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万世书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暗流涌动

万世书屋 角涯 4131 2019.05.16 18:53

  “告诉我,那个不孝子在哪里?”

  朱洛的父亲朱显声音如爆雷般响起,威严无比。

  如果是普通人,在这样的气势和声音下,已经吓得瑟瑟发抖,紧张无比了。

  不过林奕有一些不同,任何想从精神层面碾压他的手段,都是无用功。

  他的精神力可是有两百多,比普通人高出百倍。

  林奕苦笑一声,然后摇摇头,说道:“叔叔,我也不知道,朱洛在毕业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告诉我他要去哪里。”

  朱显皱了皱眉,说道:“你不要妄图包庇那个逆子,你们所谓的义气在我看来和友谊,在我看来相当脆弱。”

  “实话告诉我他在哪里?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

  林奕还没有说话呢,朱显身边的那个漂亮妇人就开口了。

  “你干什么?吓着人家孩子了!”

  朱洛的母亲陆袖嗔怪的瞥了一眼朱显,然后看向林奕,温和笑道:“林奕是吧?我是朱洛的母亲,你是洛儿的朋友,我就叫你小奕了,你就叫我陆阿姨好了。”

  林奕点点头,既然是朱洛的妈妈,那么这样叫也无可厚非。

  “小奕,我和洛儿他爸是来找洛儿的,如果你真的知道他在哪里,麻烦你告诉我们,我们真的有急事找他!”陆琴情真意切说道。

  林奕苦笑,他是真的不知道朱洛在哪里,那家伙根本没有告诉自己。

  “阿姨,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陆琴叹了口气,然后略显失望,说道:“这样啊,那算了!”

  “阿姨,我虽然不知道他在哪,不过我有他电话号码。”林奕说道。

  陆琴和朱显听着这话,都看向林奕。

  林奕拿出手机,拨打了朱洛的电话。

  可

  可是……

  “嘟~嘟~您好,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林奕彻底无语,朱洛那家伙真的是……

  “他关机!”林奕放下手机,无奈道。

  朱显冷哼一声,说道:“那算了,你见着他,告诉她,有本事就永远不要回家,不然我打断他的腿。”

  林奕苦笑一声,点点头,这朱洛的父亲还真是一个暴脾气。

  “好了,没你的事,你回去吧,找你麻烦的人,我已经随手帮你解决掉了。”朱显不再看向林奕,随口说道。

  林奕微微愣了愣,分析朱洛话中的意思。

  找自己麻烦的人?

  林奕不由想到那四个黑衣大汉,无缘无故就出车祸了?

  现在看来,有答案了,是朱显动的手。

  林奕走后,朱洛的母亲陆琴疑惑道:“什么麻烦?”

  朱显看向门口林奕离开的方向,眯着眼睛。

  “他得罪了一些人,那些人想要他的命。”

  陆琴闻言皱了皱眉,说道:“他是洛儿的朋友,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朱显不以为意,说道:“如果我见死不救,他还能活到现在?”

  “还是不懂!”陆琴疑惑摇头。

  “不懂就算了,一个女人家,相夫教子就可以了,其他都有我们男人来解决。”朱显说道。

  朱显说着站了起来,离开了客厅。

  陆琴看着丈夫离开的身影,摇了摇头,重重地叹了口气。

  “就是因为你这顽固不化的思想,才有了今日的麻烦。”

  朱家的家族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的古秦帝国时代。

  可因为家族源远流长,所以朱家的一些思想还是没有转变过来。

  比如……娃娃亲!

  陆琴不知道想起什么,看向门口,车子已经驶离了别墅,见此状况,她又叹了口气。

  “希望溪雪那丫头不会太过火吧!”

  ……

  林奕被司机送到了公寓底下,到现在他还有些懵逼,朱洛的老爹派人来接自己,就是为了问自己那些不痛不痒的话?

