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我的姥姥是魔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白发之谜

我的姥姥是魔王 琴石鸣乐 5066 2017.05.18 01:00

  当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明亮如清晨。这时我才发现,虽然这个房间并没有窗户,但是天花板上却用金色的漆画着一只直径两米的时钟,而房间里的光亮正是来自这幅漆画。时钟此刻显示的时间是六点,我记得昨天早上在小雯家也是六点醒来。虽然画上的时钟没有秒针,但若仔细地看,却能发现分针正在极其缓慢地移动着。

  没错,这应该不是幻觉,这幅画真的在动!如果没猜错的话,钟上显示的时间,应该就是现在的时间吧。可是,昨天晚上入睡之前,我明明记得天花板上并没有这样一幅画。难道这只时钟,只有在白天才会发光么?

  我整了整衣衫,推开房门,却见门口一只黑猫忽地跳起,向垠树的房间那边跑去。我正要去一旁的浴室,垠树便从他的房间里探出了脑袋,道:“夏夜先生,您醒了?如果您准备好了就请告诉我,我带您去见荆歌大人。”

  话音刚落,几只鼹鼠便抱着蜡烛、面包和水瓶从垠树房间里窜出,往我的房间跑去。这时我才想起,早上醒来的时候,房间四个角落里烛台上的蜡烛都已经燃尽。一想到自己这些天的生活起居都会由垠树的这些动物朋友们来照顾,就觉得有些好笑。

  可是转念一想,心下却觉得有些不安——我现在的状态,几乎相当于是被神族软禁着。我来到这里的一路上被封住了视觉与听觉,若不是我在心中默默记住了路线,我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才能从这里离开。这里所有的房间都没有窗户,走道上一片漆黑望不见头。夜里我回房间休息的时候,垠树也用黑猫守在我的房门口,而只要我一离开房间,他便会立即出现。

  虽然垠树表现得像是在无微不至地服侍着我的起居,但我心里很明白,矶茹或者荆歌其实在派垠树监视着我。垠树作为通灵神,虽然在战场上或许确实没有什么战斗力,但是他所控制的各种动物,却能够成为他无处不在的耳目。这样看来,想要从这里偷偷溜出去一趟却不被神族察觉,其难度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

  我推开浴室的门,发现盥洗台上整整齐齐地叠放着几件女子衣物,布料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做工看上去比我从小雯家的棕色旅行包里找到的这身衣服要精致得多。我这才想起昨日从襄阳到咸阳一路奔波,晚上倒在床上便睡着了,都没有洗浴。于是我褪下身上的衣物,打开淋浴喷头,任温暖的热水淋在头顶,带走清晨的困倦。

  洗浴过后,我换上了摆放在盥洗台上的干净衣服,站在镜子前笨拙地梳理着湿漉漉的长发。小雯这一头长发格外柔顺,只是其中的白头发好像有点多。我抓起一把头发放在眼前仔细凝视。没错,白头发真的又变多了,而且比昨天几乎多了一倍!

  我的内心此时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昨天的我明明什么也没做,为什么白头发会多的这么快?难道这也是“破字诀”的代价吗?即使这代价是付出一半的剩余寿命,但连续两天之间,头发以肉眼可观测的速度变白是不是也太夸张了点?

  我将脸贴近镜子,仔细地注视着自己的容貌。还好,镜中的还是我印象里的那个小雯,脸上没有生出皱纹,衰老加速的迹象暂时只是停留在头发上。我用右手撑着墙上的镜子,将脸贴得更近,正要再仔细查看一番,突然,“咔”的一声,镜子突然往墙里陷进去了一寸。

  我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这才发现,这镜子居然可以像旋转门一样地转动。刚刚镜子的右侧被我按住,镜子便右边朝里左边朝外地旋转了一个小角度。

  回过神之后,我意识到,这个镜子,应该不是普通的镜子。既然能够旋转,说明里面应该有一片隐藏的空间。说不定,镜子的后面,藏着神族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用力猛推镜子的右边,将镜子朝里转了足足四十五度。我朝着墙上镜子转开的窗口朝里看去,果然,镜子的后面连通着另一个房间。

  这个隐藏在镜子后面的密室里,沿着墙壁摆满了巨大的木质水桶,看上去有种欧洲地下酒窖的感觉。墙角最大的一个水桶中,伸出了好几根金属水管。我顺着水管看去,这些水管连接到这个浴室与密室之间的墙壁上,而连接之处刚好是浴室的淋浴头、盥洗台和马桶之处。密室的另一个角落里有一口冒着热气的大锅,大锅下面烧着炉火,两只浣熊正在卖命地用扇子往炉子里扇着风。

  我默默将镜子转回原位,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原来不过是个锅炉房而已,并没有什么秘密,看来是我多虑了。

  不过我心下还是有些不解。原来这个浴室里的水并不是自来水,而是全部来自镜子后面密室里的储备。之前我就觉得奇怪,无论是荆歌的房间里,还是我的房间里,还是这个浴室里,我一直都没有见到过任何使用电的设备。照明靠的是蜡烛和发光的漆画,与外面通讯靠的是和氏璧。现在才发现,原来这里的水也都是储备的。难道是因为这里是地下室,所以水和电的供应都不完善吗?

