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国有名士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87 2019.05.30 18:14

  赵与芮心道:“若是京兆尹都能轻易看出来的话,史相不可能看不出来。”

  是故,赵与芮虚心求教,以免犯下更大的错误。

  包嘉良轻声道:“赵公子无需挂怀,嘉良能看出来单凭感觉,绝非有过多的证据,要不然的话,本官定会判你损毁他人财产之罪。”

  赵与芮再次躬身请教到:“请京兆尹教我,与芮存在哪些破绽?”

  包嘉良淡淡道:“疑点一,赵公子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出事的时候,出现在了城西和乐街。”

  “据我所知,赵公子住在城北,何故跑到这么远的地方?”

  “所以赵公子必然是有所预谋才会出现在那里。”

  而后伸出了第二根手指:“疑点二,赵公子,小民尚且求自保,不会轻易地检举官员。”

  “而卖炊饼的老王头和卖梨的李老太居然不惧强权,公然做出了不利于韩、霍二人的证言。”

  “嘉良审案众多,从没见过如此顺利说出对上位者不利证言的证人。”

  “其中原因想必是这些人,都是赵公子安排在那里的眼线。”

  “嗯~让我想想,能够调动市井百姓的是…聚义堂吧。”

  赵与芮越听越心惊,自己的这点小把戏在包嘉良面前境无处可藏。

  包嘉良伸出第三根手指头说道:“疑点三,也是我决定放过赵公子一马的原因。”

  赵与芮点头伸手道:“大人请讲。”

  “我审问慕溟歌的时候,看到他虽有胆怯,但更像是装出来的,能够面对嘉良还游刃有余的平民真的不多。”

  “若非胸有成竹,心有腹稿,绝不可能如此轻松。相比此人也是赵公子安排的吧?”

  赵与芮汗颜道:“此人万剑楼第九剑慕溟歌。”

  “嗯,赵公子提前安排人放哨并疏散百姓,并组织人阻止火势蔓延,没有造成其他百姓的人身和财物损失。”

  “本来这个疑点只要赵公子狠心一点,不理会平民得失,就可以避开,但是赵公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既然赵公子还有心怀百姓的济世情怀,那么嘉良也愿意放过你们。”

  包嘉良感慨道:“虽说历来成大事者必然伴随着牺牲,赵公子这一点虽然略显幼稚,但却是嘉良希望看到的。”

  “若公子放任火势危害百姓,选择保住自身安全的话,嘉良绝不会放过公子。”

  赵与芮再次行礼:“多谢京兆尹,国有名士若此,何愁社稷不兴。”

  包嘉良说道:“公子,今日嘉良可以救下你,明日便未必了,以后行事,多加小心。”

  赵与芮问道:“还望京兆尹教我,与芮和兄长处境艰难,在夹缝中生存,如何寻得一线生机?”

  包嘉良笑道:“赵公子,你知道龙是如何腾飞的么?”

  赵与芮不解道:“不知”

  包嘉良描述道:“龙有双翼,一为文,二为武,得此双翼,龙方能翱翔于天地之间。”

  赵与芮问道:“可我目前文有蔡蒿、白文瀚皆经国治世之才,武有万剑楼、聚义堂其中不少百战老兵,实力尚可啊。”

  包嘉良笑道:“公子所说没错,但你是要和史弥远竞争的。”

  “你的武力再强,强的过手握禁军、巡防营的史弥远么?”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这点还请公子谨记。”

  包嘉良抿了口茶继续说道:“再者,蔡蒿、白文瀚名声不小,也确有真才实学,但公子,他们未必会为公子出谋划策。”

  “白、蔡二人受形势所逼,被迫选择一方势力,只不过公子搏得了更多好感罢了。”

  “一旦出现了巨大的危机,他们极有可能放弃公子。”

  赵与芮辩解道:“白文瀚和蔡蒿二人尽皆名士,该不会行背信弃义之举吧…”

  包嘉良摇摇头说道:“将胜负寄托于人的品格上是不明智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二人尽皆忠良。”

  “但若是有人挟持他们的家小为要挟呢?所以公子既然要斗倒史相,便要斩断这等幻想。”

  赵与芮略显沉重的点点头:“明白了。”

  包嘉良总结道:“文武双翼,武,比不过人家,文,难以同心协力。”

  “所以史相进退自如,游刃有余,而公子处处受制,举步维艰。”

  “史相遇到诸如今日之事,弃车保帅即可,因为他的‘车’源源不断。”

  “公子如遇危机,只能自身承担,因为公子没有‘车’。”

  “当然了,弃车保帅的战术能不用就不用。”

  赵与芮闭上双眼,细想之后,说道:

  “包大人的意思便是,我的阵营容错余量太低,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包嘉良笑道:“然也,集团与集团的对抗,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容错余量高的一方更容易获胜。”

  “更不要说,现在公子的力量还远不如史相了。”

  赵与芮问道:“那我该如何凝聚力量?如何提高容错率?”

  包嘉良说道:“公子,丞相的策略是‘聚集’,即牢牢抓住临安城北的君臣势力。”

  “公子只能反其道而行之,采用‘离散和辐射’的策略,不仅要将城南、城东、城北纳入怀中。”

  “还要把临安府下辖九县钱塘、仁和、临安、余杭、于潜、昌化、富阳、新城、盐宫一并收入麾下。”

  “民心相向,方能在与丞相的舆论斗争中占据上风,而且还能进一步的渗透禁军和巡防营。”

  “毕竟,禁军和巡防营的家眷大多居住在临安附近的九个县城里,公子得到这些家眷的支持,将来振臂一呼,巡防营和禁军必然甘愿效力。”

  赵与芮恍然大悟,说道:“这便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呵呵,孺子可教。”

  赵与芮请求道:“先生既然忠君为国,智谋超群,与芮恳请先生助我一臂之力!”

  赵与芮将称呼由“大人”转为“先生”,便是欲以师长相待。

  包嘉良摆了摆手:“公子错了,我包嘉良为官,为的是这天下苍生,而非赵氏天下。”

  “这天下,是大宋黎民的天下!”

  “我出言助公子,不为名,不为利,为的是我的抱负。”

  “只要公子不忘初心,守护黎民苍生,不用拉拢嘉良,嘉良自会相助。”

  “若公子残暴不仁,多行不义,任公子威逼利诱,嘉良断然拒绝。”

  “言尽于此,公子自便。”

  说罢,包嘉良便转身离去。

  在包嘉良快要离开之时,耳畔传来了些许话语。

  “国有名士,受与芮一拜!”

  嘴角略微弯起,看向了院外的漫天星辰。

  “希望…嘉良这次,没有做错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