  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

  而且让林奕在意的是之前的事情,朱洛是第三波找到自己的势力。

  第一波那些混混,就是普通的混混,拿人钱财,受制于人的那一种。

  他们应该只是想将自己教训一顿,并不是想下死手。

  而后的第二波,就是已经死掉的那四个黑衣大汉,他们明显是怀着很浓的敌意,甚至是想杀死自己。

  最后是朱显,他的行为也透着古怪。

  沉吟一会,林奕心中有了猜想。

  今天苏莉那个老女人说过,自己是姑姑侄子这件事情已经暴露了,会有很多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想来今天的三波人中,至少有两波是因为‘莫仙羽的侄子’这个身份才找上自己。

  这也就说明,自己现在已经暴露了,很危险!

  想明白了,林奕突然有一被无数人盯着看的感觉。

  不由打了个寒颤,林奕急忙走进公寓。

  ……

  而与此同时,在滨川市的另一边,郑杰和王节两个人坐在一起,看着跪在面前,鼻青脸肿的几个混混。

  这几个混混是去找林奕麻烦的人的其中几个,另外的应该已经去医院了,或者以他们的身份,根本没办法见王节和郑杰两个雇主。

  “你们真是一群废物,那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弱鸡?要你们何用?”王节看着几个混混头目,努生说道。

  几个混混头目羞愧低下头,十几个人,还拿着武器,可却打不过一个青年,这的确是挺丢人的,他们也没办法反驳。

  郑杰瞥了一眼几个混混,然后对王节说道:“王少消消气,是我们低估那个土豹子了,没想到一个小白脸那么能打,这也不怪他们。”

  王节闻言呼出一口气,然后不耐烦挥挥手,说道:“滚滚滚!一群废物,要不是今天我有要是与郑少相商,我饶不了你们。”

  几个混混如获大赦,连忙点头称是,然后就推出别墅。

  王节长出一口气,然后揉了揉眉心,说道:“这些没用的废物,王栩那家伙打不过也就罢了,连那个小白脸都搞不定,真是没用。”

  郑杰笑了笑,然后问道:“王少,你王家那个王栩如何了?”

  他昨天可是见识过王栩的力量的,能和他对抗,显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他啊!受了一些伤,族里那几个反对我的老家伙将他接走了。”

  郑杰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意,先不说王栩和自己女人那不清不楚的关系,就是他昨天晚上用自己当垫脚石扬名立万的这份耻辱,他也要弄死王栩。

  “好了,王少,我们谈正事!”

  郑杰收敛心中的杀意,露出和蔼的笑容,对王节说道:“王少是否也在为考圣院的名额烦恼?”

  圣院考核资格并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这几天郑杰和他父亲郑海元四处奔波,为的就是一个名额。

  拜访日不落帝国的雷蒙德圣导师、去见穆长青、寻找韩家这些有手中有圣院考核资格的强者或者势力,可结果还是无功而返。

  圣院的考试资格有着严格的规定,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他当初毕业时也只是高阶魔法学徒,因此没办法考圣院。

  现在成为低阶魔法师了,可考试资格却没有了,说起来还真的有种造化弄人的感觉。

  “我王家倒是花大代价,从魔法大学几个教授手中换取了三个考试名额。”

  郑杰闻言眼睛一亮,他不是没有去找过魔法大学的教授,可人家根本不鸟自己。

  魔法大学的教授也是魔法师,而且都是魔法师公会认证的,他们郑家在那些教授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要不是穆长青,郑家哪有今天?

  郑杰就是为了郑家,所以才费心费力的想进入圣院,成为和穆长青一个强大的魔法师,以撑起郑家的一片天。

  “王少,能否给我一个名额,要求你随便开。”

  王节今晚找郑杰的目的就是这个。

  笑了笑,王节说道:“我找郑少前来,就是为了此事。”

  “哦?愿闻其详!”郑杰说道。

  王节说道:“圣院考核是团队制,最低两个人,本来是想和韩紫琳一起组队的,她已经有自己的团队了。”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郑少你了,不知道郑少愿不愿意和我组队?”

