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各方行动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47 2019.06.14 19:47

  赵与芮看着冷静的说出这四个字的吕文德,闭目沉思之后,缓缓站了起来,说道:“包大人,时机已至,我们出城迎‘敌’吧。”

  包嘉良点点头,打开了牢房,将赵与芮和顾瑧放了出来。

  赵与芮轻轻活动了下手腕,对着传信的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吕文德拱手道:“在下吕文德。”

  赵与芮一愣,看了看他的打扮,的确和史书上记载的有些相像。

  赵与芮心道:“吕文德,南宋名将啊,据说他以前是一位樵夫,然后被赵葵拔擢,最后成为了南宋抗击外敌的强大支柱。”

  “虽然他的个人作风也曾饱受诟病,但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一员良将。”

  赵与芮拍了拍吕文德的肩膀,轻声道:“吕兄,跟与芮一道前往禁军如何?”

  吕文德抱拳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请”

  “请”

  ……

  汹涌的人流开始朝着临安近郊汇聚,各方都在尽最大动力准备着。

  大内,赵扩自从松了一口气之后,病情便日益加重,不管什么汤药都不管用。

  一位江湖方士来到了赵扩面前。

  赵扩病怏怏的问道:“道长,敢问我这病可有法医治么?”

  方士苦思良久说道:“病根深种,命不久矣啊。”

  赵扩痛苦的说道:“就没有一点点办法么?”

  方士掏出了一个紫金葫芦:“禀陛下,前些时日,本道于炼丹炉旁炼丹七七四十九天,得仙丹十五粒,或许能缓解陛下的病情。”

  赵扩颤巍巍的捧着紫金葫芦,问道:“这些可是那仙丹么?”

  方士点头道:“嗯,陛下请看,此丹精选丹砂,千年人参,天山雪莲等物什炼制,必能治愈陛下。”

  赵扩取出一枚仙丹,细细的打量了起来,丹泽银白,灿若星辰,流动的银光让整个手心烨烨生辉。

  似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晶莹闪亮,夺目绚丽。

  赵扩很满意,将其一口吞下,身子也暖洋洋了起来,感觉异常舒畅。

  之后便沉沉的睡去了,方士领赏之后便快速离开了大内。

  ……

  一个时辰后,丞相府,史弥远在书房当中盯着文书看,听见外面有人到来,便起身去开门。

  皇宫里的那名方士出现在了史弥远面前,带着满意的笑容回来复命。

  史弥远轻声道:“东西交给陛下了么?”

  方士摘下了道貌岸然的衣帽,拱手道:“幸不辱命。”

  史弥远满意的点点头,吩咐道:“去找管家领赏去吧。”

  那方士兴高采烈的向后院走去,不过再也没有看见他出来过…

  史弥远穿戴好衣冠后说道:“莫泽、梁成大,你二人速速随我进宫。”

  莫泽和梁成大拱手道:“领命。”

  “李知孝,你持我引信,会同殿帅前往殿前司驻军所在地,集结那里的大军入城,准备动手!”

  李知孝拱手道:“领命。”

  史弥远带着梁成大和莫泽直奔大内,李知孝则挑选了一匹骏马赶向殿前司驻军所在地。

  ……

  在史弥远做出决断的时刻,赵与芮也开始多步铺排。

  赵与芮先是对着包嘉良说道:“包大人,与芮有事请求。”

  包嘉良伸手道:“请讲。”

  “包大人,望你托人帮我联系太子中舍人秦亨和安远,让他们把这个东西交到赵竑手里。”

  “并且告诉赵竑,这是他唯一的搏命机会。”

  “同时知会华岳,让他随时准备起事。”

  包嘉良心领神会,收下了一个布包之后,匆匆离开了京兆尹府。

  赵与芮对着顾瑧说道:“顾兄,你立刻赶去万剑楼的秘密驻地,找到欧阳伯霜、萧陆离和凌怀瑾,请他们立刻到南门去。”

  “知道了,我们在南门等你。”

  赵与芮对吕文德说道:“吕兄,先跟我回一趟沂靖惠王府,然后我们直奔禁军而去。”

  吕文德疑惑道:“公子可是还记挂亲人么?现在火烧眉毛时刻了。”

  赵与芮摇头道:“吕兄,越是关键时刻,步子越是不能乱,回到沂靖惠王府,我有事交代给兄长,取一样东西,顺便让史弥远知道一件事。”

  吕文德问道:“何事?”

  “我想告诉史弥远,我在这儿,我赵与芮在这儿,这盘棋还没有下完。”

  ……

  沂靖惠王府,赵与芮找到了自己的兄长赵与莒。

  赵与莒正在庭院当中练剑,赵与莒没有修习的任何的剑招,只有赵与芮建议他练习的一个剑招。

  拔剑式,仅仅的拔剑出鞘挥剑一砍。

  这一式赵与莒已经练了半年了。

  没有任何的花样,朴实无华。

  但半年的磨练,这一式出鞘无声,挥砍之迅速无可挑剔。

  虽然赵与莒不是什么闻名江湖的剑客,但这一剑但从速度之上,当世并没有太多敌手。

  毕竟不会有人光出剑的速度都傻傻的练上半年。

  赵与芮低声道:“兄长,与芮回来了。”

  赵与莒淡淡道:“与芮,快去做你该做的事情,这里太危险了。”

  “嗯,兄长,我在这里露个脸,史弥远马上就会知道,估摸着他要不了多久便会来捧兄长上位。”

  赵与莒轻咬嘴唇:“我做好了准备,就等贤弟的了。”说罢,将一个精致的盒子扔到了赵与芮的手中。

  “好,既然兄长心中知晓,与芮便不再多说了。”

  赵与芮迅速的返回了自己的居室,顺着地道离开了沂靖惠王府。

  墙头,人影闪动,似是有人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

  赵与芮和吕文德迅速来到了城南,那里有早已等待的欧阳伯霜、萧陆离等人。

  赵与芮开口道:“诸位,敢请随我一同赶赴禁军军营,决战便在今日。”

  众人抱拳:“愿随公子前往。”

  六人刚出了城南没多久,就在远处看见了蜂拥而至的逸民大队,距离逸民大队五公里处便是殿前司驻军的镇守营地。

  赵与芮托包嘉良传信给秦亨、安远递送物什之后,还请了包大人拜访华岳,让华岳聚集同僚,准备起事。

  各方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史弥远到达了大内,觐见了杨皇后,并且在赵扩的传令下,见皇帝最后一面。

  而赵与芮则来到了禁军的营帐之外。

  当然李知孝早了赵与芮一步,进入了军营当中。

  现在的李知孝在和各个正将疯狂争吵着。

  李知孝手持丞相符节,试图调动禁军入京应变,几位正将爆发出了强大的不满情绪。

  双方僵持不下,而这时的帐外传来了雷鸣般的呼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