉说道:“虽说这钱塘的士绅地主不至于全是这般歹毒,但吴家、丁家这几个大的士绅时常夺人田产啊。”

  赵与芮轻声道:“三叔,在下在京城有些门路,可否将邻里们被侵占的田产、财富给我说下。”

  “我会为各位讨回公道的。”

  王三颤巍巍的看向赵与芮:“客啊…你说的…是真的么?”

  赵与芮笑道:“当然是真的,当今临安府观察使大人正在巡视各县,我必将三叔的情况禀告大人。”

  说到这里,王三突然有些畏畏缩缩的。

  “客啊,算了吧,这观察使我这几年听了五六次了,哪次为民做主了?”

  “每次来巡视都会被地主老吴他们所贿。”

  “可这羊毛出在羊身上,老吴行贿之后,便会变本加厉的剥削我们。”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罢了。”

  赵与芮耐心的说道:“三叔,这次和往常不一样,我正是奉观察使大人的命令,来调查实情的。”

  王三还是有些不信,看来是被欺负怕了。

  赵与芮拿出了观察使大印:“三叔你看,这是临安府观察使的印绶。”

  三叔定睛一看:“欸,官府的铜铸大方印,您真的是…?”

  “绝无半句虚言。”

  王三终于下定决心:“好,大人且等着,我这就去各家。”

  说罢,王三离开了自家的院落,离开的时候,嘴角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王三心道:“这日子,终于有盼头了!”

  不多时,王三聚集了邻里不少乡亲,家家都在诉说自己的遭遇。

  赵与芮事先声明到:“诸位乡亲,观察使大人行事,绝对会为各位讨回公道。”

  “但是,若有虚假构陷,所言不实的话,那便是罪加一等。”

  众位乡亲也是明白事理之人,纷纷点头认同。

  于是便是七嘴八舌的控诉着吴家、丁家等士绅的不良行径,旁边的白文瀚奋笔疾书,疯狂记录着。

  直到白文瀚手指抽筋之后,终于记录完成了。

  厚厚的一大本,全是邻里们记录的话语。

  赵与芮仔细收好之后,便向三叔告别,五人急忙向着观察使大队赶去。

  ……

  钱塘县内,县令沈潜正在安排宴席。

  临安府观察使昨日出发上路,今日便到了钱塘县,着实令他有些措手不及。

  按照惯例,应该会有人先行知会县令一声。

  但这支队伍,非但没有知会行程,反而一天之内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沈潜还向曹弈提议,让观察使大人住在县衙,但是观察使不仅没有理会,反而在县外扎起了行辕。

  这也让吴家和丁家颇为担忧。

  丁家家主丁亚安排人向副将姚燧打探消息,姚燧告诉他放宽心,准备好该“准备”的就行。

  得到准信之后,县令、吴家、丁家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到肚子里。

  沈潜也放心的筹备宴席,为新观察使大人接风洗尘。

  钱塘县内的大小士绅陆续的赶往钱塘县中最热闹的钱塘酒楼。

  酒楼内,大小宾客云集,琴女歌姬也在进行演练,以求尽善尽美。

  沈潜、丁家家主丁亚、吴家家主吴峰,三人站在门口等待着观察使大人的到来。

  少顷,一队甲士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的停在了钱塘酒楼门口。

  车门打开,赵与芮身着绯色罗袍裙,衬以白花罗中单,束以大带,脚着白绫袜,黑皮履。

  身侧挂着一柄宝剑,宝剑垂着明亮的流苏。

  沈潜、丁亚、吴峰纷纷前来拱手作揖道:“观察使大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啊。”

  赵与芮轻佻的说道:“无妨,这便是今日宴席之地么?久闻钱塘酒楼之名,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沈潜回应道:“呵呵~大人说笑了,大人快请进。”

  说罢,赵与芮便在沈潜的带领下,进入了钱塘酒楼内。

  琴声响起,歌姬跳舞奏乐,酒楼内光芒亮丽,颇有一片繁盛之感。

  赵与芮来到桌上,坐在了首座,右身侧是曹弈、姚燧和卫谦。

  沈潜坐在赵与芮左边,身侧是丁亚和吴峰。

  侍女端着一盘盘丰盛的佳肴,走到了桌前,轻轻地放下。

  沈潜将筷子递给了赵与芮,并说道:“大人,请。”

  赵与芮点点头,持筷下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当然了这种饭局,一般人很难吃的痛快。

  稍吃几口便可,正事要紧。

  此时,赵与芮边吃边开口道:“沈大人,听闻钱塘县最近民怨四起,此事可为真啊?”

  沈潜被惊出了一头汗,但还是强作镇定说道:“大人说笑了,钱塘从未有此事啊。”

  “哦?那便是当朝大臣冤枉了你等不成?”

  沈潜急忙道:“不不不,不敢不敢。”

  “那便是真的喽。”

  沈潜哑然,之前他以为,如此年轻的观察使必然阅历不足,很多事情察觉不到。

  现在看来,是沈潜低估了赵与芮。

  沈潜心道:“观察使看似稚嫩,说话不经思考,实则云淡风轻的便警示了在座的士绅。”

  丁亚和吴峰的脸色逐渐铁青,他们明白,这是在警告他们。

  连朝廷的官员都知道民怨四起了,说明他们最近有些越线了。

  丁亚强作镇定道:“大人,些许暴民乱事,竟然让诸位大人知晓了,真是我们的过错啊。”

  吴峰也赶紧赔笑脸道:“是啊是啊,我和丁家主彻夜未眠,深感惭愧啊。”

  赵与芮瞥了他们一眼,之后说道:“彻夜未眠?怎么个彻夜未眠法儿啊?”

  丁亚提着一个水果篮子走了过来,说道:

  “这是淮南特产柑橘,还望大人品尝下。”

  说罢,丁亚掀开了水果篮子下面的夹层,里面露出了厚厚的二十沓子“钱引”。

  钱引是由交子于宋徽宗大观元年改制的,但钱引不置钞本,不许兑换,随意增发。

  这便导致现今钱引的价值大跌,嘉定十四年,一缗钱引只值一百文了,而正常的一缗钱足足价值千文。

  不过就算是再不值钱,也经不住多啊。

  赵与芮粗粗的估计之后,大约有两千张之多,也就是价值二十万文了。

  赵与芮将作监丞一年才能得钱十二万四千文。

  赵与芮心道:“好家伙,一出手便是我这从四品大员快两年的俸禄了,难怪贪墨之风如此盛行。”

  “小小钱塘县便蹦出来这么多钱财,这三公、三师还不知道家产几何呢。”

  不过赵与芮也乐意顺着他们的意思,送钱?统统充公!

  于是赵与芮乐呵的收下了他们的一篮子“柑橘。”

  “呵呵~这柑橘可真甜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