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凛冬之风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73 2019.06.10 18:30

  史弥远在书房内批改公文,而他的面前是甄官署令杨缇。

  史弥远开口问道:“那将作监丞最近再鼓捣什么呢?”

  杨缇不敢怠慢,立刻答道:“丞相,将作监丞最近召集了不少工匠,天天酿酒,糊泥巴,似是不亦乐乎。”

  史弥远眉头紧皱:“糊…糊泥巴?”

  杨缇点点头:“是…是啊,煅烧了泥状的东西,然后掺掺水,一搅拌,就成了泥巴。”

  史弥远也不再询问了,摆了摆手,示意杨缇退下。

  杨缇走后,史弥远轻轻摇头,心道:“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是玩物丧志?还是示敌以弱?”

  “不过就算你手段通天,也难以对抗大势所趋,天命所归。”

  墙角当中,影子闪动。

  “去把梁成大、莫泽找来。”

  “领命。”

  史弥远轻轻抚摸了下自个儿的裘皮大衣,喃喃道:“既然你步子迈这么大,我也要回招了,最多一年,到时候看你怎么接得下来。”

  说罢,外面凉风吹拂,似是在暗示着什么。

  ……

  赵与芮等人终日住在将作监鼓捣新奇的玩意儿,一晃便是几个月。

  赵与芮九月末开工,现在已然十二月末了。

  再有个七八天便要新的一年了。

  但此时的赵与芮却开心不起来。

  虽然赵与芮蛰伏待机,但是局势越来越紧张,似乎临安的空气中也开始弥漫着硝烟的气息。

  上个月,原保宁节度使安丙辞世,追封为少师,大宋又损失了一位名臣。

  而且京东安抚张林率部叛乱,大宋国内又生叛军势力。

  本月初八,参知政事郑昭先被罢免,宣缯被任命为参知政事,此人与史弥远亲近,史相因此得以大权独揽。

  本来会在本月二十八密谋史弥远的华岳被赵与芮劝下,才使得抵抗史弥远的力量保住了一分。

  赵与芮对着面前的几人问道:“韩凛、文翰,你们觉得史相会不会提前下手?”

  白文瀚点头道:“会的,公子,恐怕不到两年,必会下手。”

  韩凛也同意道:“是啊公子,恐怕史相已经开始着手布置了。”

  赵与芮靠在椅背上,心道:“是啊,恐怕史弥远加快了行动计划。”

  “本来我还能有大概三年的时间,但我的行动可能刺激到了史弥远的神经。”

  “这些身处高位者对于危机有着本能的意识,史弥远感受到了危机,所以开始行动了。”

  “两年?不,只有一年,明年的年关,嘉定十五年的十二月之前,便是决胜负的时刻了。”

  赵与芮站起来说道:“文翰,你立刻回到万剑楼,我有事要你去做。”

  白文瀚抱拳道:“公子便吩咐吧。”

  赵与芮说道:“两件事,首先你回去后彻查天网内所有史弥远的奸细,找出来并处理掉,这事要做的隐蔽。”

  “第二件事,你去找梦蝶阁的秋蝶姑娘,我要史弥远党羽梁成大、莫泽和李知孝每日的作息习惯和行事规律。”

  白文瀚记下之后,拱手道:“交给我吧,明日沂靖惠王府地下暗室,必然交到公子手上。”

  说完之后,白文瀚便悄悄离开了将作监。

  而后赵与芮看向了韩凛:“韩凛,你在韩家的时候,史弥远可有联系过你们么?”

  韩凛想了会说道:“有的,家主韩温曾一直和史相保持书信联系。”

  赵与芮低头道:“那就是说,史弥远和附近九县望族都有关系。”

  韩凛正色道:“公子的意思是,史弥远可能发动九县望族联名上奏?”

  “嗯,非常有可能,一旦史相将这些人聚集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啊。”

  韩凛问道:“公子打算如何做?”

  赵与芮说道:“韩凛,你这就去找程万金,让他的听雪轩出面去拢络周边县的士族,或许之以利,或示之以威。”

  “总之一年之内,不准他们动窝,万不得已之下,只能让他们靠近临安,但不得入城。”

  韩凛知道事关重大,也没有拖沓,便拱手道:“我这就去办。”

  韩凛也悄悄离开了将作监,直奔城南听雪轩。

  赵与芮也收拾好行装,对着将作监右校署蒙翊吩咐道:“蒙兄,你留在这里把这些东西藏好,顺便整理并修订成文书。”

  蒙翊拱手道:“下官明白。”

  赵与芮向门口走去,拉上顾瑧,两人回到了沂靖惠王府。

  赵与芮开始行动之前要先和赵与莒通通气。

  “兄长,与芮有事想和你说。”

  赵与莒放下手中的书卷,问道:“可是要动手了?”

  “嗯,再不有所行动的话,可能会来不及。”

  赵与莒看向庭前的梅花:“与芮啊,这梅花凌霜斗雪,不畏严寒,便如我们现在的处境一般。”

  “史相便是这凛冬之风,随时能摧折我们。”

  “但我相信,我的弟弟绝不会低头认输,我也一样,所以贤弟尽管去拼便是了。”

  “赢,便拥有一切,输了,我也不会让贤弟一人走黄泉路的。”

  赵与芮拱手一拜:“既然如此,这边便要兄长一人扛住了。”

  “放心,我还扛得住。”

  赵与芮临行前说道:“兄长,读书之余,别忘勤加练剑,到时候说不定还要靠兄长来力挽狂澜。”

  “知道了。”

  赵与芮交代完之后,收拾好行李,从自个儿居室的床铺下进入暗道,之后便离开了沂靖惠王府。

  ……

  同一时间,皇子赵竑在院落里独酌,心中思量着白日的事情。

  赵竑心道:“郑昭先被罢免了,史弥远的党羽越来越多了。”

  “这…是风雨欲来的前兆么?”

  “我真能在和史弥远的对抗中胜利么?”

  “虽然我坐拥天下正统,有着一干大臣们的支持,还有赵与芮这枚暗子,朝堂势力来说并不惧怕他史弥远。”

  “临安城中,三大势力也都为我效劳,史弥远一干党羽的信息这里也收罗的清清楚楚。”

  “本王是不是也该展现下王者的英姿,震慑下史弥远这等宵小。”

  婉儿的琴音再度响起,赵竑放松下了自己紧绷的神经,沉醉在了动听的琴声当中。

  “婉儿虽然有些好奇,喜欢问那些人都是什么来头,但总的来说,还是兰心蕙智的佳人啊。”

  赵竑心中这样确定并坚信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