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你可知罪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384 2019.05.16 21:42

  赵与芮看向了一脸愁容的俊朗少年,心中各种思绪交织缠绕。

  面前之人正是未来的宋理宗赵与莒,和善的面庞给人如沐春风的亲切之感。

  他是赵与芮的哥哥,也是数年后的皇帝。

  宋理宗在位年间推行端平更化,联蒙灭金,也曾有着挽救国家的壮志。

  可惜失败之后便一蹶不振,国势衰退。

  这位郁郁而终的皇帝目前正以一介平民的身份站在了赵与芮的面前。

  赵与芮宽慰道:“兄长,莫要着急,急是解决不了事情的。”

  赵与莒困惑的把手放在赵与芮的额头上:“与芮啊,你怎得如此镇定,是不是脑子烧坏了?”

  一旁的舅父也点头同意道:“是啊,跟变了个人似的。”

  赵与芮翻了翻白眼心道:“我可不是换个人吗。”

  当然嘴上还是要说:“哪有?你们想多了,几日牢狱生活,与芮深有感触罢了。”

  “对了,舅舅,我到底为什么会被抓进来啊?”

  全保长摇摇头:“只是说犯了奸佞之事,具体是什么,县卒也没有透漏。”

  赵与芮点点头:“嗯,也对,舅舅,你先和兄长回去吧,这里没事的。”

  全保长无奈道:“也好,我再去打点打点,与莒,我们走吧。”

  赵与莒和舅舅全保长只得边叹气边离开牢狱。

  赵与芮一人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大脑快速运转着,他知道,这里绝不是他命运的终点,而是他改变命运的起点。

  置之死地而后生,越是险恶的地方,越存在机遇。

  赵与芮明白,虽说山阴县知县若想偷偷办掉自己,简直是无比的容易。

  但是身为赵氏皇家血脉之后,难保不是一颗埋在地下的定时炸弹。

  日后翻案的时候,山阴县知县必然逃不了干系,这个知县绝对没那么笨,所以,自己应当不会有性命之忧。

  虽说这只是个猜测,但估摸八九不离十,能做到一县之主位置上的人,多少懂得如何权衡利弊。

  有了这层推断,赵与芮也就安下心来,静静的等着知县的传唤。

  看着赵与芮眉头紧皱的苦思冥想,旁边的小书生不禁投来嘲弄的话语:

  “小娃娃,莫要挣扎了,我可就没见过得罪了当官的还能没事的。”

  赵与芮看向了旁边的小书生:“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岁,为何要以长者自居?”

  “再者,我会不会安然无事,与你何干?”

  那小书生也不想争论,只得卧榻而眠。

  牢房无岁月,在封闭的牢房当中,除了睡觉劳役,也的确无事可做。

  一个时辰后,亥时初刻。

  两个狱卒踏着紧促的步伐来到了赵与芮的牢前,打开牢门说道:

  “知县要单独审讯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赵与芮被两名狱卒提出牢房,紧赶慢赶的来到了县衙内室。

  县衙内室当中,山阴县知县秦亨正在和县尉安远对弈。

  赵与芮被押解到了内室当中后,秦知县挥了挥手,让左右退了下去,而后问道:

  “赵氏与芮,你可知你身犯何罪?”

  赵与芮微笑着抬起头:“我不仅知道自己身犯何罪,也知道县尊身陷泥潭难以抉择。”

  秦亨眉头一皱:“大胆,本官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莫要顾左右而言他。”

  赵与芮上前一步:“县尊,与芮的罪过只不过是血脉罢了,而县尊面对朝堂党争的倾轧独善其身尚且困难,仕途顺畅更是空谈了。”

  秦亨思索一番之后,解开了赵与芮身上的镣铐,而后问道:

  “你一个十三岁的小娃娃哪来的此等见识?”

  赵与芮轻轻揉了揉手腕说道:“县尊,生死绝境之地的顿悟远超平时不是么?”

  秦亨还是不信,这也难怪,谁会如此轻信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说的话呢?

  然而赵与芮却丝毫不管秦亨的想法,继续说道:

  “县尊,你之困局正如你所下的棋盘局势一样,说到底,不过是站队的问题。”

  “当今的太子荣王(赵询)病重,恐命不久矣,而圣上膝下无子,最有希望继承太子位的自然是沂靖惠王赵贵和(后赐名赵竑)”

  “然而赵贵和不喜当今丞相(史弥远),继而会引发两大集团的对立。”

  “丞相欲要反对惠王自然要寻找代替者,而惠王的幕僚则先下手为强,是故与芮身陷囹圄,敢问县尊,是也不是?”

  秦亨双手抹了抹双眼,确认是现实之后,只得开口:

  “小公子所言不差,年纪轻轻便智谋超群,秦亨拜服,还望求教。”

  赵与芮急忙扶住秦知县:“县尊过谦了,一介平民怎敢言教啊?”

  县尉安远说道:“赵小公子切莫推辞,已然是热锅上的蚂蚁了,我与秦知县两个小官,哪里得罪得起大人物啊。”

  秦亨也说道:“是啊,小公子还请开口。”

  赵与芮点了点头说道:“秦县尊,赵县尉,两位认为哪一方更占优势呢?”

  安远想了想:“虽然丞相权力甚大,但惠王毕竟将拥有国家正统,当是惠王占据优势啊。”

  秦亨也颔首持相同意见。

  赵与芮摇了摇手指:“不然,丞相在任十余年,门生故吏遍布朝野,几乎无人敢违背其意愿。”

  “丞相又交好于杨皇后,可谓权倾朝野,而且谋政十余载,经验远非惠王可比啊。”

  见到两人心神略有动摇,赵与芮继续添砖加瓦:

  “惠王赵贵和,行事过于锋芒毕露,对于丞相的不满竟然宣之于口,这无异于授人以柄。”

  “内无孝敬杨皇后之举,外无善待史丞相之态,不懂得韬光养晦,势必难以长久,自恃正统,迟早大难临头。”

  秦亨咽了口口水:“小公子是怎么知道如此机密之事的?”

  赵与芮将手指点到鼻尖:“当然是推测!”

  (内心os:当然是骗人的,这都是书上看的!)

  安远点点头:“小兄弟慧眼如炬,这么说我二人应该站在丞相一方吗?”

  赵与芮笑道:“对与芮来说,两位站在丞相一方,可保与芮性命。”

  “对二位来说,站在丞相一方日子绝对好过站在惠王一方。”

  “毕竟,惠王手里的实权,还是远远不如丞相的啊。”

  秦亨思索了一会,赵与芮所言,虽不能尽信,但也的确有道理,心中已有定计。

  看着赵与芮,开口道:

  “小公子所言不虚,但仍有另一层意思吧?”

  赵与芮心道:“不愧是能混上知县的人,人情世故察觉的很深么。”

  而后,赵与芮开口道:“秦知县以为与芮还有何意?”

  秦亨淡然道:“小公子认定自己能在替代者中脱颖而出,又或者至少名列前茅?”

  赵与芮轻咬嘴唇:“果然瞒不过秦知县,与芮不才,但也不会落于人后。”

  秦亨心道:“这小子的确见识非凡,有可能脱颖而出,此番交谈实际上并非让我站在丞相或惠王一方,而是想让我站在他的一方。”

  赵与芮见秦亨没那么好说话,看来不露一手是不行了。

  赵与芮双手作揖:“看来秦知县不太相信我的才干,也罢,敢请知县请出五个县卒,与芮愿与五人缠斗!”

  “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