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小雯家的秘密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4383 2017.04.28 12:14

  我睁开双眼,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和精致复古的吊灯映入眼帘。我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刚刚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觉醒来,身心都舒坦了许多。刚才那阵睡得特别深特别死,也没有做梦。然而,说起来这便是奇怪之处。明明在昨天的夜里,以及今天白天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可是两次在梦中预见了未来将要发生的场景。为什么这一次入睡,类似的梦境却没有再次出现?

  我很快便想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身体。之前在梦中能够清晰地预见未来,那是在和小雯交换身体之前。现在与那时最大的不同便是,此刻的我在小雯的身体里面。如果先前的预知梦需要神魔之子的身体作为媒介,那么一切便说得通了。我目前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说到身体……我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此时的我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身体了。没想到,不过是在不知不觉中小憩了一阵,小雯施展的“隐字诀”便已经消除了。

  我低头打量着自己的一身衣物。果然,这件降魔师长袍在战斗和逃跑时沾染了大片的血迹。幸好我没有直接上路赶往咸阳,否则,如果在火车上一觉醒来发现“隐字诀”解除,我却还穿着这件染血的长袍,势必会引来人群的围观。

  困意还未完全退去,此时腹中又传来一阵饥饿。我本以为是因为自己从早上起就没有吃过东西,所以才会这么饿。几秒种后,我却又很快反应过来——此时感到饥饿的并不是我自己的身体,而是小雯的身体。说起来,也不知道身为降魔师的小雯,在奔赴战场之前,最后一次进食是什么时候。而那时的她,又是否已经有了最后一餐的觉悟。

  我懒散地站起身来到了厨房,将冰箱门打开,里面……我低头把脸凑了过去,这才发现冰箱里竟然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的冰箱,跟新的一样,甚至没有放置过食材后所应留下的气味和印渍。我心中顿时感到有些蹊跷,难道小雯的父母在家里都完全不做饭吗?

  我从厨房的柜子里翻出了热水壶和玻璃杯,给自己烧上了一壶水,然后开始更加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家。

  这个家看上去很正常,家具十分齐全,还有不少温馨的布置,窗台上放着两只毛茸茸的布偶,墙上挂着小雯与父母的合影。无论是小雯的房间,还是她父母的房间,还是宽大的书房,看上去都非常整洁,厨房和卫生间里也都十分干净。然而,尽管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平常,我心里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呢?

  于是,我小心地开始对这个家进行第二次检查。我逐一地打开柜子和抽屉,像侦探一样仔细地翻查着里面的物件。虽然这样做对小雯和她的家人来说显得不太尊重,但此时也顾虑不了那么多了。慢慢的,我终于发现了让我感到奇怪的原因——这个家里的布置,几乎和我去年暑假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而且,这个家实在是太整洁,太干净了,简直找不到有人居住过的痕迹,而像是被人精心布置过的电视剧拍摄场景。书柜上摆放着的书籍,全都是崭新的,没有被阅读过的痕迹。数字电视打开后,需要进行初始化设置才能使用,而一般只有在电视机刚买回来第一次开机时才需要设置这些。衣柜里的衣服看上去都没怎么穿过,有些甚至连标签都未剪去。小雯父母床上的被褥和床单,表面几乎没有褶皱。只有小雯的房间,看上去像是曾经有人居住过一些时日。

  无论怎么想这都太奇怪了,一个正常的家,绝不可能大部分地方都还是崭新的。难道说,这里本来就几乎没有人住过?