  我回到房间,用钢笔将这些都记了下来。随后,我便去垠树的房间里找到了他,然后同他一起来到了昨天与荆歌见面的那个图书馆一样的房间。

  虽然时间依然很早,荆歌却已在书桌旁翻阅着撂成一米高的厚重典籍。见到我与垠树进来,荆歌便示意垠树离开,然后带我在桌前坐下,道:“真是抱歉,夏夜同学。我也没有预料到昨晚的七派联会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所以会后不得不匆忙离开去与秦派交涉,把你丢在了这里。你与垠树相处的还好吧?”

  我点点头,道:“垠树让我感觉很亲切,也很有趣。不过有时他在我面前显得特别谦卑。虽然我是神魔之子,也不必如此吧。”

  “垠树并不知道你是神魔之子,只知道你是我的客人。”荆歌笑了笑,说道,“神族与人类一样,每个神都有自己的性格。垠树平日里与其他神族以及人类接触很少,所以比较腼腆多礼。”

  正说到这里,荆歌脸上的笑容突然间便僵住,看着我,皱了皱眉,一言不发。

  “怎么了?”看到荆歌突然之间严肃起来的表情,我不解道。

  “夏夜,”荆歌从不同角度打量着我,道,“你有不少白头发啊。”

  “少年白发很少见吗?”我虽心里明白这白发源自小雯使用“破字诀”的代价,却故意试探着问道。

  荆歌摇摇头,道:“如果是正常的白发倒也无妨。只是,你这白发一缕一缕夹杂在乌黑光泽的黑发之间,绝不是普通的少年白。这白发有着很明显的术法作用的痕迹。夏夜,昨天你我见面,你光顾着让我给你讲你的身世。现在,你是否可以给我也讲一讲你这几天的遭遇,越详细越好。”

  我点了点头,然后便开始一边回忆,一边向荆歌描述我从三天前的晚上收到妈妈短信之后的一切遭遇,包括在重庆北站遇到雷墨,从火车被带上直升机,姥姥的血封空间,小雯的“破字诀”,雷墨的天神结界与时间回溯,与小雯交换身体,冒险潜入小雯家中,遇到韩助与齐杏儿,被验出术纹,以及最后被带到这里。

  虽然只是短短三天,描述起来却像是在回忆一年里发生的事情。我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才终于将这一切的遭遇不遗巨细地叙述了出来。

  在我讲述的时候,荆歌只是认真地听着,时不时默默地点头,却一直不曾打断。然而,在我所描述的遭遇中,我却隐瞒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来咸阳的路上,我曾使用过的那个被妈妈称为“梦渊”的能力。我隐隐觉得,即使我内心依然不相信妈妈,但是这件事情,我不希望荆歌插手,不希望神族插手。唯有这件事情,我希望我能作出自己的判断。

  当我将这一切遭遇都描述完之后,我终于将心中一直困扰着我的疑惑说出:“荆歌大人,如韩助所说,小雯对魔王使用过‘破字诀’,因此需要付出剩余寿命的一半作为代价。正是因此,小雯的这个身体会加速衰老。而这突然出现的白发,也正是使用‘破字诀’所带来的效果。”

  “只是,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在小雯使用过‘破字诀’之后,雷墨动用了‘时间回溯’的力量,将我们送回到小雯使用‘破字诀’之前的时间。在这个新的时间线上,小雯并没有使用过‘破字诀’,可为何依然会付出‘破字诀’的代价?”

  荆歌看着我,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夏夜同学,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接触关于神与魔的一切不过短短几天而已,却能够立即考虑到这一点,或许你的思维能力真要超过我所认识的除了秦异之外的所有人类。对,你说的没错,在雷墨使用‘时间回溯’之后,小雯并没有使用过‘破字诀’,因此也不会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虽然荆歌的称赞让我内心有些沾沾自得,但听到他的结论,我却有些吃惊,也更加困惑,问道:“就算是这样,可你刚才说过,我这白发是术法作用的效果,却又如何解释?”

