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殿前司同正将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244 2019.05.31 18:24

  从梦蝶阁回来之后,赵与芮回到居室歇息。

  夜半时刻,赵与芮后背被顶了一下,甚是异常。

  赵与芮起身,掀开床榻,竟发现床榻下面烂了一个大洞,从里面冒出来了一个人。

  来人正是萧陆离,“赵公子,你安排要挖的地道挖好了。”

  ……

  “你们不能挖向其他地方么?非得从我的床下面挖上来。”

  萧陆离说道:“呵呵,赵公子就别抱怨了,这为了不让人发现,我们把地道挖的深了一些,所以方位吗,咳咳,理解一下。”

  赵与芮无奈的摆摆手:“罢了罢了,这不是什么大事,萧兄帮我一个忙。”

  萧陆离问道:“你说,什么忙?”

  “替我睡觉。”

  “???”

  “咳咳。你在我的榻上佯装睡觉,毕竟每晚子时、丑时、寅时会有不明黑衣人于窗外监视我,你在这儿帮我吸引下注意。”

  萧陆离尴尬道:“这……”

  “萧兄,在哪睡觉不是睡呢?别在乎那么多了,来睡吧。”

  萧陆离带着满脸的黑线勉强答应道:“行吧。”

  待得萧陆离躺下后,赵与芮从地道中溜了出去。

  赵与芮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一个人,殿前司同正将华岳。

  大宋禁军由殿前司,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三衙共掌。

  虽然后来的御营使司以及屯驻大军等等演变,三衙手中的禁军也仅剩临安“行在”的三支大军了。

  但三衙手中的三支大军被史弥远所掌控,其他势力根本插不上手。

  但三衙的官员中也有耿直之辈,此人便是华岳。

  赵与芮读过宋史,其中有着关于华岳的记载。

  华岳于嘉定十四年,闰十二月二十八,因试图除掉史弥远,被史弥远知晓后,处以阴谋叛乱罪。

  而现在是九月九,算算时间也就是三个月左右。

  赵与芮认为,此人估摸着没多久便要与人合谋史弥远了。

  所以必须立刻劝下他,让他蛰伏待机。

  当然,身为殿前司同正将,仅次于殿前司指挥使和殿前司公事的次一级官员,对于殿前司有着诸多的影响力。

  赵与芮心道:“想必是与同僚合谋除掉史弥远的时候,消息泄露才酿成此祸的吧。”

  心中想着想着,便走到了华岳的府邸附近了。

  但赵与芮仍然谨小慎微,不敢从正门进去,只能从附近树上翻进去,毕竟城北有着不少史弥远的眼线,指不定哪天就被发现了。

  翻进华岳的府邸之后,来到了华岳的居室。

  轻轻敲门之后,里面传来了声音:

  “谁啊?老吴么?”

  赵与芮推门而进,然后关上了门。

  “你是…?”

  “在下新任将作监丞赵与芮,特来拜访殿前司同正将华岳大人。”

  华岳眉头微皱:“你为何来此?又为何翻进我院中?”

  赵与芮不理会华岳的些许恼怒,直接坐在了凳子上,淡淡道:

  “我此行特来挽救一个即将飞蛾扑火的生命。”

  “哦?你是说我便是那飞蛾了?”

  赵与芮笑道:“正是如此。”

  华岳有些恼怒,本来休息的时间,被人搅扰,还被人看扁,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且说说,我怎么就是飞蛾了?”

  赵与芮笑道:“自不量力,妄图以一己之力颠覆朝堂,这算不算呢?”

  华岳额头上冒出了些许冷汗,他的确是有那种想法,但还没有成型,赵与芮是如何得知的?

  “你再胡说些什么……我…”

  “华大人,你无须否认,与芮既然说出来,那便是确认了的事情。”

  “我敬你身为朝廷大臣忠君为国,你有你的傲骨,但是在我看来,你这无异于自投罗网。”

  华岳这时收起了轻视,缓缓走到赵与芮身前坐了下来。

  “敢问将作监丞,我的想法可有不妥?”

  赵与芮说道:“出发点是好,但是做法大谬。”

  “华大人想要拉拢同僚,利用自己在殿前司的威望,聚集仁人志士,合谋史相,这没错,但是时机不对。”

  “史弥远虽为奸臣,但机警过人,对付他且不能急,必须蓄势待发,一击中的。”

  华岳问道:“擒贼先擒王,我聚集敢死之士刺杀史弥远当真不可?”

  “不可,首先华大人根本不可能毫无风声的聚集死士,史弥远定然会早你一步知道内情,毕竟殿前司几乎都是史弥远的人。”

  “再者,就算是华大人刺杀成功,但史弥远身后的朋党极为庞大,大人根本无法彻底除掉。”

  “一个史弥远倒下了,‘史党’中就会有另一个人站出来。”

  “所以在没有一举铲除的把握的时候,华大人动手,反而是在削弱对抗史弥远的力量。”

  “华大人纵然身死,还能赚到一个为国为民的美名,但是这样做,于华大人何益?于国又何益?”

  华岳攥起了拳头,愤慨道:“国贼一日不除,子西寝食难安啊。”

  赵与芮宽慰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华岳挤出了一丝丝笑容:“看来朝中还有仁人志士在啊,不至于尽皆糊涂蛋。”

  赵与芮拱手道:“所以,望华大人助我等一臂之力,也为了我大宋长治久安计,权且隐忍,待得时机反扑。”

  华岳颔首道:“明白了,多谢赵公子直言相劝,子西谨记于心。”

  “嗯,只要华大人能想明白,我此行便不算白来。”

  华岳说道:“只可惜,如此隐忍,颇为难受啊。”

  “隐忍只为爆发,满弓紧蓄离弦势。”

  华岳点点头:“赵公子可有要子西做的?只要能搬到史弥远,子西在所不辞。”

  赵与芮思考一会后,问道:“华大人,请问屯驻在临安的三支大军其家眷是否大多来自临安府下辖九县?”

  华岳肯定到:“是的,禁军将士家眷来自下辖九县的多达七成之多。”

  “那么这些兵士们的家境如何?”

  华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每每想起,总是痛心疾首。”

  赵与芮疑惑道:“此话怎解?”

  华岳说道:“赵公子有所不知,我大宋将士军饷一年十两银子,相较于前朝已然不少,但是将士们的家境却难以温饱。”

  “当地士绅肆意侵占土地,将士们的家眷沦为佃户,若风调雨顺,日子还过得去,若是遇上洪涝…”

  “子西每每请奏朝廷,希望能抑制兼并,起码保证将士们无后顾之忧。”

  “但总是难以被认可,长此以往,我大宋将士哪里还有战心呢?”

  赵与芮赞同道:“大人所言甚是啊,所以与芮便想,铲除不法、不良的士绅,善待将士家眷。”

  “一来,凝聚禁军将士们的军心战心,二来,减轻黎民百姓们的负担。”

  “三么…”

  华岳笑道:“为搬到史弥远凝聚力量!”

  “然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