  最终让我确信这一点的,是放在客厅茶几上的两本杂志。这是去年七月刊的《读者》和《青年文摘》,而七月刚好是去年我来小雯家的时候。两本去年七月的杂志现在还留在客厅的茶几上,既没有被收拾起来,也没有被新的杂志换掉。

  如此说来,这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里根本就不是小雯的家,而是小雯和她的家人为了隐藏真实的住处,而对外所声称的“家”。去年暑假我来小雯家探望她和她父母时,她便是将这个地方作为她的家来接待我,并且还为了那次接待,而临时把这个“家”布置得更逼真了一些。

  小雯对我隐瞒这些,我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小雯与她的父母从事着世上最危险的职业,自然需要用各种方法来保护自己。而隐藏真实住处,则应该属于最基本的保护了吧。

  虽然能够理解这些,然而,我的心里此时开始隐隐有一种不安。这种不安像一颗种子一样,深埋在内心最阴暗的地方,不知何时便会发芽,疯长,然后将我整个人压倒。而这种不安的源头,便是——小雯和我之间的一切,到底有多少是真的?她对我的感情,究竟是真正的爱情,还是就像我和爸爸妈妈以及姥姥之间的亲情一样,仅仅只是用来掩盖那些神魔争斗的一场表演?我对小雯的一见倾心,还有之后两年多的陪伴,会不会从头到尾,都只不过是一场精心安排的计谋?

  如果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计谋,那么在这场计谋中,小雯对我的感情,有多大一部分是出自真心的?这场计谋的背后主使又是谁?是爸爸,还是雷墨,还是什么隐藏得更深的人物?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计谋,那么小雯在最后一刻甘愿为我牺牲,难道并不是因为真的爱我,而只是出于对降魔事业的绝对忠诚和使命感吗?换句话说,我们之间两年平淡温馨的感情,真的足以让她做出为了救我而付出生命的决定吗?

  可是,小雯在与我交换身体之前,分明用术法将“我爱你”三个字传入了我的脑中。那是她第一次对我说出这三个字,没想到竟然也是最后一次。

  我知道,无论是小雯还是我,都明白“爱”这个字的分量。爱是一生的承诺,也是绝对的忠诚。除了对父母家人之外,我从来没有对其他人说过这个字。和小雯在一起的两年虽是甜蜜温暖,但我也不曾说过爱她。我想把这三个字留到将来,等我们一起经历过更多,等这段感情足够刻骨铭心,再对她说出这三个字。

  然而,无论此时还是将来,我想我是再也没有机会对小雯说出这三个字了。可是,就在今天,小雯她却在对我说出了这三个字之后,义无反顾地以生命为代价,将我从魔王手中救走。如果,她与我之间的一切,从一开始就不过是一场计谋而已,她又何必在最后的生死关头,做这样一幕浮夸而没有意义的表演?

  小雯死后,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然而,至少在我的心中,我相信小雯是爱着我的。我相信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句甜蜜的话语,每一个温暖的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眼神,都是无比真实的。我愿意这样相信着,只有相信了小雯对我的爱,我心里才会有更加坚定的信念去完成我的使命——为了我爱的人,她的事业,以及她的理想。

  我努力压制住心里不断冒出的各种念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继续在这个家中翻查。去年来小雯家时,我并没有进过小雯的房间,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在客厅和书房里,与她的父母聊天。这次亲自走进小雯的房间,我才发现,这间房间的墙上,竟挂满了精美的油画,而这些油画的角落里都署有相同的落款——“楚小雯作品”。

  我想起小雯本是艺术学院绘画专业的学生。没想到除了降魔,小雯也真的很有绘画的天赋。墙上的这些油画,大多以神话为主题,靠门一侧是以《山海经》为主题的一组画,而另一侧是以《失乐园》为主题的一组画。两组画各自有着明显的东西方风格,但就算放在一起看也毫无违和,展现着创作者强大的美术功底。

  以前小雯只是偶尔给我展示她随身带着的素描本和速写本,我当时也并没有对她纸上的那些石膏、肖像和景物有过太深的印象。然而,此刻站在小雯的房间里,注视着墙上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油画,看到画中那些妖怪、天使与恶魔的表情与动作都是如此逼真,仿佛自己的双脚正踏在天堂与地狱的交界之处,我才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震撼。

  这些油画,除了做工精美之外,本身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于是,我便打开了小雯房间里的衣柜,开始翻查柜中。

  柜子里面有五个一模一样的棕色旅行背包。每个背包里都有两套轻便的衣服,一些现金,一些简单的生活洗漱用品,两瓶水,还有一个砖头大的纸盒子。我拆开其中一个纸盒,里面满满的竟然全是压缩饼干和压缩蛋白质。这样的背包,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军旅用品?

