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深山竹青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聘礼

深山竹青青 兰狸兮 2175 2019.03.16 07:14

  白锦年低头看看白婉莲,不被人察觉地微微摇了摇头,正要迈腿离开。

  一双手忽然抱住了白锦年的脚,“爹爹不要走啊爹爹,爹爹救我……”白婉莲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她想要以此来博得白锦年的同情并带她逃脱墨羽青的“魔爪”。

  白锦年朝着墨羽青讪讪地笑笑,“小女不懂事,我这就走。”说完就弯下腰去要掰开白婉莲抱得紧紧的手。

  “爹爹!不要啊爹爹!”白婉莲看着白锦年无情的动作,瞬间心中一片死灰,撕心裂肺的哭着。

  “真吵……”墨羽青嫌恶地皱起好看的眉头,又抿了一口手中的茶。

  “是。”旭枫立即明白了墨羽青的意思。一直从三人进来到白锦年要离开,旭枫从始至终站在旁边不发一言,只在墨羽青需要的时候恰当地开口。

  旭枫上前,打晕了哭闹的白婉莲。

  白婉莲被旭枫打晕,抱在白锦年脚上的手一松,白锦年“顺利”地迈开了步子。

  白锦年又看了看白婉莲,停留了一会儿,但他再一瞟正在喝茶的墨羽青,却只想快点离开这令人压抑的氛围,于是他加快脚步,消失在了墨羽青的视野里。

  ……

  墨羽青直到把茶喝完,才对着旭枫说道:“旭枫,把她关到王府地牢里。”

  “王爷这是……”

  “我需要她做人质,保证月儿的安全。”墨羽青站起,背过手去。

  “是,属下明白。”

  旭枫刚要扛走白婉莲,墨羽青又开口道:“等等,帮我拿纸笔来,我要给白家留一封信。”

  “是。”旭枫放下白婉莲,转身为墨羽青拿来了桌上放着的纸和笔墨。

  ……

  白锦年等了许久也不见白婉莲回来,以为白婉莲被送到了林娘子那里,于是去找了林姝晴。

  林娘子正在屋内哭泣,一边恨恨地骂着白凝月,忽然就听到自己的丈夫叫她的名字,只好稍稍擦擦眼泪,走出门,这才知道自己的女儿白婉莲可能出了事。

  夫妻二人匆匆赶到大堂,只发现墨羽青留了一张纸:若是再敢伤月儿分毫,你们就休想见再到你们的女儿白婉莲。

  白锦年看到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直捶胸口,林娘子则伸手去搀扶白锦年,两人沉浸在“失去”女儿的悲伤中。

  ……

  次日早晨。

  白凝月睁开眼睛,感觉一切都无比的陌生。

  “小姐你醒了!”湘儿端着洗脸的盆子进来,见她醒了,十分开心地将盆子一放,朝她走来。

  白凝月立刻警觉地坐起,抱着被子退到最里面。

  “小姐?你不认得我了?,我是湘儿啊……”

  白凝月被湘儿的话刺激的一阵头疼,顿时捂着脑袋缩起来。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快来……”湘儿刚要叫人,便被白凝月的话打断,不得不停下来。

  “我记起来了……你是湘儿,我们现在在竹苑里。”头中的疼痛消去,白凝月想起了一部分事情,于是朝着湘儿笑了一下。

  “太好了,小姐!”湘儿连忙走向她,做到床上,抓住她的手:“小姐受苦了。”说完用另一只手去整理她凌乱的鬓发。

  “没事……帮我梳妆吧。”她笑得明媚,似乎什么心事都没有。

  “好。”

  白凝月走下床来,坐到梳妆镜前,看到梳妆台上的玉佩,白凝月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这是何物?”

  正在帮白凝月梳头的湘儿,看见她手中的玉佩,很自然地回道:“我记得……好像是鹤云长老给小姐你的。”

  “什么?……谁?……鹤云是谁?”白凝月疑惑地问。

  “……小姐?你真的……不记得了?”湘儿难以置信。

  “不记得了……”白凝月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伤心和惆怅黏黏糊糊地占满了她的情绪。

  “……这……不可能啊,你连我都想起来了……不可能啊……”湘儿惊讶地自言自语道。

  “什么不可能?”白凝月再次疑惑了。

  “小姐,你当真……一点都不记得?”

  “不记得了,就是感觉胸口闷闷的。”

  “那便不要记起来了,忘了的好忘了的好……”

  “湘儿你说什么?你怎么越说我越糊涂呢?”

  “没什么,小姐……咱们继续梳头吧!”

  “嗯……”

  ……

  白凝月恍恍惚惚地就这样过了一天。

  第二日。

  “小姐!小姐不好了!”湘儿着急地跑着来找正在白府后院摘花的白凝月。

  “什么事?如此着急?”

  “老爷……老爷他,前几日……前几日就收下了二王爷的聘礼,今日……今日便是你要出嫁的日子!”湘儿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们一直待在竹苑,安分守己,并不知道苑外的事情,再加上之前白凝月的心情不佳,根本没空打听其他事,要不是今天湘儿去帮白凝月库房取花剪子,她们不知要被蒙蔽多久。

  “什么?爹爹怎么没同我说过?”

  “快去见老爷吧小姐,再晚……再晚就真的来不及了!”湘儿一向知道自家小姐的脾气,未知的事物,小姐从来是不敢多碰的,于是对于这桩未知的联姻,白凝月自然也是抗拒的。

  “好。”说完就将花篮交给湘儿,一路小跑地去找白锦年。

  ……

  “爹爹您为何不同女儿商榷?”

  白锦年先是一惊:白凝月的记忆居然恢复了?接着就是一顿训斥:“混账,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轮得到你插手,况且这桩婚事是何等的荣幸,那可是堂堂二王爷,皇上的胞弟要娶你……总之,你不嫁也得嫁,哼!”白锦年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白凝月愣在当场,她就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她感觉到脑子嗡嗡作响,心中更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渐渐浮现,似是绵密的伤感。

  为了救出莲儿,白凝月必须嫁过去,所以白锦年只能加派人手将她看牢以防她逃婚。

  看管竹苑的人手多了两倍多,白凝月根本插翅难逃,可是若过了这一天,她就没有机会反悔了。

  白凝月却只能坐在竹苑里石凳上发呆。

  “小姐……小姐?”湘儿看见白凝月还在院子里出神,有些担心地叫了叫她。

  “湘儿,我怎么办呢……”白凝月思绪飘忽地回答,脸色变得有些黯淡。

  “小姐……外面侍卫看得紧,你就算插上翅膀也难逃了,不如‘既遇之,则安之’,小姐你说呢?”

  “你说的对……”白凝月转头看看湘儿,“可我总觉得,不对……”白凝月站起来,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屋子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