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卿本佳人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93 2019.06.15 18:00

  大内,史弥远带着莫泽和梁成大觐见杨皇后。

  杨皇后静坐在座椅上,听着史弥远等人的劝说。

  莫泽拱手道:“启禀皇后,如今局势不稳,陛下病危,实在该紧急筹划才是啊。”

  梁成大也劝说道:“是啊,现如今那赵竑不仁,竟想要将我等驱逐出京,此等子嗣若是登临大位,我等还有活路么?”

  杨皇后听完之后,掩面而泣:“那逆子真是这么说的?”

  史弥远严肃道:“嗯,赵竑还未上位尚且狂妄无忌,要是真让他执权柄,我等社稷之臣,必遭罹难。”

  “对微臣如此也就罢了,赵竑居然还敢对皇后娘娘出言不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杨皇后无奈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史弥远说道:“娘娘,陛下恐怕今日便要…到那时,一切都要以娘娘马首是瞻啊。”

  “我观沂靖惠王赵贵诚,贤良淑德,知孝悌,懂礼仪,可堪大任。”

  “前些时日,我让他的师傅郑清之问他,可有想要…的想法。”

  “赵贵诚沉默在哪一言不发,良久后说道:‘绍兴老母尚在。’”

  “娘娘试想,赵贵诚对于他家中的母亲尚且如此挂念,那么对娘娘又会差到哪里去呢?”

  杨皇后这才露出了些许笑容:“那便如此行事吧。”

  但正在此时,一位黑衣男子迅速来到了史弥远的身边,呢喃了几句。

  史弥远虎躯一震,站了起来,对着杨皇后拱手道:“娘娘,陛下恐怕要不行了。”

  “陛下召集两府大臣和起草诏书的翰林学士进宫,此时万万不可让他们见到陛下,臣这就赶过去。”

  杨皇后颔首道:“一切就拜托丞相了。”

  史弥远匆匆离开,赶赴皇帝赵扩的寝宫。

  路上的史弥远为了防止被大内高手阻拦,还着人搜查了一番,但是遍寻整个大内,连一个大内高手的影子都没有。

  前些时日,史弥远还调查过万剑楼,那里也是空无一人。史弥远一直以为这些人躲在大内。

  可现在还是毫无踪影,甚至大内高手也不见一个,难道他们都人间蒸发了不成?

  史弥远摇摇头,心中带着这个疑惑,走进了皇帝赵扩的寝宫当中。

  史弥远轻轻推开了门,里面只有几位公公和侍女。

  史弥远摆了摆手,这些侍女和公公们都下去了,只剩下了史弥远和赵扩两人。

  赵扩努力的挺起了身子,看见是史弥远来了,哑然一笑。

  “丞相,没想到朕最后的这一段时间,身边的人竟然是你啊。”

  史弥远搬来一个凳子坐在赵扩身边:“这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未知之事啊。”

  赵扩躺在床沿问道:“丞相啊,你可是要废赵竑,改立赵贵诚么?”

  史弥远拱手道:“臣不敢,这一切都是陛下的决定。”

  赵扩惨笑一声,对着史弥远说:“史相,都到最后的一刻了,还不肯摘下自己的面具么?”

  史弥远无奈道:“面具戴久了,便摘不下来了。”

  赵扩长叹一口气:“唉~说的也是啊。”

  史弥远问道:“陛下,这些年可有过想要解决掉臣么?”

  “有过,但…没有去做。”

  史弥远疑惑道:“为何啊?”

  赵扩看向房梁:“史相文治武功,不说强臣,也当得上一干吏之称,有你在,朝堂不会变好,但也不会变的很坏。”

  史弥远感慨道:“明白了,陛下还是对微臣有那么一份情谊在的。”

  赵扩无奈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矣,时也?命也~”

  史弥远站起来退后一步,最后一次行了臣下之礼,而后背过身去:“情势所逼,迫不得已,陛下,这最后一次,臣不能按照您的意思来了。”

  赵扩说道:“丞相自觉胜券在握么?”

  “难道不是么?”

  “朕也埋下了一颗棋子,不知道能不能与丞相一番较量。”

  史弥远轻咬嘴唇:“赵与芮…么?可惜他尚为一孺子,在长个十年,我或许不是他的对手。”

  赵扩叹了一口气:“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之后,赵扩闭上了双眼,史弥远没有回头,静静的走出了赵扩的寝宫。

  赵扩很安心,他相信,赵与芮不会辜负他的期许的。

  前日,当姜怀仁向他请辞的时候,他便知道,决战开始了。

  赵扩心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和你兄长眼中炽热的光芒让人叹为观止啊。”

  “或许你们真的能做到朕从没有做到的事情吧。”

  “北国的风霜,无尽的草原,朕再也没有看见的机会了。”

  “咳~咳~”赵扩不停地呕出鲜血,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估摸着就在这一刻了。

  回忆如同江河一般在赵扩的脑海中飞速流淌。

  赵扩心中无限思绪:“这一生,究竟是辜负了谁?”

  “岳将军有词曰:‘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再来一次的话,朕绝不做守成之主。”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好想和你们一同奋战一次,好想和那些大汗、国主们逐鹿中原。”

  “可惜朕看不到了,赵与芮,赵与莒,这大宋的江山社稷便托付给你们了。”

  双眼缓缓地闭上,这位守成之君,或贤能,或昏聩,只能留待后人评说了。

  皇帝赵扩,乾道四年所生,在位近三十载,死后追封谥号为法天备道纯德茂功仁文哲武圣睿恭孝皇帝。

  ……

  临安城外,赵与芮率领禁军将士急速向临安逼近的时候,心中咯噔了一下。

  赵与芮看向了北方的临安城,缓缓闭上了双眼。

  正将孟溪问道:“大人这是何故?”

  赵与芮微笑道:“陛下他,归天了。”

  孟溪和陈玠身躯如遭雷击,此等大事,他们还没有经历过,一时间有些恍然无措。

  赵与芮正色道:“莫慌,陛下走了,我们也决不能让史弥远的奸计得逞。”

  孟溪和陈玠应了一声后,继续前进。

  ……

  而此时的大内,两府三司、六部尚书等等重臣迅速聚集在了一起。

  史弥远让直学士程佖和沂靖惠王师郑清之二人拿出了拟定好的矫诏。

  众臣传阅之后,明知道有些猫腻,但也不敢插嘴,只得执行。

  史弥远道:“陛下临终前,立沂靖惠王赵贵诚为皇子,赐名昀,授武泰军节度使、成国公,待丧期一过,便即位登基。”

  史弥远又将宫使叫了过来吩咐道:“你们现在去接沂靖惠王府的皇子(赵与莒),而不是万岁巷的皇子(赵竑),如果接错了,你们都要处斩!”

  宫使们郑重答应后,抬起轿子,离开了大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