  前几天王家和韩家暧昧不清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秘密。

  “承蒙王少看得起,我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郑杰笑道。

  只要能上圣院,和谁组队都无所谓。

  “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以后就叫我的名字吧!”王节伸出手,喜笑颜开。

  郑杰也伸出手和郑杰握手,说道:“你也叫我名字好了。”

  两个人对视,然后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两个在有些地方真的很想,比如此时两个人笑容下面都藏着的刀子。

  王节会白白的给郑杰一个圣院考核资格?

  怎么可能?他又不是做慈善的。

  他是有别的目的!

  郑杰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可他无论如何都想要上圣院,所以他也不在意王节的小心思。

  郑杰问道:“王节,你还有其他要拉进来的队友吗?”

  “没有?!”王节摇头。

  “那我有一个朋友也想考圣院,不过却没有名额,你如果没有人选,那么最后这个名额可否卖给我。”郑杰说道。

  他说的朋友,就是他的死党楼宇,那家伙也是一个低阶魔法师,不过却已经二十六了。

  王节闻言挥挥手,豪迈说道:“这个名额我送你了,都是朋友,说什么卖不卖的,见外了。”

  郑杰笑着点点头,道:“那我代替那么朋友谢过。”

  王节笑着挥挥手。

  ……

  在一个昏暗的房间中,一个大屏幕播放着一则新闻。

  “最新报道,在今天下午十八点三十四分,在大学城西南公交车站附近,发生了一场车祸,包括司机在内,车上四名男子全部身亡,面前已经排除酒驾嫌疑,具体原因还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

  显示屏上的女记者刚刚说完,显示屏一闪,然后关闭了,房间中陷入黑暗。

  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这四个人是你们哪一家派出去的?”

  “是……是我!”一个弱弱的声音在角落里响起。

  啪!

  嘭!

  “废物!不仅是废物,而且还没有脑子,你派几个普通保镖去抓莫仙羽的侄子,你是猪吗?”那个低沉的声音中有一股难以掩饰的怒意。

  被扇了一巴掌,倒在地上的那个人急忙开口解释。

  “对……对不起,根据我得到的资料来看,他就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魔力,为了不引起苏莉的注意,我刻意找了普通保镖去,可谁成想,朱家会横插一脚。”

  “不要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本来出其不意,可以在苏莉反应过来前,掳走莫仙羽的侄子,可现在打草惊蛇,苏莉一定有了防备,这就很难办,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自作主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说着说着,这个声音的主人越说越是愤怒,甚至有一巴掌扇在黑暗中那个人的脸上。

  “组长你消消气。”此时另一个声音响起,劝解道:“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你有什么就一次性说完。”被叫组长的人不耐道。

  “呵呵,组长,那小子只是一个普通人,在我们面前,就和地上的蚂蚁差不多,怎么揉捏都行。

  而且苏莉那老女人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在他关注着他,即使有了防备,那又如何?硬碰硬,谁怕谁?

  而且只要能获得莫仙羽留下来的『魔装战甲』的核心资料,什么问题都是小事情。”

  “不要因为一点意料之外的小事乱了阵脚,计划不会出问题的。”

  组长似乎平静下来,说道:“那就按计划行事!千万不要再出岔子了。”

  “是!”房间中响起铿锵有力的回应。

  似乎想到什么,组长问道:“对了,韩战宇怎么样了?”

  “报告组长,他还是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我们试过各种方法,可就是弄不醒他,如果不是他还有生命体征,我们都以要以为他死了。”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尽快醒过来?”组长声音低沉问道。

  “有是有,不过事后会对他的身体造成难以逆转的损伤,再加上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可能活不过三天。

  如果在这三天内我们问不出『魔装战甲』的资料,那么……”

  房间内陷入安静之中,没有人说话,气氛有些压抑。

  “弄醒他,然后逼问『魔装战甲』的资料,如果他不配合,那就给他吃吃苦头,我倒是想看看他骨头到底是不是钻石做的?”组长声音冷冽。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