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巧合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80 2019.06.08 20:16

  自从韩凛加入到赵与芮的队伍之后,赵与芮等人面对当地豪强的鬼蜮伎俩也愈发的娴熟。

  临安府观察使相继拿下钱塘、仁和县之后,南下富阳、于潜、昌化后迂回至新城、盐官、临安,观察使卫队一行人势如破竹,各地豪强劣绅望风来降。

  而今摆在赵与芮面前的也只剩下余杭县还没有拿下了。

  余杭县的恶霸也深知赵与芮即将到来,聚成一团,紧锣密鼓的商量着。

  蒋家家主蒋楠说道:“诸位,那赵与芮来势汹汹,我们该如何应对啊?”

  何家家主何甫提议道:“不如我们联名上书,请圣上撤掉他?”

  沈家家主沈涂笑了:“老何,你忘了韩家是怎么没的了?”

  何甫霎时蔫了:“那你说该咋办?”

  沈涂无奈道:“不如学新城、盐官的那些人,以礼来降,自述罪行,还能从轻发落。”

  蒋楠白了沈涂一眼:“那盐官和新城县的人认罪之后,只剩下千亩田地不到,我们要是学他们,如何养得活一大家子人啊?”

  沈涂问道:“那你说咋办?”

  蒋楠咬咬牙,心一横说道:“一不做二不休,我们雇佣江湖游侠儿,刺杀那赵与芮。”

  “只要赵与芮一死,所有问题便能迎刃而解了。”

  沈涂大急:“你不要命了?胆敢公然行刺朝堂命官?”

  蒋楠厉声道:“只要没有人发现,便是安全的。”

  沈涂摆摆手:“那你自己干吧,别拉上我,我还想多活几年。”

  沈涂说完就想离开,还没等沈涂出门,便被人用绳子捆住了。

  蒋楠淡淡道:“老沈,既然你不愿,杂家也不能让你把这话给抖出去,只能先委屈委屈你了。”

  沈涂正欲开口,一个布团便堵住了沈涂的嘴。

  蒋楠挥手让下人把沈涂带到了地下密室当中,然后看向了何甫。

  “老何啊,你是和我一起干,还是……?”

  何甫内心疯狂的斗争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干了。”

  蒋楠笑道:“好,我们这就准备重金,我已经找好了人。”

  何甫心中微动,问道:“是哪位好汉啊?”

  蒋楠看向门外:“自然是大名鼎鼎的无霜剑了。”

  话音刚落,门口走进来了一个俊朗的青年,脸庞如春风般和煦。

  “哟,原来是大名鼎鼎的万剑楼第一剑欧阳兄啊。”何甫拱手道。

  欧阳伯霜回礼道:“不敢当,伯霜问问二位,二位想要对付谁?”

  蒋楠轻声道:“临安府观察使赵与芮!”

  欧阳伯霜两眼瞪大,简直不敢相信。

  “呵呵~当今天下,能够从万军从中取那赵与芮首级的,唯有伯霜兄一人耳。”

  “噗~”

  欧阳伯霜差点憋不住自己内心的笑意,但掐了下自个儿的大腿后,还是强忍了下来。

  欧阳伯霜推辞道:“这赵与芮,并非大奸大恶之人啊,与我万剑楼行事方针似有不妥啊。”

  何甫拉住了欧阳伯霜说道:“欸,此事是我和蒋兄的个人所托,望欧阳兄答应我等啊。”

  “当然了,我们不会亏待欧阳兄的。”

  说罢,一位仆人走了上来,将一篓子黄金放在桌上。

  “五百两黄金,换那赵与芮的项上人头。”

  欧阳伯霜这才不再拒绝,淡淡道:“好吧,权且答应两位这一次,不过先说好,此事绝密,断不可让第四人知晓啊。”

  蒋楠拍拍胸脯说道:“你放心好了,这也事关我和老何的身家性命,我们不会大意的。”

  欧阳伯霜应承之后,匆匆离开了宅院。

  ……

  临安县,高虹镇。

  赵与芮等人视察完之后,曹弈便号令众军即刻启程。

  马车上,赵与芮向众人说道:“各位,我们辗转一月有余,如今临安八县已经全部整治完毕,只剩下余杭县了。”

  曹弈说道:“是啊,余杭县有三位大豪强,号称余杭三霸,可能稍稍有点棘手啊。”

  韩凛托着下巴思索之后说道:“大人,我们也许可以从他们仨内部离间,假途灭虢。”

  正在众人讨论的热乎朝天的时候,一只信鸽捎来了一封信。

  白文瀚取下来看罢,笑道:“大人,韩兄,曹将军,我们不用再那么复杂筹谋了,这余杭三霸弹指可灭。”

  众人被吊起了兴趣,纷纷看了过去。

  白文瀚说道:“前些日,余杭三霸的蒋楠找到我大哥让他帮忙完成一次刺杀行动。”

  “而刺杀的对象便是大人您啊。”

  “噗~噗~哈哈~”

  “卧槽!”

  “咯咯咯。”

  各种笑声不绝于耳,似乎是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

  赵与芮无奈摇摇头:“这就叫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居然这么巧啊。”

  韩凛看着天空感叹道:“要是天天都这么多巧合就好喽。”

  赵与芮轻叹一声,吩咐道:“那也不用商议了,快马加鞭,争取到余杭县吃晚饭!”

  ……

  蒋楠那日吩咐欧阳伯霜前往行刺之后,心中一直惴惴不安,也说不上那里不对劲,但就是觉得很怪。

  虽然许以重利,但当时欧阳伯霜的眼神分明有鬼。

  是哪里不对劲,蒋楠也不知道。

  实际上蒋楠的心里还是蛮颓废的,行刺已然是迫不得已的下策了。

  面对相邻县的故人纷纷倒台,蒋楠却没有伸手援助。

  如今轮到他了,也就不会再存在盟友了。

  蒋楠很后悔,当时收到韩温的请求时,便应该奋力一搏的。

  夜晚,当蒋楠和往日一样,在庭院当中饮茶。

  虽然心里忐忑不安,但如今的蒋楠也唯有等待了。

  夜半,蒋楠打算回到房中休息的时候,听见了门口的敲门声传来。

  蒋楠立刻前往门口开门,心中希望是欧阳伯霜给他带来的好消息。

  开门之后,欧阳伯霜的确站在门前,蒋楠问道:“欧阳兄,事情办得怎么样?”

  “完美。”

  蒋楠顿时大喜,正欲庆祝,却看到了欧阳伯霜后面的数百人。

  “欧阳兄,这是……”

  “这是临安府观察使卫队啊,蒋楠你意图行刺临安府观察使,罪大恶极,还不快快跪地就缚。”

  蒋楠大怒:“欧阳伯霜,你…唔唔…”

  还未等蒋楠开口,便被堵住了嘴。

  映入蒋楠眼帘的还有欧阳伯霜后面同样面如死灰的何甫。

  而那沈涂一脸不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