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举逸民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11 2019.06.13 18:14

  二月的天,河水冰凉,人心更凉。

  史弥远接连颁布了不少政策,加征土地税、人头税、商税等税款,营建宫室,积极的在为赵与莒造势,同时贬低赵竑。

  一切都在为废赵竑,另立赵与莒做准备,这在朝堂中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不只是在临安有这样的风声,附近九县有人脉的士绅也对这种情况心知肚明,暗暗盘算着如何对自已有利。

  一些倒掉的世家,如吴家、丁家、韩家、蒋家、何家等等百余世家重新聚集了起来。

  新吴家家主说道:“老丁啊,你听说了么?史相给我等寄来书信,号召我们大举入京请命啊。”

  丁家家主点点头:“嘿,老吴,我知道啊,只要我们进京,史相会将我们失去的田地还给我们。”

  韩家也嚼舌头:“就是就是,我们祖宗的田地给那些贱民糟蹋,真是天理难容啊。”

  蒋家家主愤怒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据说那赵与芮还是得到那赵竑的授意,倒行逆施,其罪难容啊。”

  何家家主也愤慨道:“走,我们进京!夺回我们失去的东西!”

  ……

  史弥远大举逸民,所有丢失了官职的,失去了土地的人都在他的旗帜下聚集了起来。

  逸民们先是汇聚在了钱塘、仁和两县,成规模之后向临安进发。

  不少小的士绅因为韩凛和白文瀚对史弥远书信的截击导致不明白具体情况,这批劣绅只能窝在家中,静观局势。

  韩凛先是雇佣了一批闲散人员,在士绅群体中传播言论。

  诸如“史弥远不会归还土地”、“史弥远只是在借刀杀人,事后必然过河拆桥”之类的言论。

  这样的言论让一些士绅心神出现了动摇,怀疑自己的决定。

  虽然土地能回来最好,但要是被史弥远过河拆桥了的话,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现在的日子有些清苦,但也算凑活,不至于活不下去。

  于是乎,一些不愿惹事的小士绅纷纷离开了逸民大队。

  韩凛采取的策略是分化怀柔策略。

  韩凛明白,这批士绅的心思不在一块,是可以被分化瓦解的。

  士绅们丢了土地,日子清苦,对于钱财的渴望远超过往。

  只要些许钱财就足以让那些小士绅离开逸民大军。

  而小士绅们一旦离开,势必会导致那些立场不坚定的士绅人心惶惶。

  这支逸民大军就和军队一样,是讲究士气的,一旦出现了“逃兵”,士气就会垮掉。

  伴随着逃亡者的人数越来越多,逸民大军也有些不安分了。

  毕竟他们是抱团壮胆的,人少了的话,根本不敢进京啊。

  几个原本的大世家纷纷传递书信给了丞相史弥远。

  史弥远知晓情况之后,当即下令,调拨钱财二十万贯前往钱塘犒劳逸民。

  这波钱财一到位,士绅们的心思才算稍稍有所安稳。

  只要见到了真金白银,一切都好说话。

  逸民的人数最开始聚集了大约一万两千人,在韩凛瓦解分化之后,只剩下了大约八千多人。

  这八千多人分到了钱财之后,重新整装待发,前往临安。

  八千多人路上要用到大量的补给,因此钱粮调配成为了几大世家头疼的问题。

  大家都是世家出来的,谁还不知道管钱粮的必然会大捞一把。

  将心比心之下,谁会把这个差事分配给其他世家呢?

  于是乎几大世家争论不休,几次大打出手也没有个结果。

  这个时候,何家建议,所有世家各出来一个人,组成决议团,共同调拨钱粮。

  这才让世家们暂时停止了搁置。

  不过白文瀚想到了一个方法,他收买了一位世家子弟,世家子弟不断地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大世家、小世家人头数不一样啊,都出一个人组成决议团是不是不公平?”

  “每个世家出力不同,出来的人数不一样,怎么能平均分配呢?”

  “你丁家当年欠我何家的百贯钱是不是该还一下了?”

  ……

  诸如此类问题,挑拨各个世家对于权力分配的不满,同时翻出了各家的旧账。

  各个世家因为这等话题再度争吵了起来,行军又一次受到了迟缓。

  钱塘县距离临安本来就不远,急行军的话一天一夜都差不多到了。

  就算是没有军队的素质,正常人走个三四天总能到的。

  而逸民们吵吵停停,竟然走了十几天了还离临安有着五十里路…

  此等情形,颇有当年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感觉。

  史弥远看到这等报告之后,将文书摔在了地上。

  “一群乌合之众,难以成事啊。”

  李知孝坐在旁边的座椅之上说道:“史相,不如调集殿前司诸军直接护送?”

  史弥远淡淡道:“不可,此等非常时刻,切记不可放松对军队的管控,一旦他们离开临安这个范围,就有可能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调动。”

  李知孝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

  史弥远撇过头去:“莫泽,那赵与芮还没有消息么?”

  莫泽也十分困惑的说道:“丞相,真是奇了怪了,我在埋伏地点查了半天,根本没找到半点踪迹,会不会那批刺客直接跑路了?”

  史弥远有些生气道:“哼,看看你养的那些人!”

  莫泽无奈道:“臣下有负丞相所托,罪该万死啊。”

  莫泽哪里知道,赵与芮熟知反侦察知识,掩埋之后,根本没有破坏植被的分布,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所以莫泽当然追查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除了一路向南的马蹄印之外。

  史弥远闭眼沉思了一炷香的时间,而后瞪大眼睛。

  “莫泽,梁成大!”

  莫泽和梁成大立马站起来拱手道:“臣下在。”

  史弥远指着外面:“赵与芮绝对没有离开临安,立刻着人挨家挨户的盘查,一户都不准放过!”

  莫泽疑惑道:“”丞相,不会吧,赵与芮还敢躲在临安?

  史弥远直接爆粗口:“你懂个屁,越是紧要关头,越是不能离开权力中枢。”

  “赵与芮明白,这个局是躲不过去的,他一定会留在临安,成为搅局者。”

  莫泽汗颜,立马应道:“属下这就去办。”

  梁成大还有些担心道:“丞相,那万剑楼也查么?那可是圣上的……”

  史弥远坚定道:“没听见我说的什么吗?一户都不准放过!”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