  “哈哈哈,”荆歌突然大笑道,“夏夜同学,之前我还不太确定,我是否真的能够帮助你掌握神魔之力。但现在听你讲完你这几日的遭遇,我对此把握十足。”

  “什么意思?”我越来越不解。

  “夏夜同学,”荆歌看着我,郑重地说道,“你的力量,已经被开启了一部分。”

  “你是说激发术纹石的‘鬼目’的力量吗?”我问道。

  “不仅如此,”荆歌道,“‘鬼目’的能力,继承自你的母亲,那是高阶位的魔族才拥有的能力。‘鬼目’是除了双眼之外的第三只眼睛,能够看到比肉眼要多得多的东西,比如杀气,比如力量的流动。而除了‘鬼目’之外,这几天里你还已经使用过另外两种继承自你父亲夏武的能力了。”

  “啊?”听到荆歌这样的说法,我惊讶不已。印象中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与爸爸完全没有任何交集。为何荆歌却说我使用过爸爸的能力?

  “夏夜,”荆歌接着说道,“你记不记得,昨天的时候,我告诉过你,每个大天使都有着自己的司职,也拥有与司职相对应的能力?”

  “我记得。”我点了点头,“你说过我父亲的司职是‘未来’。”

  “没错,”荆歌道,“你使用过的两种能力都与你父亲的司职相对应。在你刚刚的回忆中,你说你做过两个梦,梦中的场景都跟后来真实发生过的场景相吻合。这便是你使用过的第一个继承自你父亲的能力——‘梦乩’。”

  “梦乩的能力便是,在梦中预见未来不祥的命运。昨天我说过,你父亲潜伏在你姥姥身边时,使用着一种叫做‘星殒魂谱’的能力。这个能力,能够卜算出自己采取不同的行动后是生或死。星殒魂谱的能力便是梦乩这种能力的进阶版,只是无论难度还是所需的力量,星殒魂谱都要远远超过梦乩。而且,无论是星殒魂谱还是梦乩,都需要以神族的血液作为触发的媒介。所以,当你与楚小雯交换过身体之后,你便再也无法使用梦乩的能力了。”

  “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三天前的夜里以及在回襄阳的火车上,为何我会梦见后来在姥姥的血封空间里发生的事情。原来这竟然是继承自我身为神族六翼大天使的父亲的力量。两次的梦境中,我都看到了小雯死去的场景。而这样的生离死别,是我之前的人生里所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大概这就是为何我之前的人生里从来没有做过预知梦的原因吧。

  “那……那第二个能力呢?”我接着问道。

  “第二个能力,便是你出现白发的原因。”荆歌解释道,“你记不记得,我昨天说过,你的父亲潜伏在你姥姥身边之时,使用了一种叫做‘霰雨莲花’的能力。而这种能力,能够在极大的范围内以极慢的速度削弱周围所有魔族的力量?”

  “我记得。”我点了点头,“只是你说过,那是我父亲独创的术法,我应该不会无意之间也使用了这样的能力吧?”

  “哈哈哈哈,”荆歌又笑了笑,道,“你父亲的‘霰雨莲花’是极其高深艰涩的术法,将大天使司职的能力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极限,那是我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听到身为排位第一的六翼大天使如此称赞我的父亲,我心下有一丝隐隐的骄傲,却依旧不解,问道:“既然如此,这与我的白发又有什么关联呢?”

  “你的白发,是因为你无意间使用了一种名为‘归尘’的能力。”荆歌继续解释道,“而这种能力的本质与‘霰雨莲花’是一样的,那就是加速时间的流动,让局部空间以更快的速度达到未来的状态。‘归尘’的能力,能够加速生命的衰老;而‘霰雨莲花’,则能够加速力量的耗散与衰亡。”

  “可是,”我依然疑惑,“我为什么会无意间对自己动用这种‘归尘’的力量,让自己生出白发?”

  “虽然你并没有主动使用‘归尘’的力量,”荆歌回答道,“但是因为‘归尘’是神族的力量,所以当你使用魔族的‘鬼目’力量之时,‘归尘’的力量便被诱导而出,进而反噬你使用魔族力量的身体。”

  “所以,接下来的时日里,我要好好训练你,首先便是要让你学会控制‘归尘’的力量,以免再次被反噬。此外,‘归尘’的力量也是非常重要的战斗力,或许你会在未来的战场上用到这个力量。”

  原来是这样!

  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了。小雯头上生出的白发,并不是因为她在雷墨的“时间回溯”之前使用了“破字诀”,而是因为我无意间,触发了继承自身为神族的爸爸的“归尘”的力量。

  这样一来,一切都说得通了。前天晚上在小雯家洗澡的时候,头上还没有白头发。而昨天在来咸阳的火车上,齐杏儿却发现我有白发。那正是因为韩助遇到我之前,我使用了魔族“鬼目”的力量,哦不,还有“梦渊”的力量。在那个时候,神族“归尘”的力量第一次被触发,反噬了这个身体。

  而昨天到了咸阳之后,在术纹石那里,那个叫做赵缚的老头再次逼出了我“鬼目”的力量,然后“归尘”的力量便又一次被触发,这个身体也第二次遭到反噬,所以刚刚我洗澡的时候发现白头发又变多了。

  终于,白发之谜得到了完美的解释,我心中的困惑又少了一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