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签到从大日金身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来者何人?

签到从大日金身开始 希望的徽章 2042 2021.04.07 13:54

  随着这弟子的声音,几个长老反应过来,迅速来到了掌印一旁。

  而无生长老眸光一闪,伸出手,众人只是眼前一闪,那红色之物便是被无生长老拿到了手里,收了起来。

  苏升正好奇地走过去,见到无生长老如此,也不禁纳闷道:“长老,这是什么玩意儿,你怎么给收起来了?”

  无生长老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正色道:“这东西属于我们天佛寺的机密,所以普通弟子是没有权限看的。”

  苏升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其他弟子脸上的表情也微微有些遗憾,刚才他们虽然发现了这东西,但还来不及仔细看,就被无生长老收走了。

  总感觉错过了什么大秘密。

  苏升略微垂头,目光闪烁,他又如何不知,这红色之物到底是何东西。

  三位长老此刻聚集起来,默默的商议着事情。

  无生长老将手中的红色之物展开,却见那是一个红色的布匹,大概两个巴掌大小,上面纹烫着一个金字。

  他沉默半晌道:“此人,与那个家族有关。”

  “真是没有想到,这红衣男子竟是那个家族的人。”圆会长老也是有些感慨。

  孙长老道:“这件事情干系太大了,他们身为镇国存在,一旦这消息被皇室得知,恐怕要掀起天翻地覆的动静。”

  此言一出,三个人的声音尽皆沉寂了下去。

  孙长老的言外之意很明显,这件事情,他们究竟要不要报告给皇室,又要用什么方式报告皇室。

  毕竟,这件事皇室一旦得知,定然会产生极大的动荡。

  如今幽都本就处在各方势力的争权夺利之中,一旦这件事情引爆,影响太大。

  他们虽然只是天佛寺的僧人,但也非常明白这种后果意味着什么。

  “会不会是此人只是被利用了,毕竟那家族已经有很久没有出过这等强者了。”圆会长老忽然道。

  孙长老点了点头道:“的确很有可能,那家族一向忠于皇室,又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悖逆之事?”

  无生长老道:“或许这其中另有隐情,此时京城之中纷乱复杂,我等虽然得知此消息,却也不能就此擅做决定,还是要回寺禀报方丈,再作定夺。”

  听到无生长老的话,其他两个长老纷纷点头。

  如今的情况,也只能如此定夺了。

  三人散去,无生长老看向远处的苏升,默默道:“但愿,不会波及到你……”

  他再一次展开那红布,看了一眼,红布之上,纹烙的的金字字迹分外显眼。

  苏。

  苏升的神色间有些恍神,竟然是关系到了苏家的事情,那么,这件事情,他要不要出手?

  过了片刻之后,他忽然有些失笑。

  既然穿越了过来,原主的身份又在这里,他又有什么理由视而不见?

  也罢,就去走一遭好了。

  他的目光,也闪过一抹期待之色。

  幽都,作为穿越过来的他,还一次都没有去过呢……

  确认那红衣男人彻底死亡消失后,三大长老便是召集了众僧,打算回去。

  但还有一件事需要解决。

  众人回到吴城,但意外的发现,那小男孩儿王前不见了!

  那被寄养家的农户,也如人间蒸发一般,再也不见踪影。

  三大长老的神色尽皆都是阴沉而凝重。

  红衣男人已经被杀死了,叛徒王三也已经死了,那么,究竟是谁将王前带走了?

  这背后,果然是有人在操控着这一局大棋么?

  那个人到底是谁?

  慧明这时候问道:“长老,要不然我去官府问问情况?”

  三个长老却一致的摇了摇头。

  无生长老道:“我们走吧。”

  圆会也是道:“现在已经把红衣邪崇解决了,当务之急事是快点回天佛寺将消息禀报方丈,其他的事情,都必须要在这之后。”

  “况且……”

  圆会的话没有说完,但众僧众都明白他的意思。

  小男孩儿失踪显然是对方早有预谋的事情,现在他们什么线索都没有,追下去只能是自讨苦吃。

  而官府早就被收买,去找官府问话,倒不如说是在给幕后之人通气。

  如今这吴城,不是他们天佛寺能安稳呆下去的地方了。

  众僧众默默无言,回到客栈收拾完东西后,便踏上了回寺庙之路。

  三个时辰后。

  吴城官府。

  “咚咚咚!”

  一声极为急促的敲鼓声响起。

  而官府之人,也是在这敲鼓声之中,迅速的集结起来。

  “敲鼓者何人!”有衙役在府中喝道。

  一道声音传来:“我要见知府,我要伸冤!”

  那衙役看着外面敲鼓之人,神色也是颇为难堪,外面的大鼓虽然设立,但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敲过了,已然落满灰尘。

  但没想到,却还有人真的敢再次敲响。

  但敲鼓声已经引起了众多百姓的关注乃至围观,他也不能再说什么,忙去找郅乾。

  刚刚跑了几步,他便见到郅乾挺着将军肚快步走来,边走便戴自己的官帽,整理衣物。

  一见此景,那衙役心中顿时明白,郅乾在府中养了不少千娇百媚的美人,显然如今是被打搅了美事。

  他心中冷笑道:“外面那小子,你竟然敢敲鼓,打搅了郅大人的好事,这次有你好受的!”

  没错,已经有不少人因此得到过教训了。

  有事,你可以等知府大人过来解决,若是你敲鼓,那就是在逼他解决!

  当然,若是不逼他,想要知府大人过来,那就要看知府大人的心情了……

  知府大人若是心情好,过来的可能会快些。如果心情不好,那么你就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再过来。

  至于知府大人什么时候心情好?要看这些看守的衙役肯不肯告诉你了。

  至于会不会告诉你,肯不肯告诉你,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无论如何,你敢敲鼓的话,知府大人的心情一定不会好。

  久而久之,官府的鼓声越来越小,人也越来越少。

  砰!

  朱红色的大门关上,隔绝视线。

  啪!

  郅乾坐在官位之上,一拍惊堂木,道:“升堂!”

  两旁的衙役顿时戳动起手中的黑红双色水火棍:“威——武——”

  一道戴帽身影鱼贯而入,站在堂下。

  郅乾再次一拍惊堂木,喝道:“来者何人?”

  “苏升。”

  那道身影淡淡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