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仇恨与理想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3321 2017.06.15 07:00

  垠树和齐杏儿见此状,也立即赶了过来。

  “他不是堕天使!他是神魔之子!”垠树一边大声喊着,一边跑到了我的身边。

  韩助转过头看着垠树,沉思了几秒,道:“从瞳色看,你应是一名神族,你的话理应可信。可是,七派联会上,秦派已经公布了神魔之子死于魔王手下的消息,你为何说他是神魔之子?”

  “不!神魔之子的确没有死!”这一次,却是奔至韩助身旁的齐杏儿插话道,“我在秦派的一位朋友告诉我,秦派内部已经公布了神魔之子还活着的消息。只是碍于秦派的面子,这个消息暂时还没有对其余六派公开而已。但是各派的高层,也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

  “什么?”韩助一惊,凝在手中的火刀慢慢涣散。

  韩助将脚从我胸前挪开,一把抓着我的衣领拎了起来,把我整个人举在面前,狠狠地看着我,问道:“神魔之子,他们都说小雯已经死了,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的,你为什么会在她的身体里面?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看着眼前的韩助,他的眼神里,凶狠与愤怒慢慢褪去,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助与哀求,仿佛在求我告诉他,小雯其实还没有死。眼前这个男人,远在我之前便认识了小雯,曾把小雯当做偶像和榜样。这个男人对于小雯的爱,或许不输给我吧。看着眼前这样俊秀的脸上如此无助的表情,我一时竟有种莫名的悲痛。

  “小雯,她死了……”我看着韩助,慢慢说出这五个字。最后一个字从我口中说出的时候,我和韩助的眼角竟是同时流下了泪水。

  “她为了从魔王手下把我救走,先后施展了‘隐字诀’和‘镜字诀’,与我交换了身体,作为我的代替品牺牲掉了。”我强忍着泪水,艰难地说出了这些。

  听完这些,韩助面露恨色,手中猛地用力,将我高高举起。就当我以为他要将我狠狠摔出之时,他却手中一软,只是轻轻将我放下,然后松开了手,转过身去,独自低声啜泣了起来,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再也与他无关。

  我想起在火车上时,齐杏儿曾告诉过我韩助喜欢小雯。那时的我,对此还只是将信将疑。可当我如今看到韩助这悲伤无助的样子,我对此已不再有一丝怀疑。

  是啊,还有什么可怀疑的。若不是刻骨铭心的爱,又怎会让一个强大的男子在一瞬间哭得如此难堪?

  “神魔之子,”一旁的齐杏儿见韩助背对众人独自哭泣,便来到我和垠树身前,追问道,“你们到这里来,究竟有何目的?”

  “我要去秦始皇陵。”我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定了定神,答道,“我有重要的情报,必须转达给荆歌。”

  “对不起,”齐杏儿几乎没等我把话说完,便厉色拒绝道,“我们不能让你们进入皇陵。这次我和助哥哥接到了上级的命令,而且是由神族直接下达的命令,点名要求我们二人在此看守皇陵入口,不得让任何人入内。而且,我也不认识你口中的那位荆歌。”

  齐杏儿的回答让我心中微微一沉。

  怎么会……为什么会是点名要求韩助与齐杏儿来看守皇陵入口?那么多降魔师里,为何偏偏刚好是我所认识的这两人?这绝不可能是巧合。是荆歌刻意安排的吗?难道他已经料到了我可能会出逃,到这里来救妈妈,所以才安排了我最不愿意与之发生冲突的两位降魔师来看守这皇陵入口?

  “荆歌大人是神族的高层。”垠树在一旁插话道,“他现在就在皇陵之中,和矶茹矶杋大人一起。我是矶茹大人手下的通灵神垠树。神魔之子此次确实有重要的情报必须转达给他们,还请你们二人放行。”

  “而且,”垠树顿了一顿,我心中却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只听垠树接着说道,“神魔之子这次,必须去救出他的母亲。”

  糟了……垠树他并不知道,我的妈妈,正是杀死韩助父母的凶手。此时韩助本已因小雯的死讯无比悲伤,而小雯也正是为了救我而牺牲。现在如果再让他知道,我这次前往皇陵,是要去救身为他杀害父母仇人的妈妈,他又怎会放过我?

