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超级加倍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00 2019.06.20 22:11

  赵与芮来到了殿前司驻军的营地,军队将士们瞪大了双眼看着他,毕竟他在军中颇具威望。

  士兵们都有些激动,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欸~你说荣王殿下今天来干嘛啊?”

  “难不成又有行动了?”

  “嘿,我倒盼着再来次大行动,上次因为我在步军司,没抢到大功劳,就分到了一贯钱,太可惜了。”

  “别,僧多粥少,下次换我先来。”

  “一边去~明明轮到我了!”

  ……

  殿前司公事曹弈对着将士们训话道:“弟兄们,今日荣王殿下来到了咱们军中,未来的三个月里,荣王殿下将和大家共同训练!三个月后有重大行动等着咱们去执行。”

  “大家伙想不想再次领到赏钱啊?”

  所有人大喊道:“想!!!”

  “那就在这三个月里好好训练!你们的对手将不再是城防营那些臭鱼烂虾,你们将要面临更强大的对手!”

  “训练不刻苦,将来战场上丢命,可别怨者谁!”

  兵士们都是大老粗,但也明白,以目前的水平,真上战场真刀真枪的干,还是有点虚的。

  至于和城防营的战斗吗…大概就是菜鸡互啄的水平。

  曹弈带着赵与芮来到了他原本率领的第一“将”的一营。

  虽说用计数法来给军队编制命名有些别扭,毕竟以前都是前营,中营什么的。

  不过在士兵之间倒是反响良好,以前他们找自己营的时候都有些麻烦,毕竟不识字啊。

  现在好,一营二营这些最最基础的字还是认得的,就算不识字,见多了也就认得了。

  赵与芮来到了一营中,营指挥使方笙被曹弈叫了过来。

  “小方啊,这是荣王殿下,这一个月将由荣王殿下负责你们营的训练,你可别给我丢人啊~”

  方笙拍拍肩膀保证道:“咱们营是精锐中的精锐,不会的!”

  曹弈撇嘴道:“你可就吹吧,上次全军大比,你们也就是中流水平,这次殿下过来亲自指点,不夺魁的话,呵呵,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方笙打了个冷颤,瞬间不敢说话了。

  待得曹弈走了之后,方笙才来凑个近乎。

  方笙知道,荣王殿下平易近人,不喜欢人溜须拍马,喜欢大实话。不似好多大臣爱摆架子,喜欢听恭维的话。

  所以方笙明白,和荣王相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方笙凑近了问道:“荣王殿下,我们真的要在一个月后大比中夺魁啊?”

  身边的五百将士也都抱有同样的疑问。

  赵与芮撇撇嘴:“怎么了,诸位没有信心吗?”

  方笙有些不好意思道:“这夺魁可是有点难啊…”

  “呵呵~弟兄们,你们知道吗?我府邸的那个金字招牌重铸成黄金之后,还没人敢拿它来赏赐。”

  “刚刚我和曹将军说了,下个月哪个营夺魁的话,哪个营便平分这次赏钱,今晚便会晓谕全军。”

  “渍渍渍,重铸后的黄金价值三千贯来着……”

  “!!!”

  将士们听到赏钱,便立刻来了精神。

  “三千贯,每个人平分也能分到六贯钱啊。”

  “我的天啊,咱们要不开始训练吧~这可是三千贯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赵与芮轻声道:“大伙静一静。”

  “我理解大家都想要赏钱,但是这赏钱可没那么好拿的,整个殿前司驻军一百个营,你们算老几啊?”

  一营虽然不说所有人都很强,但也有几个厉害的士兵。

  很巧,王河就在一营里,而且因为立过功,已经成为了一名火长。

  “殿下,咱也不是吃素的啊!岂能弱了他们?”

  “我去,火长你居然还吃过荤的!”

  “我的天啊,火长你居然背着兄弟吃东西!”

  王河无奈道:“只是这么一说…”

  赵与芮正色道:“你们不是想要赏钱吗?那就闭上你们的嘴巴,不怕吃苦不怕累,我保证你们能拿到赏钱!”

  士兵们咽了口吐沫,大家都想拿到赏钱,自然不会太多的抵触情绪。

  要是有人告诉你,训练一月,拿到半年的工资,你也肯定也会乖乖的听命。

  赵与芮知道将士们缺乏训练,缺少经验,不能急吼吼的让他们做太过复杂的事情。

  就像当年的教员也是从最基础的站立开始的。

  赵与芮让全营五百人列完队之后,说道:“诸位,我们先从最开的步骤做起。”

  “我先教教大家怎么站!”

  “噗~~”

  好多人憋不住笑。

  军士们心道:“开玩笑,我们虽然打仗不给力,但谁还不会站来着?”

  站立其实并不是很难,做到挺直,目视前方,动作规范即可。

  赵与芮一个标准的站立伫立在了每个人的面前,如同一颗万年屹立的古树一般,带着勃勃生机,气势逼人。

  众军士从刚开始的戏谑再到正视,最后到吃惊的地步。

  赵与芮体魄还行,站了两刻钟纹丝不动,虽然有些疲惫,但也让众士兵们刮目相看。

  赵与芮大声喊道:“按照这个标准,全都给我站好了!”

  赵与芮一声令下,士卒们依着葫芦画瓢,立刻站成了标准站立模样。

  赵与芮找到了一个棍子,开始了四处巡视。

  赵与芮心道:“当年的教员虽然个性温和,但是训练起来丝毫不留情面,今日也得让你们尝尝我当年的痛苦,嘻嘻~”

  如果士兵们知道荣王上辈子的教员是谁的话,一定会组团上门报复的。

  赵与芮拿着棍子敲击着:“你站好了,眼睛直视前方!所有人加十息!”

  “你,低头干啥呢?再加十息!”

  “还有你,看哪呢?盯着你前面人的脑袋!再加十息!”

  “各位,凡是连累大家加训练的人,负责洗他们那一火人所有的衣物!比如说足衣一类的。!”

  所谓的足衣也就是袜子了。

  “……”

  一部分士兵如遭雷击,居然要洗足衣!

  但没有受罚的军士纷纷身躯颤抖起来。

  大家都是当兵的,足衣都是有味道的,谁都是懒得,能让别人洗,那可真是太爽了。

  但这种心思只能埋在心里,毕竟谁发作出来,便要被荣王殿下给怼的狗血喷头。

  “你,腰别弯!再加二十息!”

  “你你你!,手给我紧贴衣缝~啊~不是,紧贴身侧!”

  诸如此类,延绵不绝……

  士兵们最大的幸福就是每次训练的间歇可以喘口气,这一点赵与芮还是把握住的,不会突破人的体能极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