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74 2019.06.22 20:03

  一营五百名将士拿着一箱子赏钱开开心心的回到了营地当中。

  原本计划将它们平均分配,但是士卒们经过讨论,决意按照每个人的功劳大小进行分配赏钱。

  每日督查并且陪同训练的营指挥使分到了一百贯钱,自由格斗出场最多的队长们分到了五十贯,每个火长又分到了三十贯钱。

  剩下的钱由其他将士们均分掉了,每个人都很是开心,一下子多发了半年的军饷,谁人能不开心呢?

  夜晚,夺魁之后士卒们点燃篝火庆祝,赵与芮和曹弈二人也来到了将士们当中。

  赵与芮坐在中间开口道:“各位,你们经历了一个月的艰难训练,也算是成长了起来,无论是纪律性还是战斗力都位于全军上乘。”

  “因此,本王和曹将军做出了一个决定,想来询问下大家的意见。”

  “全营共计五百人,全军共计五万人,本王想让各位前往各营,每人负责两队也就是一百人的训练。”

  赵与芮此话一出,众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有人咽了咽口水:“那不就是…就是说我等要变成队长了么?”

  赵与芮略带笑意道:“是这么个道理,但只是暂时的,毕竟殿前司驻军已经成建制了,不易进行大规模的人员调动。”

  “但朝廷马上要组建新军,那便是各位一展身手的时候了。”

  “这次的实验性训练,只不过是让你们初步尝试掌握两队的情形,考验你们的能力罢了。”

  “怎么,不敢了么?”

  士兵们似是有些期待,但很多人都有些胆怯,大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户出身,没见过那么大的世面。

  很多人就是一普通士卒,让人一步登上高位,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

  但大家又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毕竟错过了,高官厚禄也许一辈子就与自个儿无缘了。

  士兵们此时只是缺了那么一点点勇气。

  赵与芮看出了士兵们的心事,笑道:“有一句古话叫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你们被本王‘折磨’了一个月了,难道就不想把这等‘怨气’撒在其他同袍身上么?”

  众位士兵登时瞪大了双眼,讨论了起来。

  一个士兵邪魅的笑道:“是啊,我特么这个月被搞得这么惨,不让其他兄弟‘感同身受’一下,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另一人插话道:“是啊是啊,前两天三营的人还在嘲笑我们练得跟狗一样累,不让他们涨点教训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还有一人饱含怨气的说道:“老子每天卯时就被叫起来训练,那帮家伙睡得跟死猪一样,我要拿他们出出气!!”

  “对,就按荣王殿下说的办,那什么以彼之道,还什么身来着。”

  “还施彼身!”

  “对,就这么搞!”

  只有曹弈大皱眉头:“还施彼身,你们咋还到同袍身上了?正主不就在这儿么?”

  当然了曹弈还同情其他营的士卒,他们即将接受炼狱级别的训练。

  “祝兄弟们能活着熬过去吧~~”

  第二天,全军集合的时候,曹弈宣布了这项决定,众军士也不反对,人家的成绩是实打实的好,不得不服啊。

  而且曹弈也保证了,最好的营组成“监察营”是来监督其他营训练的,每个营都要听这些人的命令。

  军中大比以后两月举行一次,“监察营”是可以随时轮替的。

  军士们听罢也都摩拳擦掌,准备好好训练,随时顶替一营的位置。

  但他们不会知道,即将迎接自己的是多么恐怖的训练。

  五百将士在赵与芮的疯狂摧残之后,心中积累了无数的怨念,虽说赏钱拿到后,倒是不怨恨赵与芮了,但这口气却没有撒出来。

  赵与芮对这五百军士的要求很简单:“本王怎么对你们的,你就怎么对他们!”

  当然了,人格侮辱、过度体罚、抽打士卒这种事情是不允许的。

  允许的只有按照实际情况加练加训,互相竞争进行激励。

  之后的两个月,五万士兵便开始了炼狱般的训练。

  赵与芮倒是空闲下来了,不过他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赵与莒让他急忙回宫与真德秀、魏了翁这些人商议大事。

  赵与芮接令之后,带着顾瑧即刻赶回了临安。

  殿前司驻军距离训练完成大概还有两个月,两个月之后,赵与芮便要率领这支部队北上,想办法收拾李全了。

  这两个月当中,朝廷上下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赵与芮回到临安之后,直奔大内,来到了都堂。

  都堂原本叫政事堂,元丰改制之后,改名叫三省都堂,不过也可以称呼为政事堂,这里是丞相、参知政事办事的地方。

  赵与芮来到都堂之后,赵与莒、真德秀和魏了翁三人已经商讨多时了。

  赵与芮本欲行礼,但被赵与莒瞪了一眼之后,只得作罢。

  赵与莒问道:“贤弟,殿前司驻军训练的如何了?”

  赵与芮摊开手道:“底子太差,马马虎虎吧,两个月后,应该能勉强一战了。”

  真德秀抚摸着胡须说道:“根据殿前司公事的汇报,荣王殿下颇晓练兵之术,想来必能训练出一支精锐之师。”

  赵与芮不好意思道:“真相过誉了,这支驻军距离真正的锐士还有很大的差距。”

  真德秀颔首道:“嗯,德秀虽然不通军事,但也知晓要赏罚分明军队才能拥有旺盛的战斗力。”

  “故我等今日便要就此事和荣王殿下商议啊。”

  赵与芮问道:“可是要为将士们建立军功制度吗?”

  真德秀点头道:“正是如此啊,但我等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请荣王殿下特来此一商啊。”

  真德秀继续说道:“将士们打仗建功立业,最希望获得的奖赏,莫过于田地了。”

  “对所有士兵们来说,田地便是他们一辈子的财富。”

  “我大宋人口数十年间节节攀升,但土地却没有增加,反而因为外战的接连失败,丢掉了不少土地。”

  “如果我们不想想办法的话,我们将面临无地可授的局面啊。”

  “一旦无地可授,朝廷的威信便会折损,士兵和百姓们便不会再信任朝廷。”

  “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想要强军卫国可就麻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