  果然,垠树话音刚落,韩助那边便有一股强烈的杀气腾起。我尚未反应过来,韩助的身形已闪至我的面前,火焰凝成的刀刃再一次架在了我的脖子上。一缕雪白的长发被火刀斩断,从我肩头落到了地上,散发出一股焦味。看着这一幕,齐杏儿和垠树也同时发出一阵低声的惊呼。

  “你要去救身为魔族护法的千羽?”尽管脸上还留着涕泪的痕迹,此刻韩助的表情却是无比的冷酷和凌厉,仿佛一瞬间变了个人似的,“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那么就算你是神魔之子,我也会用我的‘炽魂之刃’,将你一刀刺穿。”

  韩助的杀气如此强烈,如绝望的火焰般将我层层包裹其中,炙烤着我的每一寸肌肤。我知道,他刚刚所说绝非戏言。韩助与我的妈妈有着血海深仇,此刻如果不能给出让他满意的答案,下一个瞬间,他的火刀便可将我燃为灰烬。

  此时的我,该如何解释这一切?我的使命,我的心情,眼前这个男人,又如何能懂?

  我与韩助四目相对,在他凌厉的眼中,除了愤怒和悲痛,仿佛还有一种更深的情感,埋在看不见的深处。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感,我竟一时看不穿,就如我曾经看不穿小雯的双眼一般。

  然而此刻,看着韩助的双眼,我的内心竟慢慢变得坚定起来。是的,尽管你有你的血海深仇,可我也有着我的使命。你的仇恨,因父母,因韩派而起。而我的使命,却属于神魔两族千万的族人,属于整个神魔界。我的使命,是阻止灾难,是改变世界。而你的仇恨,无论多么沉痛,在我的使命面前,也是微不足道的。

  我凝视着韩助的双眼,心中涌起无限的勇气,眼神也变得坚定起来,一字一顿地郑重说道:“我必须救下我的妈妈,这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拿到魔族的远古卷轴,才能开启神魔之子的力量。而只有那种力量,才能阻止即将到来的灾难,才能矫正这个错位的世界,才能拯救更多的人,让神族、魔族和人类各得其所。这,便是我作为神魔之子的使命。”

  我与韩助就这样对视着,如同两道闪电在空中激烈地交锋,时空亦为之静止。齐杏儿与垠树在一旁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仿佛任何微小的扰动,都会颠覆这天地间的平衡。

  一分钟后,韩助低下了头,默默自言自语道:“矫正这个错位的世界……拯救更多的人……让神族、魔族和人类各得其所……”

  话毕,架在我脖子上的炽魂之刃忽地化作一团热气,在我身边散开。

  “你走吧。”韩助低声对我道,“去完成你作为神魔之子的使命。”

  这一次,齐杏儿、垠树,甚至连我自己,都同时一惊。没想到韩助变化如此之快,刚刚还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此刻竟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决定。

  “助哥哥,你疯了吗?”齐杏儿一个箭步冲到韩助身旁,用力抓紧了韩助的手臂,天真无邪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严厉,大声道,“他要去救你的杀父杀母仇人,你居然让他们走!?你忘了我们的任务吗?我们不能让任何人进入皇陵!”

  “杏儿,”韩助看着满脸不悦的齐杏儿,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从刚刚开始,地底深处仿佛就有一种极其强大而黑暗的力量在涌动?我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我隐隐觉得,这一切,可能和神魔之子所说的灾难有关。”

  齐杏儿睁大了双眼,仿佛不敢相信韩助的话,惊异道:“仅仅就因为这个,你就要放他走?”

  “不!”韩助摇了摇头,把双手放在齐杏儿肩上,郑重地说道,“刚刚神魔之子的眼神,和楚小雯的眼神一模一样。那是一种为了神圣的使命,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觉悟。我相信小雯,而小雯选择相信神魔之子,甚至愿意付出生命将他救下,所以我也相信神魔之子。”

  “纵然我有着天大的仇恨,但正是因为我曾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痛苦,所以我明白,比报仇更重要的是,让同样的悲剧不再发生,让更多的人得到拯救。这是小雯的理想,也是我的理想。如果这就是神魔之子的使命,那么我便不会阻拦。”

  “好吧。”齐杏儿松开了抓着韩助手臂的双手,“如果这也是为了小雯,那我无话可说。”

  话毕,齐杏儿朝着我和垠树这边看了过来,高声道:“皇陵入口就在你们身后不远处,你们走吧——”

  “吧”字落下的时候,却见齐杏儿立起右手食指和中指,猛地向着韩助胸前的穴位点去。韩助毫无防备地便被封住了穴位,动作瞬间僵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助哥哥,原谅我。”齐杏儿语气中带着一丝愤恨,“我们也有着我们身为降魔师的使命,我不能让你在这里铸成大错。何况,这个操纵着楚小雯身体的人诡计多端。他已经成功欺骗过你我一次,我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

  说完,齐杏儿朝着我这边一甩手。鬼目中只见四只飞刀脱手而出,向着我这里飞来。

  人心,果然是这世上最难以揣摩的东西。就好比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这种时候,能够理解我的理想,我的使命的人,竟是那个与我母亲有着血海深仇的韩助。而执意要阻拦在我面前的人,却是那个个性张扬、敢爱敢恨的齐杏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