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夜访赵竑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93 2019.05.27 21:03

  赵竑近些时日可谓春风得意,未费一钱一帛,便使得临安城三大势力以礼来降,一时间也有些飘飘然了。

  真德秀多次规劝自己,其中恐有阴谋,但赵竑却将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赵竑心道:“怎么就不能是本皇子英明神武呢?三大势力不过顺应天时罢了。”

  当然这种话不能说出来,表面上,赵竑还是要礼贤下士,尊师敬长的,自然不能太过违背真德秀的意思。

  是故,赵竑只是稍加派人提防了一下,没有太过在意。

  赵竑一人举杯望明月,心中泛起阵阵波澜:

  “与史弥远的争斗,胜利再向本王这边缓缓靠近,总有一天,这帮奸佞会俯首于本王的脚下。”

  赵竑轻轻的撩拨着自己整齐柔顺的发丝,暗暗可惜道:“为什么本王没有早点发现自己的魅力呢?”

  “或许是父皇和朝臣故意贬低本王的缘故,看来他们的话不能尽信啊。”

  “以本王的才智,图皇位小矣,当席卷六合,横扫八荒!”

  “据说九月九,梦蝶阁苏秋蝶将登台献曲,到时看本王一席话语,揽佳人入怀。”

  “如此佳人,只有本王才能相配啊~”

  这时,赵竑的一位幕僚王潘悄悄来到赵竑的耳边呢喃道:

  “殿下,后门外来了两位客人。”

  赵竑问道:“谁啊?”

  王潘笑道:“殿下绝对想不到,来人是那右监门卫大将军赵与莒的弟弟赵与芮和他的护卫顾瑧。”

  赵竑意兴阑珊的问道:“哦?他二人来此作甚?”

  王潘回答道:“不知,他只说有要事求见。”

  “不见,让他们走。”

  王潘低声道:“殿下,还是见见吧,虽说他们是史相的人,但若能打听下虚实,也算是知己知彼啊。”

  “好吧,你带他们到偏室。”

  赵竑无奈的摇摇头,如此雅兴的夜晚就被这么毁掉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随后,赵竑简单更衣之后,便来到了偏室。

  一进入偏室,便看到了细细品茶的赵与芮。

  “这不是族弟与芮么,今日怎么得空来本王这里?”

  赵与芮起身拱手作揖道:“您便是皇子殿下吧,久闻殿下英明神武,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啊。”

  赵竑谦虚道:“外人的谬赞,当不得真的。”

  赵与芮笑道:“欸~万物必有其源头,既有此说,现实则相差不远矣。”

  赵竑略显得意:“那本王便当此一夸。”

  赵与芮点点头继续说道:“殿下,实不相瞒,这次与芮冒险前来实则有要事相商啊。”

  赵竑伸出一只手:“请坐,但说无妨。”

  赵与芮喝了口茶静心之后说道:“唉,殿下啊,我与长兄现在的处境当真是进退两难啊。”

  赵竑略显不高兴:“依本王看,未必如此吧,明明是一步登天,将来不可限量啊。”

  赵与芮急忙说道:“殿下为何如此说?难道殿下看不出来我兄弟俩只是史相手中的傀儡么?”

  “这…本王当然知晓,只是…”

  “殿下,史相将我两兄弟从幕后推至台前,为的是什么?为的便是吸引殿下的仇恨,转移视线,已达到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赵竑饶有兴致的问道:“是何目的啊?”

  赵与芮轻声道:“殿下可知,史相派来的郑清之所教的是什么?”

  赵竑摇摇头:“不知。”

  “郑清之每日教习的不是四书五经,而是权谋之学,阅人之学,纵横之学,是法、术、势之道啊!”

  赵竑略微张开嘴吃惊道:“那岂不是……帝王之学?”

  赵与芮更显无奈道:“我兄弟只求些许富贵,赡养亲人即可,何曾想被卷入如此漩涡之中啊。”

  “史相明摆着想要行违逆之举,想要对付殿下您,却把我兄弟俩拿来做挡箭牌。”

  赵竑面色有些难看说道:“那你们何不顺了丞相的意思,坐上那个宝座?”

  赵与芮撇了撇嘴:“殿下,人贵自知,有的人天生贵胄,如殿下您,您继承大统才是天命所归,四海臣服。”

  “而我兄弟俩,但求保住富贵,若骤然抬到高位,势必每日如坐针毡,寝食难安,更别提还要受千夫所指,惶惶不可终日。”

  “殿下,您说说,您要是我兄弟俩,您会选哪条路?”

  赵竑泛起了笑意:“这倒是,人呐,就是要明白自己几斤几两。”

  “呵呵,是啊是啊,如今我兄弟俩成了史相勾连朝臣,欲行不轨的掩饰,那可不就是进退两难么。”

  “被夹在史相和殿下之间,我兄弟俩如何安生啊。”

  赵竑心中略有些同情:“这也是难为你们了,所以你来找本王,希望缓和与本王的关系么?”

  “不止,我还有一物想要送给殿下。”

  “哦?是什么?”

  说罢,赵与芮拿出了一顶无甚特点的白色帽子。

  赵竑皱起眉头:“就这个?这不就是一顶白帽子么?”

  “殿下,您是王,王字头上一白帽…”

  赵竑恍然大悟,拍手说道:“是为皇!”

  “然也。”

  赵竑笑道:“你兄弟二人可是想来为本王效力?”

  “殿下,我二人但求保住富贵,逍遥一生足矣,到时还望殿下让我兄弟俩远离京城,回到故乡绍兴府做富家翁即可。”

  赵竑摆摆手道:“好说好说,只要你二人尽心为本王刺探史相的消息,到时候黄金白银,要多少便有多少。”

  “如此,便多谢殿下了。”

  赵竑心中愈发的坚信:“看来本王的魅力的确是高人一等啊,连潜在的竞争对手都来为本王效命,想必史相也总有一天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吧。”

  之后,赵竑问道:“那族弟认为,接下来本王该如何去做呢?”

  赵与芮思索了一番后说道:“殿下,史相势大,决不可轻易触碰,应该先从外围剪除其羽翼,最后以雷霆手段灭杀之。”

  赵竑问道:“那该如何剪除他的羽翼呢?”

  “殿下,我们决不可以常理来行事,否则一定会被史相压下,要用那些能引起临安轩然大波,民意沸腾之事来做文章。”

  “利用百姓们的意愿,届时殿下为民请命,对内剪除丞相羽翼,对外民心所归,岂不美哉?”

  赵竑拍手称快:“好,族弟且出谋划策,本王来安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