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57 2019.06.18 18:18

  赵与芮和孟溪拿下城防营之后,随即率军直闯大内。

  沿途但又抵抗,一律擒拿,反抗激烈者,就地诛杀。

  一路横冲直撞,狂飙突进,并且根据位置的重要性,就地留下士兵驻防与巡逻。

  冲进宫城之后,赵与芮带领着千余名将士奔跑在御道之上,直到到达了和宁门。

  和宁门之上,几个史弥远的人挥手禁止道:“来者何人?速速停下!没有丞相允准不得入内!”

  赵与芮掏出黑玉密令暴喝道:“我乃将作监丞赵与芮,黑玉密令在此!面令如面君,尔等还不速速退下!”

  城上将士面面相觑,他们不敢违抗史弥远的命令,但对这黑玉密令,虽然知之甚少,但明白它的存在。

  一位士卒鼓足勇气道:“我…我们不知道什么黑玉密令!休要胡搅蛮缠,速速退下。”

  赵与芮爆吼道:“孟将军,把宫门给我砸了!”

  孟溪稍稍一愣,疑惑道:“可以么?”

  “本公子手持黑玉密令,我的命令就是君命!”

  孟溪拱手道:“遵命!”

  “弟兄们!给我砸!”

  孟溪所部的将士们搬来了撞城门的冲车,狠狠的砸在了大门之上。

  “咚咚咚!”

  楼上的士兵们万分惊恐,他们没有料到这群人胆子如此之大。

  士兵们正欲张弓搭箭,赵与芮却喊道:“大内高手何不速速现身?君不见黑玉密令在此?”

  史弥远的士兵们不认黑玉密令,但是忠于皇室的大内高手却认!

  大内高手们响应号召,火速现身,七十余位大内高手于城头之上拔出利刃,一剑封喉。

  “啊!”

  宫城上面的将士在一炷香之内便被大内高手一扫而空。

  “砰砰!”数十次撞击之后,宫城城门被孟溪所部的将士们撞开。

  赵与芮一声令下:“全军出击,包围宫城!史弥远之党羽,格杀勿论!”

  “冲啊!”

  将士们得到号令,嗷嗷叫的冲进了宫城当中。

  此时的史弥远面对着赵竑突如其来的刺杀,狼狈不堪的逃窜着,赵竑此时已经进入了癫狂状态,不顾一切的冲向史弥远。

  史弥远刚出大殿,便看到了赵与芮带领禁军攻破了宫城城门。

  史弥远嘴中咬牙切齿道:“赵…赵…与芮!”

  赵与芮看到狼狈不堪的史弥远,笑道:“史相别来无恙?”

  史弥远披头散发,无空隙理会赵与芮,拔腿就跑。

  赵与芮命令道:“斩杀史弥远者,赏钱千贯,地百亩!”

  禁军将士们一听到此等命令,顿时两眼放光,看向了正在逃窜的史弥远。

  将士们话不多说,争先恐后的蜂拥而上。

  史弥远深感无奈,刚出大殿,便被人撵了回去。

  赵与芮提剑冲入大殿,一干将士四散捕杀史弥远的党羽。

  所有讨好史弥远的朝臣在此时此刻都丧了魂一样。

  一些腐儒曾依附于史弥远,此时此刻他们除了大喊“有辱斯文”之外,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孟溪的部下在赵与芮的命令下,将所有逃出大殿的史弥远麾下尽数歼灭。

  史弥远走投无路,他的袍子被赵竑砍掉了一半,赵竑如饿狼扑食一般撕咬而来。

  史弥远深知大势已去,将目标瞄准了坐在御座之上的赵与莒。

  赵与莒静坐在御座之上,手上不知道握着什么东西。

  但史弥远没工夫多想了,现在的史弥远只想挟持赵与莒来换得一条生路。

  赵竑已经筋疲力尽的倒下,顾瑧则在阻拦听从史弥远命令的侍卫们。

  似乎没有任何人能够保护住年幼的赵与莒了。

  史弥远也从来没有把这个傀儡放在眼中过。

  半年前,赵与莒曾经问过赵与芮,为什么只练拔剑式而不用练习完整的剑式。

  赵与芮对他说过,为君者不必事事躬亲,要学会用人,将事情交给臣子们去办。

  若是一代君王将完整的剑式付诸于实践的话,那便是国破家亡的时刻了。

  所以赵与芮希望自己的兄长只修习拔剑式,不为其他,只为关键时刻保命即可。

  这一剑,赵与莒练习了半年。

  每天至少练习两个时辰,从刚开始的生涩,一直到熟练,再到剑出鞘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现在,到了用它的时候了。

  史弥远冲上御座的时候,将手伸向赵与莒的时候。

  赵与莒长剑出鞘,一剑刺去,刺进了史弥远的心脏之中……

  “噗呲”鲜血喷涌而出。

  史弥远惊悚的看着赵与莒,他万万没想到,一向文雅的赵与莒怎么会如此擅长武力?

  赵与莒轻声叮咛道:“郑先生每日给丞相汇报,看来丞相深以为然啊。”

  史相苦笑道:“原来…是这样啊~”

  赵与芮走上前问候道:“兄长无碍吧?”

  赵与莒摆摆手道:“不妨事,这次是我出手快了一点。”

  史弥远弥留之际问道:“赵与芮,为何你能入主禁军?我就快死了,起码让我知道怎么死的……”

  赵与芮轻声道:“有句话史相永远不会相信,也永远不会明白,那就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史弥远眼前,人生的片段开始快速的回放在眼前,似乎一切疑团都明亮了起来。

  赵与芮为何要设计除掉将作监丞簿韩封?因为他想要当将作监丞,这是许给三大江湖势力的承诺。

  赵与芮为什么要当观察使巡视四方?因为他想要收买人心,进而拢络军心!

  赵与芮之前躲在哪里?监狱!因为包嘉良是我唯一不会怀疑的人。

  赵与芮为何要隐忍至此?因为他想要他的兄长赵与莒有大义名分……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由乡野平民,再到临安江湖,再到重要官员…一步一步,算无遗策。

  史弥远静静地闭上眼睛。

  “以前,我也是如此步步为营,坑害韩侂胄的吧~”

  “陛下,你曾经说过,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我,算是懂了…”

  “你们两兄弟,将来一定会腾飞起来的吧?”

  “劣绅们挡不住你们,金国人挡不住你们,就连那蒙古人,也未必挡得住你们。”

  赵与芮轻轻锤击了史弥远的心口:“史相,我们兄弟的征程是星辰大海,作为被历史车轮碾碎的失败者,你就安心的沉沦吧。”

  史弥远,执政数十载,保持大宋稳定发展,这是他有功的一面。

  排斥异己、中饱私囊、加重税金、战略主和、经济疲敝,这是他有过的一面。

  史上之奸相,莫过于过大于功者。

  此时此刻,权倾朝野的史相,就此成为冢中枯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