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临安局势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38 2019.06.08 23:27

  余杭县三霸,仅仅做了一次困兽之斗,便灰飞烟灭了。

  至此,临安九县所有的恶霸劣绅被一扫而空,数十万百姓重新分到了田地,各个喜上眉梢。

  但士绅阶层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九县合计一百七十余位大小士绅受到了惩处。

  而这些被惩处的士绅当中,在朝堂当中都有自己的关系网。

  所以现在的临安,每日都有数十封弹劾赵与芮的奏章,不过,丞相、皇子赵竑都站在了赵与芮这边,这些上奏的朝臣都遭到了申斥。

  赵竑趁机收买人心,帮着一些大臣说话,将这些大臣统统收归到了自己的麾下。

  史弥远却借此机会,趁机打击朝堂反对势力,四十余位朝臣被迫告老还乡,史弥远紧接着就在这些空位上安插人手。

  两方都在竭尽全力的网罗自己的力量,也有朝臣想要依附于赵与莒,不过赵与莒不为所动,丝毫不理会。

  朝臣们顿时觉得热脸贴上了凉屁股,没面子不说,这赵与莒也太不识趣了。

  是故这群朝臣纷纷加入到了皇子赵竑的阵营。

  赵与芮对这些情况也有所耳闻,赵与芮通过梦蝶阁以及听雪轩的情报网络,时常与赵与莒书信往来。

  赵与芮在信中告诉兄长,切莫和朝臣往来频繁,史相已经对两兄弟起了戒心了,决不可再次触碰史相敏感的神经。

  换言之,赵与芮和他的兄长已经成为了众人眼中的焦点,一旦有个小举动,整个临安都会知道。

  恐怖点讲,沂靖惠王府内赵与芮上厕所用的厕纸是什么颜色的,他史弥远以及有心者都会知晓。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一阵子又要蛰伏待机了。

  赵与芮对这种事情心知肚明,也明白现在自己的“恶名”从临安到九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若是此时还出来走动的话,恐怕不知道哪个夜晚的哪个犄角旮旯就会出现一个蒙面黑衣男子将匕首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在赵与芮看来,这些朝臣的力量不值得争取,他们虽然代表着朝堂的舆论,但不掌控实权的话,也只是浮云。

  文人的笔杆子虽然有着巨大的能量,但也远不如市井间的传闻,现在的赵与芮已经掌控了市井传闻的舆论导向,这些文人的力量目前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赵与芮最缺的还是绝对的武力,虽然这次出行收获了禁军将士们的军心,但还做不到让他们反戈一击。

  赵与芮缺乏威信,只有恩而没有威的话,是不足以调动将士们的。

  史弥远对于禁军没有恩,但却有威,所以禁军还掌控在他的手中。

  赵与芮需要从史弥远手中强夺威信,可这就太难了。

  威信并非一日之功,而是长年累月的积累。

  赵与芮年纪轻轻,资历尚浅,想要立威?再等个二三十年吧。

  军队当中的辈分关系还是很重要滴,除非你有绝对的天资,就像数百年前的骠姚校尉霍去病一样,逐马漠北,方能军中立威。

  当然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只得暂时搁置下来。

  赵与芮第二缺的是钱,虽然听雪轩财力雄厚,但赵与芮也不好意思天天向程万金要钱。

  赵与芮需要有自己的钱财积累,没有钱,很多事情都很难办。

  想要举事,就要拉拢那些掌控实权的重要人士,这必然需要大量的钱财。

  但赵与芮穷的叮当响,赵扩只是口头嘉奖过他,可从没给他一文钱。

  自己的俸禄也就一万多文钱,上任俩月,也就积攒下来一万五千文钱。

  这根本不够自己开销的,光是那钱塘县丁家、吴家的贺礼都价值二十万钱,再比比自己,真是寒酸啊。

  所以,赵与芮掌握的酿酒工艺也要迅速开始实施了。

  再不实施的话,程万金每天的絮叨都能让赵与芮耳朵里磨出老茧。

  怀揣着这些想法,赵与芮启程回京。

  经过两日奔波之后,赵与芮和观察使卫队到达了临安城附近。

  曹弈拱手道:“大人,我们便就此告辞了。”

  赵与芮也拱手道:“曹将军,这一路上合作甚是愉快,望日后重逢,我们不会刀兵相向。”

  曹弈摇头:“大人,曹弈这辈子不会对大人亮出宝剑,若违此誓,人神共弃。”

  赵与芮点头道:“好,曹将军,相信将来你我也会有重新共事的一天。”

  曹弈郑重道:“嗯,希望还能在大人麾下奋战。”

  “曹将军,我们的路不会到此为止的,将来还要驰骋天下,所以,望君珍重。”

  “大人,珍重。”

  曹弈告辞后便带领着将士离开了临安,前往附近的驻地。

  白文瀚看着这一只部队,感叹道:“他们会带着大人的恩德回到禁军当中的,为将来大人振臂一呼埋下希望的种子。”

  赵与芮回过头:“走吧,我们还有我们要做的事情,可没有休息的机会哟。”

  韩凛也鼓足了勇气:“既然跟着大人来打了临安城,就一定要做出一番成就来,要不然这趟就太亏了。”

  赵与芮撇过头:“说得对,我们进京。”

  ……

  进入大内,觐见赵扩。

  “参见陛下。”

  赵扩拉起赵与芮的手臂:“免礼,与芮啊,你这次差事办得不错,就是得罪了太多的朝臣,唉,不知你的选择是否正确。”

  赵与芮并不担心,轻笑了一声:“放心吧陛下,与芮心中自有思量。”

  赵扩叹息了一会,寒暄了几句,赵与芮便从大内离开了。

  前往政事堂交割了一下公事,从即日起,卸任了临安府观察使一职。

  现在的赵与芮重回将作监丞的位置,从手持权柄,一下子又变回了闲散官员。

  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快了,赵与芮还没有从从二品的观察使身份适应过来。

  现在一下子又变成了从四品的将作监丞了,别的不说,起码俸禄就少了一万一千一百文。

  等等,赵与芮似乎意识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当了一个月的观察使,竟然没有发俸禄!

  刚出了大内的赵与芮立马折返了回去。

  “陛下,您还没给微臣发俸禄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