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小试牛刀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17 2019.05.17 17:46

  秦知县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说啥?”

  赵与芮摩拳擦掌的同时说道:“只是想向知县证明,与芮绝非庸才。”

  秦亨和安远两人大眼瞪小眼,也不知道该作何决断,毕竟这种事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竟要挑战五个成年县卒。

  更何况赵与芮看起来面黄肌瘦,绝非天生勇武之人。

  简直是痴人说梦啊。

  秦亨心道:“此子心中自有盘算,当不是再开玩笑,也罢,让他试试吧。”

  说罢,秦亨让安远赵五个县卒来到一片小校场上。

  赵与芮也跟着来到了小校场中,边走边思索取胜的机会。

  赵与芮心道:“正面对抗来说,力量不是一个量级的,决不可直接对抗。”

  “我身材略显瘦弱,但灵活性、柔韧性更好,而且历经现代知识的熏陶,明白人体脆弱的关节该如何打击。”

  “因而这次只得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几人开始相继准备,当然县卒们自然是比较轻松的。

  毕竟对县卒来说,简直就是在和小孩子玩过家家。

  “开始。”

  随着县尉安远的一声令下,几个县卒缓步慢跑的向赵与芮行进。

  赵与芮向前迈出几步后,突然被脚下的小石子给“绊”倒了。

  “哈哈哈,小娃娃莫要……”

  “唦”

  就在县卒嘲讽的时候,赵与芮从地上抓起一把砂砾泥土扔向了几个县卒的头部。

  毫无防备之下,几个县卒来不及阻挡被泼了一脸沙子。

  随后,赵与芮趁县卒掩面揉眼睛的时候,大步向前,从一个县卒的左侧面踹到了县卒的左膝处。

  “啊!”在县卒的呼喊声当中,紧跟着一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裆部。

  “啊,呜呜。”

  剧烈的疼痛刺激到了这个县卒,他只得在地上咬牙切齿的呼喊疼痛。

  其他四个县卒揉完眼镜,看见了那人的惨状后,都严肃了起来。

  “好狠的小子。”

  但赵与芮心中却无甚欢喜:

  “这幅躯体力量太小了,按我原来搬砖的力气,能直接折断他的关节,现在只能击伤他,可惜了。”

  四个人冲向了赵与芮,赵与芮也同时向后撤退。

  赵与芮冲到了一颗树下,四人分两个方向包围了上来。

  赵与芮两脚踏上大树,而后借助身体下降的趋势回身一脚踹退一人。

  一个县卒从后方腰间直接抱住赵与芮,想要将他直接抛出去。

  但赵与芮迅速下扎马步,左手紧紧抓住县卒的手腕同时向下拉,右手抓住大拇指作反关节别压。

  “啊!”

  那个县卒的手指被直接掰断,极其痛苦。

  但被击退的那个县卒跳了过来,一脚踢到了赵与芮的胸口。

  赵与芮被击退三四步,身后又有一个县卒试图用拳头砸击赵与芮的后脑勺。

  但赵与芮迅速调整好了自己,向右方闪动。

  同时左手拉住县卒的拳头向前拉去,右手化为手刀,猛击县卒耳下略靠前处。

  此处连接着人的颈静脉,颈动脉和迷走神经,一击之下,县卒直接昏厥过去。

  小校场上能动弹的就剩下两名县卒了。

  两个县卒相视一眼之后,一齐冲了上来,一人右手抓住赵与芮的右肩,左手抡拳砸向了赵与芮的脸庞。

  “砰”,赵与芮直接被打飞了三四步,另一位县卒跟上来想要拿下他。

  赵与芮轻咬舌尖保持清醒状态,县卒冲上来后,赵与芮直接跳起右拳挥出。

  县卒左手挡住之后,抡起拳头就要打过去,但此时的赵与芮右手别住县卒的左臂向后一拉,左手手掌后部猛击县卒下颚。

  下颚被手掌后部击中会造成短暂的眩晕状态,赵与芮直接踏着县卒的身体高高跳起,朝着最后一个县卒的飞去。

  最后一位县卒急忙躲闪,没有挨住飞脚。

  但是赵与芮从背后抓住县卒的手臂瞬间发力向后拉,同时膝盖顶在了县卒的肩膀处。

  “咔嚓”

  伴随着轻微的声响,最后一位县卒失去了战斗能力。

  现在的赵与芮毕竟只有十三岁,力量还不是很大,否则能直接使县卒的肩关节脱臼。

  赵与芮轻轻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而后走到了知县和县尉面前。

  双手作揖:“与芮从不说空话,秦县尊,安县尉,幸不辱命。”

  秦亨和安远无奈的摇了摇头。

  诚然,赵与芮使了很多小聪明,但也最终取得了胜利。

  秦知县只得开口道:“小公子技艺不凡,看来之后必能脱颖而出啊。”

  赵与芮答道:“哪里哪里,些许技巧何足挂齿,让知县安心罢了,与芮只求平安归家。”

  秦亨笑道:“呵呵,小公子请便,我这就令人带小公子回家。”

  赵与芮点点头:“那就多谢秦县尊了。”

  待到几名衙役送走赵与芮后,秦亨又和安远回到了内室当中。

  秦亨开口问道:“安远,你说这小子怎么样?”

  安远抿了口茶说道:“文武皆备,虽尚显稚嫩,但已初露锋芒,而且面对县尊不卑不亢,进退自如,难得的人才啊。”

  秦亨右手摸了摸下巴,说道:“的确,虽然有故作惊人之语,但为保命也能理解。”

  “那,秦老哥,咱俩真的赌一赌他么?”

  秦亨闭上双眼,想了想之后说道:“姑且一试吧,尽量不得罪人,要是真得罪的话。”

  “那也只能得罪惠王那一边了。”

  -----------

  一个时辰后,衙役带着赵与芮回到了舅父全保长的家中。

  全保长送衙役离开之后,略显担忧的问道:

  “与芮,他们为何放你回来?可有难为你?”

  赵与芮微笑道:“都是误会,解释清楚就行了。”

  “那你怎得受伤了?”

  “与人切磋了一下,无妨。”

  之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与芮,你真的没事啊?”

  赵与芮回头看过去,原来是自己的兄长赵与莒。

  “兄长,与芮安然无恙,让你担心了。”

  “呵呵,与芮你能平安归来就好。”

  舅父全保长说道:“别站着了,赶紧进屋,你舅母给你煲鱼汤喝。”

  “嗯,与芮早就饿坏了。”

  几人进屋后,赵与芮坐在饭桌上,体内饥饿感袭来,也顾不得斯文,抓起饭就吃。

  赵与莒笑道:“与芮,别急,没人和你抢的。”

  大快朵颐一番之后,回到屋内倒床就睡了。

  赵与莒看见自己弟弟劳累的面庞,也没有说话,帮弟弟换好衣物之后,也去歇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