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殿前激突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64 2019.06.11 23:06

  嘉定十五年,元月十七。

  朝臣们与往日一样进殿等候,不过皇帝赵扩不上朝,由皇子赵竑监国。

  今日的朝臣们各有各的心思,也各有各的打算。

  丞相史弥远、将作监丞赵与芮两人托病暂不上朝。

  庭前,赵竑问道:“诸位,可有本奏?”

  王潘走上前来,拱手道:“臣有本奏。”

  赵竑抬起一只手说道:“哦?何事?”

  王潘上前,打开奏章说道:

  “列为臣工请听,臣弹劾丞相史弥远结党营私,图谋擅权一事!”

  “史相自上位以来,骄横跋扈,性情乖张,每每擅权行事,上欺瞒陛下,下隐瞒实情。”

  “长此以往,则皇权日衰,朝政丧乱,君不君,臣不臣,有易位倾覆之危啊!”

  王潘情绪激动,越说声音越高亢,举起奏章大喝道:

  “殿下啊,列为臣工啊!天理不可违,民心不可失啊!”

  “窃国大盗史弥远罪不可赦,皇上微臣请求将史弥远罢官夺爵,刺字流放到琼州,以儆效尤。”

  赵竑听罢之后,虽然心中略微窃喜,但是却不能够表现出来。

  昨日王潘告诉赵竑,他贿赂了史相的党羽李知孝,他会在庭前站出来指责史弥远专权,一旦核实便能当堂让其俯首认罪。

  赵竑也认为此时史弥远不在朝堂,是针对他的大好机会。

  略微作态之后,眉毛轻佻问道:“诸位大臣还有发表意见的么?”

  赵竑看向了殿前的诸位大臣。

  魏了翁前些时日染疾,今日带病上朝,但是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喝着汤药。

  真德秀脸色木然低头不语,宣缯目光四瞥拒不发声。

  华岳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看着前面臣工的后背,目不斜视。

  品阶高的不敢发表意见,品阶低的说话也没什么卵用。

  魏成见事情有些不对头,只得硬着头皮站出来声援一下。

  “殿下,臣附议,史相结党营私已非一天两天了,我们岂能容忍他在朝堂上放肆。”

  “微臣建议将其罢官夺爵交由刑部发落!”

  王潘此时继续补充道:“殿下,监察御史李知孝有切实证据证明史弥远结党营私。”

  监察御史李知孝,曾任丞相府主管文字,又干过诸司审计司,在前些时日,被史弥远拔擢成为监察御史。

  王潘私底下向李知孝许诺,只要李知孝站出来指责史弥远,赵竑将拔擢他为左丞相。

  并且送给他黄金三千两以作报酬。

  李知孝见钱眼开,欣然应允,于是便有了今日殿前指证。

  李知孝走上前来,拱手作揖。

  赵竑问道:“李知孝,王潘说你有旁证,你有么?”

  李知孝作揖之后说道:“臣却有证据,也愿意作证。”

  赵竑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好,请讲。”

  李知孝侃侃而谈道:“其一,臣受王潘所托来调查史弥远结党营私,擅权行事一事。”

  “经过臣明察暗访,终于确定,史弥远结党营私一事……”

  李知孝确认了一下时间之后,继续说道:

  “此事纯属子虚乌有!史相行事必然遵从陛下的旨意,与臣工同朝为官也甚是和睦,从未结党,也未曾擅权!”

  “其二,王潘曾邀请臣前往其家中喝茶,并且豪掷黄金三千两,让臣在朝堂上指责史相。”

  “事成之后,还将保举臣为左丞相,人证物证俱在,件件可以查证。”

  王潘愤怒的指责道:“你…你你!”

  一干朝臣纷纷指责道:“这太过分了!”

  “没想到王大人居然是这等奸佞之徒!”

  “他一年俸禄也就两三千贯,哪来的这么多钱?”

  “还用想?肯定是昧着良心干了不少腌臜事。”

  ……

  李知孝不为所动,伸手示意安静,继续说道:“其三,身为去年主考官的王潘竟然公然煽动科举考生攻讦朝廷命官。”

  “史相便是被针对的对象之一啊,凡是按照他王潘旨意行事的都纷纷金榜题名啊!”

  此言一出,群臣激愤。

  一位大臣跳出来指责道:“王潘还说别人是奸臣,我看他才是最大的奸臣啊!”

  另一位丹凤眼的大臣吼道:“王潘结党营私,罪无可赦啊!”

  “身为主考官,竟然煽动学子们攻讦朝廷大臣,真该千刀万剐啊!”

  李知孝拱手道:“殿下,立刻押下罪臣王潘,交由刑部用刑,一审便知。”

  墙倒众人推,每个人都不遗余力的唾骂王潘。

  此时的魏了翁还在一口气一口气的喘着,真德秀、华岳等都置之不理。

  赵竑眼见局势控制不住了,正欲开口,门前传来了一阵躁动。

  “丞相到!”

  史弥远身着朝服,缓缓走到台前,拱手道:

  “殿下,老臣忍辱负重,效忠皇上,这是职责所在,但此事老臣忍无可忍啊。”

  “老臣实在不愿意看到殿下和皇上被奸人所误,被宵小的谄媚之言所迷惑啊。”

  赵竑轻声道:“史相多虑了,本王不会被奸人所误的。”

  史弥远挥挥手:“左右带刀侍卫,没听到么?殿下发话了,不会被奸人所误,还不速速动手拿下奸党?”

  “是!”

  数十名带刀侍卫上殿,擒拿王潘。

  王潘大惊,求救道:“殿下,救命啊!臣没有说谎话啊!”

  史弥远一眼瞪了过去,赵竑本欲动身的身子被史弥远的气势生生压回了座椅之上。

  甲士擒下王潘后,史弥远又说道:“魏成,你似乎也弹劾本相了吧?”

  魏成脱下乌纱帽,看向王潘:“王潘小儿,死则死矣,有何惧哉?”

  而后对着史弥远说道:“史相好手段,我魏成不敌,但我绝不会认可你,要动手的便赶快吧。”

  史弥远轻轻动动手指,带刀侍卫便将二人带了下去。

  史弥远随后拱手道:“殿下,王潘、魏成二人犯上作乱,行谋逆之事,望殿下降罪。”

  赵竑口中干涩异常,无法思考,只得说道:“依丞相看,应该……”

  “应当腰斩于菜市口,悬挂于城门上三天,以示朝廷法度。”

  “可…”

  “嗯~?”

  “便依丞相所言吧……”

  史弥远拱手道:“殿下,我看给事中程卓志虑忠纯可同知枢密院事,吏部尚书薛极赐给出身、签书枢密院事,梁成大晋升谏议大夫,莫泽晋升监察御史,李知孝任参知政事。”

  ……

  “殿下认为如何啊?”

  “嗯,本王……准奏。”

  史弥远后退,总管宣布:“散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翌日,魏成、王潘腰斩于菜市口,人头悬挂于城门上,此案,轰动临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