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善恶终有报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403 2019.06.03 19:08

  丁亚看见赵与芮似乎也是一个见财眼开的人之后,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

  丁亚暗道:“看来这新来的观察使大人也没什了不起的么。”

  心念至此,吴峰、丁亚二人都不由的看轻了赵与芮几分。

  当然了丁亚还是赔上笑脸说道:“是啊是啊,这柑橘便是特地为大人准备的。”

  赵与芮脸上乐呵了一会儿,剥开了一个柑橘,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而后说道:“晏子曾言,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这淮南之橘固然甜美,但不剥开,谁知道里面是什么呢?”

  吴峰听完,不明所以,问道:“大人何意啊?”

  赵与芮吃完柑橘后说道:“我是什么意思?我倒想问问你二位是什么意思?”

  吴峰略有些尴尬,拱手轻声道:“大人…这还要小的说出来么?”

  “不就是‘例行公事’吗~”

  赵与芮登时抓起一坛酒砸了过去。

  “嘭!”

  坛子直接砸在了吴峰和丁亚的脸上,坛子破碎,酒水四溅,将二人淋湿。

  丁、吴二人瞬时傻眼,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观察使要砸二人。

  但巨大的声响,让整个钱塘酒楼的人都能听到。

  “上!!”

  门外传来了曹弈的命令,二百甲士在曹弈的一声令下冲进了酒楼当中。

  沈潜、丁亚、吴峰几人心中暗叫不妙。

  二百甲士手持钢刀,将一酒楼的人全部擒下。

  这时,赵与芮走了过来,拿着一瓣柑橘放在了丁亚的嘴中。

  “这柑橘很甜,但不足以清洗掉尔等罪孽所散发的恶臭。”

  “那二十万文钱便充公了。”

  丁亚不服道:“大人,你无凭无据的拿下我等,将来追究下来,你罪责难逃!”

  吴峰也反抗道:“观察使,你可要想好了,查办我等,会有什么后果!”

  赵与芮挥挥手:“陛下授予我临机专断,先斩后奏之权,若威胁本观察使的话,还是担心下自己的小命吧。”

  “将所有人带至县衙审讯,放心,尔等若未曾犯法,必然还尔等一个公道。”

  “若是尔等罪孽坐实的话,本观察使只能依法处置了。”

  “全部带走!”

  钱塘酒楼外,聚集着前来围观的街坊邻里。

  他们看到了大批官兵将酒楼包围后,便前来围观。

  有些人得到消息之后,明白是观察使大人前来巡视各地,惩治不法后,纷纷喜上眉梢。

  当地百姓无不期盼着这些豪强恶霸的垮台。

  当他们看见赵与芮走出来之后,便围了上来。

  赵与芮开口道:“父老乡亲们,本观察使上承天命,追查不法士绅,还望乡亲们同我一道,做个证人。”

  “本观察使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也不会让某些人逍遥法外!”

  说罢,数百甲士纷纷押解着士绅们赶赴县衙。

  而当地百姓在一番嘀咕之后,也决定前去作证。

  一位县民愤慨道:“哼~这些恶霸抢我财产,我要亲眼看着他们被处刑。”

  “我也去,我家齐儿被他们打的好几个月下不了床了。”一位年迈的父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我也去,我也去~”

  “算我一个~”

  之后,一大批人便也来到了县衙门前,等待观察使大人发落。

  曹弈暂时充当县丞喊道:“传丁亚、吴峰上前。”

  丁亚和吴峰二人全身紧缚,跪在县衙前,两人怒目而视。

  赵与芮开口道:“丁家家主丁亚,据查证,你自从嘉定六年开始,不断强买强卖,巧取豪夺,侵吞田产多达一万一千五百亩,你可认罪?”

  丁亚摇头道:“这全是我丁亚祖宗余荫,何来强取豪夺之说?”

  赵与芮轻喝道:“丁家自你接手时,只有地两千五百亩,而今却多出九千亩,何来祖宗余荫之说?”

  丁亚反驳道:“我经营有善,俱是合法买卖,绝没有抢占田地!”

  赵与芮扔下去一大沓纸:“看看吧,这上面尽皆你的罪证。”

  “嘉定八年秋,你强买双浦镇百余户田产一千五百亩,但有反抗,你便指示家丁重伤其人,而后竟以一亩地半贯钱便买下了。”

  “嘉定十一年春,开春农耕,你欺负转塘街民众不识字,用伪造契约租牛给他们,而后设以官府规定利息的二十倍。最后逼得当地县民不得不变卖田产。”

  ……

  “凡此种种,可有一件事是冤枉你的?”

  “还有吴峰,你家的事,也不需要本观察使再多赘述了吧?”

  丁亚、吴峰两人面色铁青,瞪着赵与芮,反驳道:

  “大人,则都是那群暴民的片面之词,你怎可轻信?”

  赵与芮答道:“一个人冤枉你还情有可原,这一千多份诉状莫非全冤枉你俩了不成?”

  丁亚负隅顽抗的答道:“那是他们嫉妒于我!”

  赵与芮轻笑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曹弈!”

  曹弈开口道:“传丁亚之妾李氏。”

  而后,一位妇人走到了县衙内,抽抽涕涕的跪坐在衙前。

  丁亚看着李氏不解道:“大人这是何意?”

  赵与芮对着李氏说道:“丁家李氏,丁家家主丁亚强取豪夺,强占他人财产检举信有六百多件,可有冤枉?”

  李氏一一翻弄之后说道:“禀大人,尽皆属实,但这都是丁亚一人所为,妾身虽有耳闻却无证据,望大人明察!”

  丁亚切齿道:“小贱人,妄我对你如此之好,你居然…”

  丁亚话音未落,便被塞了一块布堵住了嘴。

  而后赵与芮又使了一个眼色。

  曹弈喊道:“传吴家管家吴泰!”

  之后当吴峰看见吴家管家吴泰之后,便万念俱灰,低头承认了自己的罪过,希望能得到一点点宽恕。

  再之后,沈潜也被唤入县衙内,战战兢兢的跪坐在衙内。

  赵与芮说道:“沈大人,可还需要我一一举证?”

  沈潜摇头道:“沈潜认罪,还望大人从轻发落。”

  之后的事情便简单了,丁家、吴家两家落马后,大大小小也有二十几位士绅认罪。

  企图负隅顽抗者也被铁证击垮了最后一丝心防。

  当然,也有些善良待民的士绅被释放,赵与芮暂时将维护乡里,劝课农桑的差事交给他们,并许诺,只要差事办得好,便会为他们请功。

  这些士绅感谢之后,便离开了县衙。

  之后,赵与芮宣判了这些人的刑法。

  “钱塘县令沈潜,犯‘枉法赃’罪,廷杖二十,查没赃款,当即停职,永不录用。”

  “吴家家主吴峰,强占田亩六千亩,田亩归还百姓,罚籍没家财,羁管并服徭役三年。”

  “丁家家主丁亚,强占田亩八千亩,田亩归还百姓,罚籍没家财,因抗拒执法,移乡羁管并服徭役五年。”

  ……

  其余大小士绅,依据强占财产的多少,一一处以刑罚。

  而此时外面的百姓欲谢恩,却被赵与芮制止。

  “众位父老乡亲,与芮上承天命,只不过做了一个为官者应做的本份罢了,如何当得起称赞?”

  “朝臣执法不力,让恶霸鱼肉乡里,本身便是朝廷的罪过,与民何干?”

  “与芮不过执法护法,惩恶扬善罢了,切莫称赞。”

  “要谢,便谢大宋律例,谢当今圣上!”

  众民纷纷叩首,向北而望:“谢陛下天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