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兵行险招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082 2019.06.06 23:17

  赵与芮和曹弈两人进屋商议。

  曹弈问道:“大人,既然让我们放开手去做,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打下来韩家,然后再审问如何?”

  赵与芮毅然否定道:“断然不可。”

  “为何啊?韩家强取豪夺,斥候及大人的亲兵这几日收集所得情报显示,韩家罪行证据确凿,为什么我们还不能动手?”

  赵与芮说道:“曹将军,对于这种大奸大恶怎么做才能永绝后患?”

  “那必然是斩草除根。”

  “对,如果我们现在把韩温抓住,让他承认过错,他完全可以故伎重演,大不了损失田产钱财而已。”

  “我们不可能永远呆在仁和县,只要我们走了,韩温就会卷土重来,甚至变本加厉。”

  “那我们来这里还有任何意义么?”

  曹弈皱眉道:“大人,难道必须等韩温犯下实质性罪行的时候,才能动手么?”

  “是。”

  曹弈憋屈道:“为啥呀?明明知道他罪孽深重却不能动手?”

  赵与芮背过身去喃喃道:“曹将军,若我们现在就动手的话,以后的观察使就会仿效我们,逾规行事,美其名曰秉公执法,实则中饱私囊。”

  “我们断不能开此先例,唯有后发制人。”

  曹弈坐在那里,思索了好大一会儿,才说道:“罢了,末将听凭大人决断。”

  赵与芮拍了拍曹弈的肩膀:“曹将军,后发制人不代表不能主动出击。”

  曹弈来了精神问道:“大人您说。”

  赵与芮说道:“今日,我会再次拜访韩宅。”

  曹弈大急,说道:“大人不可啊,若大人有任何闪失,末将万死难辞其咎啊。”

  “无妨,我申时初刻进入韩宅,若申时二刻时还没有动静,你便带兵冲入韩宅。”

  曹弈苦劝不住,只得从命。

  而后曹弈匆匆离开,前往观察使卫队,整训人马,只待时辰一到,便立刻冲入韩宅。

  赵与芮将自己的几名亲兵,白文瀚、萧陆离、凌怀瑾、顾瑧、慕溟歌五人带上,同时带上了仁和镇赶来的李肆。

  赵与芮曾问李肆可愿随其进入韩宅,李肆欣然应允。

  李肆虽然不是什么仁人志士,但也算是敢作敢当了,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就由自己来弥补。

  几人一番合计之后,收拾好行装,配上宝剑,前往韩宅。

  路上,赵与芮反复强调,此次行动危险异常,谁若是后悔,还有最后的机会。

  但很显然,赵与芮的话并没有让几人灰心。

  出来混的,谁还真的怕了么?

  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谁怕谁啊?

  赵与芮苦笑之后,便带着几人进入了韩宅。

  韩温和韩凛听闻赵与芮再次到来,心中也是一阵嘀咕。

  韩温问道:“韩凛,你说韩舟能不能在临安说动陛下撤掉赵与芮呢?”

  韩凛说道:“不好说,我只有一半的把握。”

  “这要看丞相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是什么了。”

  “若是丞相想要抑制赵与芮的势头的话,就会提议撤掉赵与芮。”

  “但要是丞相不想抑制赵与芮的话,倒霉的就是我们了。”

  韩温也是忐忑,问道:“为何丞相有着不想抑制赵与芮的可能呢?”

  韩凛苦笑道:“老爷,我们只是棋盘上很小的一颗棋子,决定不了那些棋手的思维。”

  “丞相很可能想借着赵与芮整治地方劣绅的机会,趁机在朝堂上清除掉自己看不惯的人。”

  “像是真德秀啊,魏了翁啊,郑昭先啊这些人都和丞相作对。”

  “这三人的家眷不也在临安九县当中么。”

  “所以丞相也有可能借力打力。”

  韩温心中惴惴不安,这就是一个赌。

  赌的是丞相史弥远的心态。

  若是史弥远认为赵与芮更加危险的话,自己就安全了。

  要是史弥远认为那些大臣更加碍眼的话,自个儿就危险了。

  韩温知道,自己就算是百般后退,赵与芮也不会放过自己,所以只能迎头而上。

  但韩温不知道的是,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一个不相干人的心中的想法的时候,就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无尽深渊。

  虽然表面上看韩温为了守护住自己的财产,为了维持自己仁和县一家独大的地位,不得已而为之。

  但实际上,还是源自于心中的贪婪。

  韩温走到了韩宅的门口,拱手道:“观察使大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赵与芮也轻笑道:“呵呵~是啊韩家主,与芮也甚是挂念啊。”

  “不知道与芮还能在府上讨杯茶水喝?与芮对韩家主的茶也非常的想念啊。”

  韩温一伸手:“请!”

  赵与芮便和自己的几位亲兵,在韩宅仆人的带领下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堂内。

  仆人奉上了茶水,赵与芮本欲喝时,顾瑧抢先一步走来,拿着银针试探了一下。

  赵与芮笑道:“顾兄,无需如此,暗算这种事情,韩家主还不屑为之,对么?”

  韩温淡然道:“是啊赵大人,对于温这种读书人来说,历来胜负都是堂堂正正对决出来的,不会用这种手段的。”

  赵与芮饮完茶之后,让李肆走了过来。

  “韩家主,这位你可认识么?”

  韩温知道已经撕破脸了,也不用遮遮掩掩,说道:“认识啊,仁和镇白杨里李肆吗。”

  赵与芮瞥过头去,问道:“李肆,我问你,韩家家主韩温从嘉定七年至嘉定十四年,合计侵吞了多少田产,犯下了何种罪恶行径?”

  李肆鼓足了勇气,大声说道:“韩家家主韩温,七年来共计强买强卖,威逼利诱得田产五万余亩。”

  “勾结县令周裳,伪造田产文书数十件,周边所有保长皆可以作证。”

  “但有反抗,韩温便会组织家仆将人殴打致瘫痪。”

  “仁和县自从他韩温上台之后,便没有一家一户不受他的剥削贿赂的。”

  “临安府周边最为富庶的仁和县,也因为他吃不饱穿不暖,家家沦为佃户,在他的威逼之下,苟且度日。”

  赵与芮伸出手制止了李肆的话,向韩温问道:“韩家主,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韩温摇头:“大人,你如此兵行险招来此地,是料到我不会反抗么?”

  “你还想怎么样?”

  韩温将茶杯摔在地上:“既然来了,大人就别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