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摊上事了!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273 2019.05.28 20:55

  翌日,临近戌时,赵与芮和顾瑧两人悠闲地在城东和乐街上闲逛。

  “顾兄,你说今日之事会闹到多大呢?”

  顾瑧说道:“这和乐街可是临安的大街道,来往行人稠密,且临近戌时,临安不夜城中起码有三万余人能看到这等盛壮。”

  “呵呵,也是,临安商行共有四百四十余行,五十多个外藩来往贸易,这和乐街上璀璨的放射绝对无法隐瞒下去。”

  “嗯,还有一刻钟便要举事了,赵兄,我们要不要避避风头?”

  赵与芮摇摇头:“不,我们要亲临现场,成为现场的第一见证者,否则很容易被其他人插手。”

  顾瑧疑惑道:“赵兄,最近我们活动的太过频繁了,已然开始吸引京城中不少人的视线了,强出头恐非上策啊。”

  “虽非上策,但情势所迫,我们必须拿下将作监,虽然将作监的职能被户部、工部瓜分了不少,但仍然有重要的作用。”

  赵与芮笑道:“当然了,拿下将作监后,是该暂避锋芒了。”

  “嗯,那赵兄,我们便赶往即将引爆的‘现场’吧。”

  “请。”

  ……

  和乐街上有一处名为聚财庄的钱庄,平时也不开张,只有每月月末偶尔会有牛车马车来往。

  附近的街坊邻居都非常的好奇,一个不做生意的钱庄开在这里是干嘛的,难不成是来赔钱的么?

  戌时初刻,路上的行人一边行走,一边叹惋如此好的位置,却没有用来做正经事。

  忽然,路过的行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

  “砰,砰”

  似乎是瓦罐摔破碎的声音。

  “呲啦,呲啦。”

  似乎是燃烧的声音缓缓的传来。

  而后,钱庄大门瞬间打开,十几个黑衣蒙面男子快速蹿出了钱庄,四散而逃,借助夜色快速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周围的行人都大惑不解。

  卖炊饼的老王头嘀咕道:

  “今天刮得是什么风,怎么这钱庄突然开门了?”

  “晓不得,指不定里面进贼了,你看不是跑出来不少人吗。”旁边卖梨的老太太插嘴道。

  “估计是,这钱庄平时也没个人,不来贼才奇怪了。”

  “就是就是。”

  ……

  相似的声音不绝于耳,之后,又传来了响亮的声音。

  “轰隆,轰隆!”

  眼尖的人看到蹿升的火苗立刻大吼道:“着火了,快跑啊!!”

  “!!!”

  此刻,不论是卖饼的也好,卖梨的也罢,周边的行人纷纷迅速向周围逃窜。

  钱庄下面十几坛酒被点燃后,流入到了炼铜用的炉子里。

  整个钱庄霎时间被冲天的火势所覆盖。

  “轰轰!”

  爆炸放射的火焰瞬间闪起了炽白色的光亮,璀璨的放射刹那间使得整个街道亮如白昼。

  光芒映照在了每个人的脸上,这一刻,让每个人的思绪都瞬间改变。

  门口的赵与芮和顾瑧,似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在切切实实的朝着自己走来。

  万岁巷的赵竑,似乎看到了未来自己治下的盛世繁华。

  家中的赵与莒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宫内值班的史弥远只感到心思烦乱,似有暗流涌动。

  喷涌而出的火舌吞没了整个聚财庄,聚财庄地下的不少东西都被炸了出来,数十万钱币四散而飞。

  火舌席卷着要向四周的民房蔓延,如果不加以制止的话,将会连累附近的百姓。

  但幸好赵与芮提前组织了人手,备好水源,呆在附近。

  早有准备的救火团队赶了过来镇压火势,但火势有些大,一时间难以平息,只能暂时遏制。

  但是本来身处惊恐之中的民众看到了地上的满地铜钱,顿时瞪大了双眼。

  贪念激发了每个人的原始欲望,克服了火势的恐惧,许多人高呼了起来:

  “发财了!发财了!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我的天啊,这得多少钱啊!”

  “抢,抢,抢啊!”

  “欸?这是什么东西,中间还有孔?算了破铜烂铁,扔了扔了。”

  瞬时间,数百民众蜂拥而上,疯狂的拾取地上的铜板,这么多钱,赚几年都赚不了啊。

  虽然大宋极为富庶,但一般的民众一年收入也就三四十贯钱左右。

  而现在面前洒落的钱币是你好几年都赚不到的,谁人能不心动?

  钱庄门口的秩序瞬间大乱,连救火工作都遭受到了一定的阻碍。

  直到京兆尹带着府兵闻讯而来,里三圈外三圈,团团包围,水泄不通。

  民众也被围住了,许多人手上还有着数千钱攥在手里,死死不肯交出去。

  直到府兵亮出了闪亮的钢刀,民众才乖乖就范。

  京兆尹包嘉良迅速控制住了局面,并且派手下协助救火。

  两刻钟之后,火势渐渐被平息了。

  包嘉良问道:“有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这时,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从人群中慢慢走出,说道:“禀大人,草民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

  包嘉良定睛一看:“你?你是…你是右监门卫大将军赵与莒的弟弟赵与芮?”

  赵与芮拱手作揖道:“正是草民。”

  “你可愿随本官一同回府调查?”

  “遵纪守法,协助调查,是每个大宋臣民应尽的责任,草民愿往!”

  包嘉良挥挥手道:“嗯,将这群人带上,回府!”

  官兵们带着涉事民众一起回到了京兆府当中,开始了连夜审判。

  ……

  此时,正在梦蝶阁喝的花天酒地的韩封和霍思邈对此事全然不知。

  “来来来,霍兄,满上,满上。”

  “呵呵,韩兄,来干了!”

  两人碰杯饮尽。

  “呵呵,霍兄啊,我们的‘钱庄’生意可真是越来越兴隆了。”

  “哦?莫非产量又往上升了么?”

  “嗯,今年才八个月不到,便得钱近九万贯,年底怕是能突破十二万了。”

  霍思邈也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意:“当初韩兄的提议真是妙啊!”

  但转而又问道:“那,不会有危险吧?这被查到可是…大罪啊。”说完霍思邈往脖子上用手刀轻轻一划。

  韩封笑道:“怎么会,就算被查到了,我们每年白往丞相府内送钱了么?史相会帮我们压下来的。”

  霍思邈想了想笑道:“也是,还是韩兄高瞻远瞩啊。”

  霍思邈对着身旁的美人说道:“小玲啊,明天我就帮你赎身,到时来我府里唱曲吧,你的嗓音那么甜美。”

  “好啊~霍大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人喝醉后,醉醺醺的躺在榻上。

  此时几位官兵打扮的人用一盆水将二人泼醒。

  韩封怒骂道:“谁啊!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霍思邈也怒道:“好胆,不怕我明日将尔等送去面官?”

  两人便擦眼便模糊的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包嘉良面带笑意低下头轻声说道:“韩封,霍思邈,聚财庄被人烧了,你二人,摊上事了!”

  刹那间,韩、霍二人的心沉入了冰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