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宋末山河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皇帝养成计划

宋末山河劫 荆州勇士 2161 2019.05.17 17:46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夜之后,赵与芮辰时初刻便从床上爬了起来。

  之前在牢房当中,以身家性命为主,所以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

  自己穿越了。

  来到的是嘉定十三年,最艰难的岁月。

  未来的赵与芮会成为荣王,享受富贵。

  但更远的未来会国破家亡,沦为俘虏。

  赵与芮拥有改变大势的机会,但却前途渺茫。

  南宋国家沉沦,北面游牧民族兵强马壮。

  “东亚怪物房”的称号真是当之无愧啊。

  但对于现在的赵与芮来说,一切还没有盖棺定论,还拥有着挽救的机会。

  今生的赵与芮想要力挽狂澜,决不能只在嘴上说说。

  关键是怎么做,如何做。

  赵与芮先想了想自己拥有着什么。

  首先,前世作为赵钺,拥有着对历史大致的了解,可以一定程度上料敌于先。

  其次,自己曾经做过泥瓦匠一类的工作,自带科技树,当然太复杂的东西赵钺也不懂。

  最后,赵与芮拥有着一步登天的机会,哥哥赵与莒在不久的将来将被捧上皇位,自己能够快速的接近大宋核心决策层。

  嘉定十三年,距离宋蒙大规模开战还有不少时间,这就是历史留给赵与芮的机会。

  挽救一个行将就木的王朝,需要雄才大略的君主,需要经国治世的能臣,需要忠勇无双的猛将,需要奋不顾身的士卒,需要庞大的综合国力。

  对于赵与芮来说,他能做到的,也是目前唯一能做到的。

  那就是培育一位包容天下,雄才大略的君主。

  很巧,自己的哥哥赵与莒就是未来的君王。

  赵与莒现在还是一普通百姓,不会被虚伪的朝堂蒙蔽,也不会为世俗观念而束缚。

  嘉定十三年的赵与莒年龄为十五岁,正是风华正茂,逐步形成价值观的重要时段。

  此时的赵与莒尚未完全形成独立思考的能力,极容易被外来思想干涉,改变自己的想法。

  这就让赵与芮有机可乘,再这个时候,给他灌输理念。

  赵与芮并不相信有天生的皇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一个明君,离不开教导和培养。

  因此,改命第一步,皇帝纸尿裤,不对,“皇帝养成计划”

  赵与芮打定主意后,便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出门便看见了庭院内诵读诗书的赵与莒。

  朗朗书声传来:“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赵与芮走了过去,坐在了庭院内的石凳之上。

  赵与莒看见弟弟来了,便问道:

  “与芮,知县为何抓你?又为何放你呢?”

  赵与芮笑道:“兄长以为呢?”

  赵与莒右手拿书,轻轻敲击左手,思索了一会,说道:

  “我猜,绝不是所谓的奸佞之事,而是无妄之灾。”

  “然也,兄长果然是兄长啊。”

  “说与为兄听听?”

  赵与芮环顾四周之后,左手四指往回扣,而后轻声说道:

  “有人欲对赵氏血脉下手,我与兄长本来皆为目标,不过昨日我说服了知县,我俩应该不会再遭毒手了。”

  赵与莒眉头紧皱,问道:“可是因为京城动荡?最近总有小道消息传出。”

  赵与芮颔首:“的确如此,所以,兄长,你我二人的机遇将真真切切的到来。”

  赵与莒想了想便摇头:“无论机遇是否来临,读书方为关键,与芮,你平素不喜读书,将来可如何是好啊?”

  赵与芮笑道:“与芮从不读有字之小书,读的是这世间无字之大书。”

  赵与莒略显困惑:“哦?无字之大书?”

  “嗯,敢问兄长,你所读之论语何时何人所著?”

  赵与莒无奈道:“当然是千年前孔圣人所著。”

  “那就是了,兄长,千年之前,孔圣人成此书来教化世人,然千余年的岁月之后,此书当真仍是无错之书么?”

  “适才听兄长所读,为政以德,孔圣人崇尚德政,那我朝可是德政么?”

  赵与莒仍是不解:“难道我朝不是德政?”

  赵与芮脱口而出:“当然不是,德政只是皇帝为自己的行为标榜,不过一托辞罢了。”

  赵与莒小声说道:“与芮,这是大不敬之词啊。”

  赵与芮笑道:“无妨,兄长,今日之言出我之口,入你之耳,再无他人听见。”

  赵与莒点点头:“这点其实我也懂,德政听着美妙,实则早已空虚,那与芮,你说,是德政错了么?还是孔圣人错了?”

  “与芮窃以为,孔圣人无错,但不适用于当下,圣人之言亦要跟随时代而发展,不应停滞。”

  “德政也没错,但什么是德政?与芮以为,法治才是真正的德政。绝非人治。”

  赵与莒问道:“为何法治是德政?”

  “法治爱民,惩恶方能扬善,赏罚分明,有功便赏,有罪便罚,庶民大夫一视同仁,所以是德政。”

  “那我朝不是法治么?”

  “不是,名为法治,实为人治,若当今丞相犯法,兄长觉得皇上会处置丞相么?”

  赵与莒听罢,似是固有的观念受到了冲击,摸着自己的额头,闭眼沉思。

  半晌之后,方才睁开两眼说道:

  “要法治,不要人治,要德政,不要恶政。”

  赵与芮点头附和道:“兄长,你我的未来绝非止步于此,还有着更大的天地,任我们驰骋。”

  赵与莒似是有些胆怯,但还是说了出来:“与芮,你说,我可为君吗?”

  “可!”

  赵与莒轻轻摇头:“可我并不知道如何为君啊。”

  赵与芮拍了拍兄长的肩膀说道:“兄长,说一句僭越的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兄长可以做到,更可以做好。”

  赵与莒用奇怪的眼神看向弟弟:“与芮,你经历一番牢狱之后,为何有如此变化?莫不是拜了名师?”

  赵与芮笑道:“哥哥,与芮的确拜了名师,几日牢狱之中,夜夜有仙人指点,适才的话,皆出自仙人之口。”

  “哦?还有这等事?那么,这话谁说的?”

  “仙人名叫,嗯,鲁迅!都是他说的。”

  赵与莒略微思考心道:“鲁迅?天下间竟有如此奇人,看来我如井底之蛙,目光短浅太久了。”

  想罢,赵与莒退后一步,双手作揖:“望弟弟教我!”

  赵与芮也有些诧异,立刻拉起哥哥的手:“兄长为何如此,与芮怎敢言教啊。”

  赵与莒却不以为然:“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先,望弟弟教我。”

  赵与芮拉住兄长的手:“嗯,望日后与兄长同舟共济,生死相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