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万事俱备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74 2019.05.28 17:21

  赵与芮谏言道:“殿下,我朝将作监丞簿二人韩封,霍思邈二人皆为丞相的爪牙,利用职务之便,中饱私囊,与芮已掌握蛛丝马迹。”

  赵竑大喜道:“族弟快快说来。”

  赵与芮环顾四周之后,低声道:“两人利用将作监占据市肆的便利,偷偷经营了一个地下钱庄。”

  “他们找匠人复刻了朝廷铸钱的模具,在地下钱庄没日没夜的开工。”

  “据说每年私铸铜钱超过十万贯!且因为模具与朝廷一样,根本分辨不出真假。”

  “殿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赵竑顿时明白事关重大,低声道:“族弟,你觉得应该如何引爆此事?”

  赵与芮叹息道:“唉,若是我拥有临安的民间势力为依托,事就好办了,可惜我一人无依无靠啊。”

  赵竑登时反应过来:“呵呵,族弟,实不相瞒,临安城三大江湖势力早已聚集在本王麾下,既然族弟需要,本王愿助你一臂之力。”

  “真的么?殿下果然出手不凡啊,连史相都束手无策的势力居然是殿下麾下。”

  “呵呵,这驭人之道,史相还远不及本王。”

  赵与芮偷偷咂舌,但也只能应承道:“那是自然。”

  赵竑对着远处打了个响指,一位黑衣蒙面男子走过来,在赵竑几句吩咐之后,便快速离开府邸。

  而后赵竑说道:“族弟,本王已命人联系江湖势力,族弟这几日便可放开手脚,惩治奸佞了。”

  赵与芮拱手作揖道:“有殿下做后盾,与芮何惧史相。”

  “嗯,如此便有劳族弟了。对了,今夜如此良宵美景,族弟何不与本王一醉方休?”

  “这……”

  “族弟,本王与族弟相见恨晚啊,你放心,本王这里绝对的安全。”

  “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赵竑挥挥手:“来人,上酒,叫婉儿来弹曲助兴。”

  少顷,几个仆人端来了两张桌案,两壶佳酿,赵竑和赵与芮分席而坐。

  赵竑说道:“族弟,此酒名为蔷薇露,面呈赤色,酒性极烈,不知族弟可否顶得住?”

  赵与芮轻轻倒入碗中,的确酒色如蔷薇花般,极其艳丽,看完后,赵与芮便拿起酒碗一饮而尽。

  赵与芮心道:“果然,哪怕是传说中的蔷薇露若不经过蒸馏,也就勉强二十度左右,算不得烈酒。”

  当然嘴上还是要说:“好酒,怪不得前辈有诗云,‘君不见白玉壶中琼液白,避暑一杯冰雪敌。’”

  赵竑洋洋自得道:“一般人可喝不上这蔷薇露,只有吾等天生贵胄方能有如此口福啊。”

  “呵呵,是极是极。”

  赵竑一边吟诗作赋,一边感叹家国变迁,时不时又抒发一些自己的豪言壮志。

  配合着婉儿琴音的斗转,倒还颇有一番良辰美景之意。

  当然了,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假如赵与芮不明白这琴女身份的基础上。

  婉儿眼中的含情脉脉,在赵与芮看来更是虚假的掩饰,无论如何动人,都只会让赵与芮更加提防。

  赵竑连饮八大碗后,已有些微醺,在侍女的搀扶下,下去稍微醒醒酒。

  婉儿本欲退下,但赵与芮走到了婉儿的面前。

  赵与芮拱手作揖道:“殿下当真好福气,得佳人如此,夫复何求啊。”

  “公子谬赞了,若无事,婉儿便退下了。”

  在婉儿走过赵与芮身边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赵与芮的话语:

  “告诉丞相,与芮会用自己的方式,相助兄长。”

  说罢,赵与芮便离开了婉儿的身边。

  婉儿的心脏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心道:

  “他是怎么知道我是丞相派来的内应?”

  “若他对殿下坦白,那我必死无葬身之地!”

  “我的身份是绝密,断不可能让旁人无缘无故得知。”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这位赵公子也是史相派来的,也就是说,史相希望我二人互相掩护么?”

  心念至此,长舒了一口气,婉儿便回到了自己的居室,飞鸽传书。

  赵竑醒酒之后,便不再强留赵与芮,于是赵与芮便拜别赵竑离开了赵竑的府邸。

  赵竑的府邸在万岁巷,这边尽是达官贵人的居处,不便久留,于是离开了府邸汇合顾瑧后迅速离开了这条巷子。

  顾瑧问道:“赵兄对这位皇子印象如何?”

  赵与芮轻轻摇头:“在我看来,这位皇子有些自恋过甚,当然若是演给我看的话,那就有点可怕了。”

  顾瑧笑道:“不会吧,赵兄切莫自己吓唬自己了,这位皇子殿下可能真的是眼界太过狭隘了”

  赵与芮心道:“也对,自小便荣华富贵,甚至一路平坦,更兼有真德秀这样的谋士出谋划策,言听计从即可,哪来的深沉心机呢?”

  轻笑一声之后,便带着顾瑧回到了右监门卫大将军府中。

  ……

  而此时,史弥远照往常一样收到了婉儿的飞鸽传书,看罢之后,略有疑惑。

  “这小子,难不成是我看漏他了?此人对我是忠是奸,是贤是愚,有待考量啊。”

  “不过,这是小事,现今还是尽量快些说服陛下和杨皇后,立赵与莒为皇子为重。”

  “虽说现今的准备已完善,但只要陛下一日不松口,始终占不得大义名分啊。”

  不过史弥远倒不是很在意,毕竟当任何一个人稳操胜券,手拿把攥的时候,都会松懈下来的。

  对于史弥远来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

  另一侧,赵与芮回到府中之后,看见了府中等待的萧陆离。

  “萧兄,可是赵竑联络你们之后赶来相助的么?”

  萧陆离拱手道:“正是,此事聚义堂不便出面,只提供路引和内应,由在下来引爆这件事。”

  赵与芮点头道:“好,萧兄,你听我说,明日你带人悄悄潜伏在韩封、霍思邈地下钱庄当中。”

  “我让聚义堂的弟兄们将数十坛酒放置在仓库之中,你们到时候纵火焚烧整个地下钱庄。”

  萧陆离问道:“在那里劳作的无辜百姓怎么办?”

  “萧兄,那里劳作的大部分都是聚义堂的人,时间到了,他们会裹挟着全部人逃出去的。”

  “到时候地下钱庄空无一人,你们放手去做即可。”

  萧陆离抱拳道:“明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