  我拆开了几块压缩饼干,胡乱地塞入嘴里咀嚼了一阵,然后就着瓶装水一口喝下。虽然没什么味道,但也还不至于难以下咽,至少总算是暂时填饱了早已饿扁的肚子。吃完饼干后,我将五个背包里的现金收集到了其中一个背包里,再把那个背包放在了床边,准备明天带着上路。接下来,就只剩洗个澡然后安心休息了吧。

  我来到浴室,此时心中却有些悸动不安。虽然现在的我在小雯的身体里面,但说起来,我原本可是个男生啊。作为一个这个年龄的正常男生,虽然那些成人的书籍与视频早已看过不少,与女友小雯也有过各种接吻拥抱和亲昵的动作,但是现在,让我用我心爱的女孩的身体来更衣入浴,心里依然有着强烈的紧张与罪恶感。

  然而,现在的我别无选择。小雯的灵魂已经连同我自己的身体一同死去。未来的我,将会一直在这个身体里存在着。如果能够活下去,能够逃过魔族的追杀,我将以小雯的身份,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去战斗,去经历生老病死。或许,我还会与其他男人结婚生子?

  不不不……想到这里我感到了一丝厌恶与恶心。我不可能爱上一个男人,不可能与一个男人在一起,更不能忍受其他男人将小雯的身体拥入怀中。即使我与小雯已经生离死别,只要能够将小雯的身体守护到老,这也算是我们爱的延续。我想我会慢慢适应这个身体,熟悉这个身体,与这个身体完全的同步、契合,和小雯成为一体生存下去。

  想到这里,我关上了浴室的门,褪下了身上的长袍和内衣。这时我才发现,这些衣物都是以一种特殊的布料制成,看上去虽与普通布料无异,摸上去却极具韧性。用手一把抓在布上竟无法揉紧成团,而是能感觉到布中有一种张力在抗拒着。松手之后,衣物表面又毫无褶皱。这样特殊的布料,应是为了战斗而专门设计的吧,大概类似于防弹衣的原理。

  我将长袍的内侧翻了出来,拿在手中仔细地检查。长袍中并没有任何钱物,唯一的物件便是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印着小雯的照片,还写着一行字——“虚拟文学与艺术协会会员证——A级会员,楚小雯”。

  由于我也没有在小雯的家中找到任何其他证件,所以虽然感觉这张卡片也不会有太大用处,但我还是将其收进了背包,至少也算是一个念想。

  我赤身站在浴池中,拧开了淋浴头,热水顿时淋满全身,温度恰到好处。好舒服……

  我不再去想白天里发生的一切,只是专注地擦拭抚摸着这个身体。小雯的身体比我想象的要强壮,虽然看上去娇弱纤细,但是手臂与双腿的肌肉都非常紧致,应是做过非常专业的运动训练。

  在镜子里,我看到小雯背后有几道很长的伤口,从肩膀一直延伸到腰间。虽然这些伤口早已愈合,周围的皮肤也已变得光滑细腻,但白皙的后背上这几道伤痕依然十分突兀显眼。想想以前的我还自以为算是很了解小雯,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我对她是多么的一无所知。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什么,甚至到现在,也无法去想象她所遭遇承受过的一切。

  擦干身体后,我在衣柜里找出了一件宽大的睡衣换上。备好明天出门要穿的大衣后,我便关掉了灯,躺在了床上。

  此时外面夜色已深,孔明广场上喧闹的人声也已安静了下来。今天一天经历了太多,改变了太多。我的人生如同凝定了千年的火山,在一瞬间喷发,然后变得面目全非,甚至连身体都已不再是自己的。我无法想象明天会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能否活过明天。既然明天未知,那么我唯一的奢求,也只有今晚做个好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