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后续事宜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45 2019.06.19 20:25

  赵与莒上位,赵与芮执掌权柄,这场大宋朝堂的宫闱之祸总算是停歇了下来。

  当然史弥远的党羽遭到了最无情的清洗。

  “三凶”梁成大、莫泽、李知孝早早伏诛,因此只是籍没家财,没有进一步的惩处了。

  原给事中程卓,原吏部尚书薛极等人都因为串通史弥远,与之沆瀣一气,在大殿之上就人头落地了。

  被史弥远拔擢的地方官员人人自危,纷纷上书与史弥远划清界限,声称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实则是虚以委蛇,寻找机会反咬一口。

  当然,这反咬的一口来的有些迟罢了。

  赵与芮并不在乎这些人的诉苦,挥挥手,该定罪的定罪,该释放的释放。

  结果又是一大批人受到了牵连。

  虽说强硬的手腕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但是赵与芮明白,如今的南宋只能用猛药才能够医治。

  赵与芮将殿前司、步军司和马军司的兵马调回了临安城外的驻防大营。

  只留下了曹弈手下的一将兵马用来维持临安城的治安。

  毕竟对于临安城的百姓来说,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

  临安城内,每日都有士兵在街头巡逻,夜市和鬼市暂时停止,子时之前人人都要回到自己的住处。

  城门只在辰时到酉时开门,其余时间一律紧闭,没有得到皇帝或荣王的手书则不允许离开临安。

  赵与芮偷偷让曹弈派出斥候,将侦查范围覆盖到整个两浙路,严密打听外来人士、商旅等,从中找出金或蒙古的眼线。

  局势紧张的时刻,能让外敌少知道一点消息,便是一点。

  赵与芮甚至为了不让外敌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还找到了蔡蒿,让他杜撰了许多虚假的信息来迷惑外界。

  诸如史弥远是突然暴毙而亡,疑似是赵竑下毒,赵竑因此惨遭驱逐;

  又或是史弥远上厕所的时候掉了进去,一群人手忙脚乱的没捞上来,据悉,是史弥远党羽莫泽不满史弥远训斥于他,于是痛下杀手。

  此等信息,如潮水一般在街坊邻里间传开了。

  邻里们到处嚼舌根,一时间临安舆论鼎沸。

  ……

  赵与芮暂时稳定住临安城局势之后,便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府邸。

  现如今,赵与芮也终于成为了一名亲王。

  府邸之上,三个大字“荣王府”散发着夺目金光,光彩耀人。

  赵与芮稍稍皱眉,问道:“为何要用如此奢侈的材料制作门匾?”

  一位仆从官轻声道:“回禀荣王殿下,真丞相说此门匾的设立不是为了彰显荣王殿下有多么尊贵。”

  “而是为了体现皇室的尊严,以及陛下对荣王殿下的信任。借此来震慑住那些想要进言献谗之人。”

  经过此事之后,真德秀拜为丞相,取代史弥远的官位,所以现在要叫“真相”了。

  赵与芮轻笑了一下,说道:“把它拆下来,送回去,告诉真丞相,威望是建立在人们的心中的,此牌匾除了奢华一点之外,毫无用处。”

  “不如将它重新铸成黄金,赏赐给此次平乱有功的禁军将士。”

  那位仆从官拱手道:“下官领命。”

  赵与芮自拆门匾赏赐将士,同时奏请陛下,按照平乱的功勋大小,一一赏赐钱财土地给士卒。

  虽说大宋国库年年都有些亏空,但毕竟这次一口气铲除掉了数千官员。

  光是抄家所得都骇人听闻。

  莫泽仅仅是家财便超过百万贯,梁成大家中翻出来的田产地契光是每年收四成租子便能年入六十万石……

  国家之财富尽入此等奸佞手中,将士有功不能赏,农民有耕不能饱,匠人有织不能暖,商贩有卖不能富。

  如此下去,大宋国力日渐倾颓也是顺利成章的事情了。

  大宋虽然病入膏肓,但万幸来了一位爱用猛药的拼命三郎。

  赵与芮不仅将将士们应得的赏赐全数发下,甚至将十年内所有拖欠的军饷一次性发放。

  赵与芮向将士们承诺,从此官府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绝不拖欠军饷,绝不吝惜赏赐。

  虽说军士们的综合素质难以短时间内得到巨大的提升,但是赵与芮决定从最简单粗暴的地方做起。

  何谓简单粗暴?“钱”就是。

  将士们得到了金银赏赐,各个喜上眉梢。

  殿前司一位士卒调侃道:“王河,你领了多少啊?”

  “嘿嘿不多,十贯钱!”

  那位士卒咂舌道:“渍渍,这还不多?都快顶大半年军饷了。”

  另一位士卒笑道:“那是人王河奋勇杀敌,以一敌五换来的!”

  王河不好意思到:“其实还有薄田五亩……”

  “噗~你够了,别再惹人羡慕了。”

  王河笑呵呵的收起了自己的一袋钱,和他士兵一样的不在少数,大家都领到了赏钱,功勋卓著者还分到了几亩田地。

  殿前司驻军的将士们士气迅速飙升,连日常训练都卖力了许多。

  ……

  大宋冗余官员非常之多,超过了正常官僚体系的三倍以上。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当年为了抑制官员们的权力,不断的分权与制衡,一个官位要将它拆分成三个甚至四五个。

  再来,大宋每年科举进入仕途的也有四五百人,虽说现今已经改制为三年一次,但仍然有不少士子急需官位。

  再加上大宋对待官员俸禄也算十分优厚的,冗官不仅导致了行政效率的低下,还让国家财政背上了沉重的负担。

  此次事变,一口气清理掉了数千官员,朝堂竟然显得有些空了。

  史党四木薛极、胡榘(jǔ)、聂子述和赵汝述,三恶李知孝、梁成大和莫泽,肺腑宣缯,耳目王愈,鹰犬盛章等人长期身居要职。

  这些人一离开,倒是一下子搬空了朝堂。

  赵与莒上朝的时候都有点觉得碍眼,堂堂一国之朝堂,居然空了一半……

  面对此等情形,没有办法立刻补充官员,赵与芮也只好大刀阔斧,裁撤机构。

  步军司和马军司统统裁撤,两司官员补充到殿前司,同时提拔了曹弈、卫谦、姚燧、孟溪、陈玠、陆明、武振平等人。

  士子虽然有缺失,但是邓若水、洪咨夔、胡梦昱等人也都是干吏,让他们暂时身兼多职,也还照顾的来。

  赵与芮松了一口气,面对如此浩劫之后,接下来的半年还是以稳定朝堂为首要目标了。

  目前的大宋犹如一个破罐子,已经经不起摔了,还得缝缝补补一下,才能继续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